• 【壹週城寨】隔岸觀火的Sam神(劉細良)
  • 2020-04-17    

 

Sam Hui網上演唱會,因「喪屍」林鄭抽政治水,結果引來一場代際爭論。林鄭喪屍化,一如韓劇「屍戰朝鮮」那位皇帝,掂邊個,邊個就會變埋喪屍。阿Sam雖有「歌神」之名,但始終唔係神,如何敵得過林鄭呢條政治喪屍呢?最恐怖係成班官坐定定呆望投影幕一齊拍手,枱頭人人一個茶盅,真係十足大陸人大政協班喪屍。

Sam係我地六十年代出生一代的集體回憶,因為唸初中時就遇上了他的廣東歌,今日「撐Sam派」認為他的歌曲是香港跨時代本土廣東文化代表,在殖民地建立香港本土身份認同,我認為阿Sam本人冇呢種想法,只是他上了神枱後才得到文化研究學者「加持」。在七十年代是廣東話文化由俚俗變成潮流的過程,早期粵語流行曲難登大雅之堂,因為一個「俗」字,曲式屬小調,歌詞貼地。Sam的特別是將西方搖滾樂crossover廣東貼地歌詞,如「半斤八兩」、「加價熱潮」、「佛跳牆」,「咪當我老襯」,情歌則保留粵曲的綺麗古文,如「雙星情歌」,這得力於填詞人黎彼得,加上他是港大天子門生,一身潮人打扮,於是將廣樂歌由老土變潮,我們中學年代人人總會唱幾句。

「插Sam派」則從意識形態批判他歌曲中的宿命、不強求、信命運等保守取向,如瑯瑯上口的歌詞「命裡有時終需有、命裡無時莫強求」。其實流行文化產品,只是追求一種感覺,邊有咁多「微言大義」。我唔相信Sam當時為了配合殖民地政府「維穩」而創作,流行文化本身就係「萬能key」,人人都可以產生共鳴,要普及所以不能有太多稜角,反而多是「阿媽係女人」的人生哲理。今日被視為香港共和國候選國歌Beyond的「海闊天空」,歷久不衰,就係因為「阿媽係女人」。Sam的流行是有其局限,因為貼地反映時代,自然容易out,如「加價熱潮」、「佛跳牆」、「尖沙咀Susie 」、「日本娃娃」,都屬時代產物,今日再聽已經冇反應。能夠跨越時代的剩下哲理歌如「沉默是金」,於是變成了批判對象。

Sam的網上show我根本提不起興趣看,即使林鄭抽水送上喪屍一吻,也提不起精神去考究是否一場維穩show,理由很簡單,一個字:「irrelevance 」,Sam實在同今天香港社會無關,不是out、脫節,而是irrelevance 。如果譚詠麟唔係死出嚟撐警,同PK攬埋一齊唱K,根本無人會留意佢,甚至討論他的歌曲。他們作為流行文化創作者的身份,根本早就結束。日本女歌神中島美雪即使步入老年,但仍然創作不絕,這才配得上「神」的讃譽。香港七、八十年代那批流行文化icon,早就上岸放棄了創作,香港人這三十年走過的路,他們沒有什麼感覺,也沒有用創作方式同大家交流,因為「上了岸」。

撫心自問,你有幾耐冇聽Sam Hui 啲歌,你真的認為他的歌今天可以撫慰人心?你會翻看他的賣座電影《最佳拍檔》系列嗎?Sam無疑是七、八十年代流行文化icon,但也僅此而矣,他代表的是香港一段已經逝去,無法回頭的黃金歲月。那時的香港人好玩、熱鬧、無包袱、樂天、進取、努力,隨著麥理浩總督七十年代中擴展中學教育,形成了新興年輕人流行文化消費市場,他是擺脫芳芳寶珠工廠妹時代,將rockabilly 本土化,中學時我未聽過貓王Don’t Be Cruel,但會唱「佛跳牆」,也不知有Baby I Don’t Care,只知道「咪當我老襯」好過癮,因為Sam的背景是書院仔港大生加Band仔,所以他才不會是鄭君綿。

看見Sam Hui,只會令人懷念那個熱鬧、好玩、天天向上的香港。

----------------------------

APP 內 1-Click 訂閱 《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