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歌神許冠傑演唱會留住香港回憶 卻留不住香港精神|李禾德
  • 2020-04-14    

 

人生第一次睇演唱會,是1978年在香港大球場的許冠傑演唱會,最平票價5蚊,對當時中學生來説,是奢侈玩意。當年演唱會的飛及同場派的手巾仔保留了40多年,一年前不知道何故棄掉了!

不特別是許冠傑的忠實歌迷,但阿Sam是伴著我們這代成長,也見證著香港起飛的步伐。先是七十年代許氏兄弟的入屋搞笑電視節目「雙星報喜」,當中有不少諷刺時弊內容,是少有的類别。

阿Sam更將廣東歌推展至另一境界,將獅子山下的打工仔心態描寫得淋漓盡致,「半斤八兩,濕水炮仗點會響⋯雞碎咁多都要啄」,將香港人愛玩麻雀及迷信的情景活靈活現,「執咗位,起個風,移燈換櫈洗手食煙熨櫃桶」。

他作歌填詞,句句押韻,通俗有,剖析人生道理的更多,遣詞造句現今難見,「難分真與假,人面多險詐,幾許有共享榮華,詹畔水滴不分差」,勵志的有「別戀金鏤衣,識取少年時」。再不是麗莎及鄭錦昌的情愛歌曲之流。

阿Sam在當時歌星群中是少有的本土大學生,對於年少一代確起了鼓勵作用,是一個模範。

最重要的,阿Sam的歌曲中藴藏著自由創新的精神,在89年六四事件後的一年,為主演電影「紅場飛龍」作了一首歌《做個自由人》,「我要衝出黑暗,跟專制鬥爭⋯⋯人權如望獲到手,必須繼續鬥。」大家都心中有數。

至九七回歸臨近,香港人怕共產黨,湧現移民潮,阿Sam以嬉笑手法寫了一首《日本娃娃》,講一名月入只有三千幾蚊無機會移民的打工仔,幻想娶到一個日本娃娃,「1997,個陣無有駛怕,實行住原宿開間sushi bar」。

現時香港呢?創作空間早已被局限,近日一首《願榮光歸香港》更明顯,點擊率如何高,亦不容於香港主流電台,甚至被壓制。

歌曲不講政治?不要將藝術污染到政治中?説笑吧!《做個自由人》及《日本娃娃》反映了當時香港人的心態,不是故意涉及政治,但事實上是。當年説怕共產黨,怕回歸;放到現今的香港,早已被歸為「黃絲」了。

阿Sam的歌曲中,獅子山精神處處在,只要努力,會有收穫的。《天才與白癡》中,「天造之材,皆有其用材,振翅高飛,無需在夢中」;《好景自己去尋》中,「立志虛心,補拙用勤,好景自己去尋」。

可惜的是,香港年青人如何努力亦未能找到窩居之所。現今只有歸邊,才有機會做高官。

抗爭運動至今,今年有42名公務員被指參與非法活動遭革職。教育界呢?至少80名教師被捕,120名教師被投訴;一千多大學生被捕,一千多中學生被捕。

演藝界呢?支持學生或只是簡單為學生説句話?十隻手指數唔哂,撐警藝人則多的是。

許冠傑演唱會帶來香港人的追憶,在疫情未完未了下帶來了安慰,但香港精神已失!

不過,最豈碼阿Sam無撐警,無為中央唱抗疫歌。他是有情有義的工作夥伴,為一直幫他搞演唱會遭解散的通利工程部21名前員工,率先捐出25萬,再舉行Online concert,在社交平台吸引了255萬人次觀看。阿Sam出得嚟,點解只局限幫21名自己友?會不會嘥啲?最豈碼都應該鼓勵前線的醫護人員。

演唱會搞手之一阿旦事前信誓旦旦説不會網上籌款,結果在YouTube上卻提供捐款方法。製作人蕭潮順解釋是不暸解YouTube運作,所有捐款會平均分給21人。不知捐款人可知捐款只是用來贈與這21人?

林鄭月娥對阿Sam演唱會的「死亡之吻」,說明你不想講政治,政治會自動找上門。

被視為歌神Sam,即使70年代至90年代當紅時,從未在大陸舉行過演唱會,反而是沙士一疫重返舞台後,於2005年57歲才開始上大陸搵人仔,最誇張的是去年頭半年三個月內,在佛山、深圳、江門等城市舉行了五場演唱會,對於年過70歲的阿Sam來説,應該都幾辛苦。

為廣東歌創造輝煌一頁的阿Sam,疫情中舉行演唱會,勾起了香港人無限的回憶,卻欠缺了香港精神!
林鄭一衆高官在疫情下聚在一起睇阿Sam演唱會,點都認為自己多少有功勞。

悠然自「德」|作者簡介

李禾德

資深政治記者,曾任職亞洲電視、香港電台、壹週刊及美國自由亞洲電台。現長居美國首府華盛頓附近的海邊小鎮,過著簡樸的鄉村生活。對新聞工作仍有團火的她,眼見中美貿易戰開炮,鋒煙四起,稿癮發作下再重拾筆杆,與壹週刊讀者隔岸相聚。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

-----------------------------

【全新電子書平台|壹本書】

《沙士風暴》全面揭露沙士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