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末日之前的作偽無恥(黎智英)
  • 2020-04-13    

 

看李怡文章提到嚴復說的「始於作偽,終於無恥」。真的,作偽遲早穿煲,最終要以無恥作掩飾,一個作偽要用另一作偽掩飾,大話一個冚一個,無止境的延續,最後成了中共圖騰的統治機制。聯想一個以作偽為統治手段的政權,不斷在作偽和無恥的漩渦中打滾,永遠無機會停下來看個究竟,真實在哪裏,還以為真理永遠握在權力的手中。而這個泱泱大國拿着「真理」稱皇稱帝,猶如世界只有他手上的「真理」,道德誠信,尊嚴信仰都是西方白人的偏見,都是精神鴉片。說我無恥?有了錢八方來朝,無恥似乎也沒所謂了,中國市場這麼大,來做生意就要接受我的無恥,無恥反正成了中國強大經濟維護下的犀利武器。

若中國沒有試圖透過一些外交部發言人,以私人名義發放「病毒是美軍人傳到中國的!」,在世人眾目睽睽下指鹿為馬,激怒了正在面對肺炎災情的美國人,激到連特普朗馬上以「中國病毒」的用詞來還擊,肺炎議題不會今天在美國掀起廣泛討論。這指鹿為馬之舉,令美國人民醒覺得更清楚,中國不按文明規則的制度應對自己的威脅。之後還推說,病毒是由意大利發起的,總之以無恥在世界各地撒野,在世界舞台上演出了「始於作偽,終於無恥」的荒謬劇。中共對西方文明核心價值的麻木,是在這次疫情以災難喚醒世人的wake up call。看着這荒謬劇演出,晨鐘暮鼓如醍醐灌頂,世人看到的中國,是文明以外,不理解,龐大而模糊的異形體,驀然恐懼油然而生。

對中國文化入侵的恐懼,是西方文明求存本能的直覺反彈。西方人民從這肺炎病毒的慘痛中,認識到中共反道德文明的專橫,感受到從所未有的威脅。若西方人民將對中國的恐懼感,轉化成文化和政治上對中國的孤立,會是中國外交的死結。這次瘟疫搞到世界多國雞毛鴨血咁大鑊,從前在政府外交層次善意討論的人權、言論自由等事情,現在變成全球民眾嘮嘮叨叨的話題,世人看着中共作偽無恥自以為是的表現,對中國才是最大的致命傷。

一場肺炎瘟疫揭露了文化差異造成的災難,代價何其大!人們一直說中美現時展開新的冷戰,是場意識形態冷戰,然而現在看來,更接近是場文化戰爭。意識形態標榜着知識分子精英的認同,文化卻是人民的認知,是道德和政治面貌的生態環境,這比意識形態更深層的反華力量,正好迎合美國現時的民粹(平民)主義,更激發起人民排外的反華意識共鳴。這場瘟疫災難凸顯出中西文化的差異,不僅是生活習慣的差異,而是這差異造成的災難,警惕了人們性命攸關的恐懼。文化的差異原來可以是無聲無影,比核彈更可怕的殺人病毒,文化含意便有了核彈般的威力,文化差異以前不可怕,現在可怕了。

為甚麼知道中國報道的資訊會是假的?很簡單,否則中共為甚麼要封鎖資訊,禁制言論,都是害怕真實才這樣做,害怕真相的人會自動講真話嗎?中共封鎖資訊,中國人民沒有言論自由等等,這些文化差異議題,造成了今日世界蒙受的慘痛災難,成為了世人對中國的新印象。誰敢說以後中國人到世界旅行,不會受到別人不必要的避忌,而被當作受「歧視」、「欺負」。人民之間的避忌和疏離,激發中國人的玻璃心,中國人必然情緒高漲,中共更會堅持「己見」,最後只有更孤立於自由世界。這場肺炎疫戰若是場道德文明的展示,中共的「始於作偽,終於無恥」的真相原形畢露,晨鐘暮鼓,世人對中共的認識從來沒有這麼清楚。

冥冥中,自有安排,習帝自從脫離韜光養晦,以君臨天下強人姿態,一步步走上自毀的歪路。中國富裕而生傲,走出個強人來當皇帝,眾叛親離,爆發中美貿易戰,其實是美國對中國做事不遵守規則、不同價值觀和法治精神的反彈。貿易戰以前貿易敘述都在經濟層面上操作。現在被政治化了,先要透過政治洗禮才進入市場,無疑給中國貿易增加了政治成本,這成本可小可大,中國政治掛帥,而政治時令跌宕無常,經濟成本可以是非常昂貴的。

中美貿易戰同時,香港發生反送中逆權運動。這運動儘管沒給政府帶來管治危機,卻加深了世人對中共不守法的認識。我們香港人爭取的法治和自由,反對的極權專制獨裁,正是西方文明核心價值觀,西方人對我們的共鳴,也反映他們對中共專橫的排斥。因為一場瘟疫世情在劇變,我們香港人的逆權運動,就發生在這個不尋常的時候。我們運動的一點光,照出習帝皇朝將倒前的裂痕。跟着就是這場瘟疫給習帝皇朝的危牆推一推,到最後是否推倒,仍是未知數。

瘟疫造成的「恐懼」心態籠罩下,世人採取積極態度去克服,到底中國太大不能忽視,還是消極的迴避,要看中共最後出來承擔的態度。若正如所料,中共繼續上演「始於作偽,終於無恥」,中共越耍輿論越會被孤立。作偽與無恥的循環,暴露中共魔咒於世人前。世人看到這魔咒,便會盯住這魔咒,像發現處於生死關頭,看着時鐘的滴答,加速了生死的心跳。中國成了令人心跳加速的名字,還未說習帝,要帶領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恐怖呢。

僅僅從這一點,我們看到中西觀念差異有多大;習帝要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配合中國經濟強大實力,帶領人類以後共同走向的命運。自以為是的高效率,挾住強大的經濟實力,是中共眼中做世界盟主的資格。殊不知,世人重視的卻是道德、法治和自由。我們活在的世界儘管不公平不完美,衝突儘管不斷,我們卻為自己負責,為自己做決定,創造了有史以來最自由和安定的民主社會制度。反觀中共規限人民的決定,剝奪人民選擇的權利,擺明是極殘舊超封建制度。想像中共以歹角的陰暗形象,帶領人類命運共同體浩浩蕩蕩地衝往的,只會是文明殘墟的盡頭,這種景象,只有世界末日後才會出現。儘管瘟疫猖獗,我們離世界末日還遠,咫尺之間的卻是習帝的皇朝。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

-----------------------------

【全新電子書平台|壹本書】

《沙士風暴》全面揭露沙士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