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聚集|機鋪閉門旺爆】全場唔戴罩周圍彈鼻屎 直擊警車到男女大逃亡
  • 2020-04-10    

 

政府早於上月底宣布,遊戲機中心同浴室等六種娛樂場所,要由3月28日開始關閉,其後更伸延至麻雀館、酒吧同夜總會等場所,要4月23日先可以再開門營運。這間位於大角咀大政街、名叫Smart Game遊戲機中心,表面上配合政府防疫措施,正門位置落閘,更貼左關門通告。

不過,這間機鋪其實仍然暗中做生意,客人要入去玩,就一定要由後門出入行,後巷有一道鐵閘緊緊鎖上,局外人很難察覺這裡就是通往遊戲機中心的「隨意門」。為免被人發現,機鋪負責人在出入的鐵門貼上告示,提醒客人出入時要順手關門。

本刊透過熟客帶路,潛入這間違反規令的機鋪。甫進入,起碼超過三十人,已違犯政府禁止4人以上人群聚集的「限聚令」。當中,有中佬正在打釣魚機,當中亦有不少年青人,有人甚至開枱打麻雀。在這個封閉密室內,幾乎所有人都沒有戴上口罩,口沫橫飛,容易傳播病毒,隨時累人累己。室內煙霧瀰漫,不少人違犯法例公然抽煙,吞雲吐霧。

機鋪其實還很古怪,記者發現,除了有一名疑似道友在這裡睡覺,如入迷離境界,享受「上電」後的「升仙」感覺,打橫側身攤在椅子,露出一雙爛腳狀甚嚇人,甚至有人開枱打麻雀,升級將遊戲機中心和麻雀館二合一。

記者更揭發店內有多部遊戲機均含賭博元素,包括釣魚機,老虎機及俄羅斯輪盤等。玩家打機贏積分入積分卡,實際上公然以金錢換卡,等同非法賭博,有人更沉迷釣魚機賭博,把工資全輸光。

本月6日下午,機鋪門口突然停泊一部警車,負責做天文台的男子大為緊張,立即打電話通風報訊。之後,機鋪後門就出現大逃亡一幕。不消一分鐘,約廿名少年由後門奪門而出,他們誤以為警方突擊調查,竟然被嚇到拔腿狂奔,直接衝往角祥街方向逃跑,記者走近發現,四名成功逃脫青年大呼好彩,「其實一早離開就更加沒事」「你致電給我時已經想走」「剛剛心臟病,我還在膽戰心驚!」「我在外面步行來回十多次,警察看著我,但我沒有事。」面對隨時被檢控罰款二千元,青年為了打機,真的豁了出去。

據悉,昨日有街坊報警,其後有軍裝警員到場調查。只見警員去到後門拍門,但拍門分半鐘都無人開門,之後收隊離場,但裡面明顯有人仍在打機。

另外,根據商業登記資料,呢間遊戲機中心,於2012年成立,另一分店位於旺角花園街,兩間機舖持有人均為一名叫許楚如、Shirley的女子。

但有知情人士向本刊透露,機舖是由裡面打麻雀幾名男子打理。而記者觀察發現,這幾名男子除了操控機鋪,更經常在由機鋪鋪位分間出來的地產鋪打躉,又或在附近茶餐廳留吃東西。本刊更發現,他們將機鋪的錢箱,搬去地產鋪。

昨日,本刊表明身份向其中一名男子了解,問他為何違反禁令做生意,但他死撐自己無錯:「坦白說,打麻雀聯誼下,有些老友又無家可歸,他們中間才在這裡出入。」他說保證以後不會再犯。

遊戲機中心係由民政事務署負責發牌,根據《遊戲機中心條例》,牌照申請人要年滿18歲,要每年續牌,而亦可以申請轉換。而截至今年3月31日,全港持牌遊戲機中心有201間。

上世紀70年代末 80年代初,香港開始出現機舖,當時的遊戲比較簡單,如《星球大戰》和《食鬼》等。

80年代中期 出現了《雙截龍》和《1942》等經典遊戲吸引大批學生哥放學後去打機,亦是本地機舖第一個黃金時期。

到80年代末經典遊戲《街頭霸王》引入香港,更加將機鋪文化推向高鋒,而之後的《街霸》第2、3代亦大受歡迎,帶起了打機的風潮。當時中小型的機舖開得成行成市,打機成風 ,不少學生哥一放學就流連機舖

2000年後又出現足球機,風靡一時。

由於機舖多數位於租金便宜的舊區,光顧的多是買不起家用機的低下階層,雖然機舖產生很多治安問題,但香港亦因而產生了獨特的街機文化,「一蚊跟機」「挑機」「爆機」這些常用的術語都誕生自街機。

後來隨著家用電子遊戲機,電腦同網絡遊戲逐漸普及,可以在家打機的人愈來愈多,會蒲機舖的人就愈來愈少,現在人手一部電話,手機遊戲大行其道,更加將機舖推向沒路。

現在機舖雖然還存在,但會蒲機舖的人少之又少,現在還有機舖有中老年人光顧,但這些都是掛羊頭賣狗肉,表面上是機舖,實情是非法地下賭。

採訪:艾馬

攝影:劉名、韋平、黎稚齡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

-----------------------------

【全新電子書平台|壹本書】

《沙士風暴》全面揭露沙士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