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視限聚令】直擊!興民區賭檔禁不絕 23歲女區議員勸阻反被罵︰死臭雞!
  • 2020-04-08    

 

限聚令在上月29日正式生效,實施逾1星期,警方日前在葵盛東邨向聚賭人士勸喻不果,首次向聚集人士發出票控。聚賭是各個屋邨根深柢固的問題,柴灣興民區區議員謝妙儀於上周一(30日)晚上驅散聚賭人士,卻遭對方以粗言穢語辱罵,更欲上前攻勢議員及議員助理,期間發生推撞,期後議員及議助送院。

議員再次驅散聚賭阿伯

記者曾多次前往興華(一)邨,只要沒有下雨,都能看見聚賭阿伯們盤據在已拉上封條的涼亭,口罩拉至下巴或直接不戴,若無旁人的抽煙飲酒,滿地紙巾團、煙頭及空酒罐,有如病毒溫床。

行動當天,下午灑了場大雨,甫停雨不久,阿伯們繼續無視限聚令回到基地開賭。謝議員與議員助理俊仔接報後,便立即前往了解及勸喻離開。「這邊不能賭錢!」謝議員站在涼亭的封條外,向圍觀及正在玩啤牌人士喊道:「這裏都已圍封了,還要走進來!」而圍觀人士更看熱鬧的燃點香煙,旁邊的議員直接阻止:「屋邨範圍不準吸煙,到那邊吸煙區去吧!」議員才別過頭,敗興而歸的圍觀人士便喃喃地說:「這些都是你的支持者,你也這樣打壓,之前劉慶揚也不會!」

驅散行動曾遇燥底阿伯

3月30日晚,謝議員在完成分派口罩給區內保安後,打算在巡邨後結束一日公務。走到興民邨的中央廣場時,遇到數個邊吸煙邊飲酒的人士,唯他們不聽勸告,更直斥不遠處的民澤樓下有聚賭人士,質疑議員不處理,只針對他們。議員見醉酒人士無法溝通,便打算先處理聚賭。

「其實原意只想勸喻離開,因為他們曾自稱黑社會人士,並非善男信女。」誰知道,聚賭人士只看見議員及議助便起螯,粗言穢語辱罵不絕,「他不停罵我死臭西、死臭雞、姦X死你!」最後更議員及議助迫到角落,幸好保安及時趕到,但聚賭阿伯仍心生不忿:「人人也賭錢,每條邨也這樣,為甚麼要捉?」警察接報到達前,阿伯們情緒激重,更數次推撞議助及保安,更大叫:「死開啦!」

屋邨聚賭根深柢固

「自我出生以來便有耳聞,聚賭問題在興民區已有廿多年了。」謝妙儀指過去時任區議員為了維持表面的和平和選票,都選擇對問題視而不見,而房署和保安也充耳不聞。面對自稱黑社會的聚賭人士,當權者的沈默幫助養大問題,「沒有人夠膽處理,也沒有人想惹他們,所以造成今天的局面。」

在直擊的驅散行動結束後,記者上前訪問圍觀及聚賭人士,他們悻悻然地說:「上屆議員劉慶揚比她好,謝妙儀當選這麼久,也沒有為社區做事!」被問到武漢肺炎肆虐,不怕中招嗎?阿伯看透世事的回答:「這都是命,中了也無法解釋。」續解釋:「雖然賭錢不對,但老人家、退休人士也不能整天留家,當然要出來玩!」

惡意攻擊不斷

「經常有無來電顯示的電話打來。」謝議員無奈笑着分享,「因為我姓謝,他們會叫我『謝臭雞』、『死臭西』。」恐嚇說話聽不少,卻「沒有最過份,只有更過份」,只因曾有人在社交媒體傳來下體照片作性騷擾。

武漢肺炎之下,區議員的責任不比政府少,只因市民眼中,議員必須能搜羅到政府採購失敗的口罩。「其實我已派過萬個口罩。」謝議員嘆道,唯上任民建聯區議員劉慶揚支持者帶頭滋事,不斷作出抹黑。在一次派漂白水事件中,他們不斷以粗口指罵:「做議員也沒有口罩派,劉慶揚多關心我們,雖然派透明口罩,但至少有派!」回憶當時有位老伯,帶了不合規格的膠樽來領取漂白水,工作人員請他換一個合格的樽再來時:「他把樽擲到地上,漂白水都濺起!更與劉慶揚支持者一起指我們罵街坊。」

聚賭背後暗藏社會問題

上任以來,不斷受到攻擊,謝議員委屈地說:「有時回家會蓋上被子偷哭,很多道理也明白,但心中仍是介懷。」這些惡意狙擊,無疑對一個23歲的女生是太殘忍。但轉換到議員身份時,即使才被恐嚇和辱罵,謝議員沉思半晌後說:「其實大多坐在公園聚賭的,都是沒有工作、身體因素導致無法工作或沒有家人,他們便要找事做。」

「抽煙、飲酒、講粗口、聊天,這都是他們認知裏能消遣娛樂的事。」唯這些一直被忽視的問題,終究需要得到解決。普遍人可能認為執法部門加強執法,才是真正的解決方法,但謝議員卻細思自己能力所及能改善的方法:「可能與社區的NGO探討或合作,看看有甚麼能提供給這群長期駐足在廣場的老人,這是社區性可以再思考的問題。」

採訪:梁恩祈

攝影:林金展、胡堅、王晴

剪接:鄧詠瑤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

-----------------------------

【全新電子書平台|壹本書】

《沙士風暴》全面揭露沙士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