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富貴診所600元試劑測武肺】廣華醫生「升呢」打大灣區醫療市場 揭馬時亨女婿抗疫大茶飯
  • 2020-04-01    

 

武漢肺炎襲地球,大批留學生湧回香港避疫。新增個案不斷再創高峰,確診人數已達714人,不但已成社區傳播,連醫院隔離病房都已爆滿。市場上有關武漢肺炎的「快速測試」應運而生,聲稱可自家做測試,15分鐘有結果。

記者發現,有醫療中心售賣此類商品,連中環娛樂行的富貴診所亦加入戰團,在其網頁及門市明目張膽賣測試盒,600元一盒。這醫務中心的老闆是港鐵前主席馬時亨女婿醫生兼公職王。

本來是廣華醫院放射科專科醫生的劉仲恒,當上乘龍快婿後野心勃勃,不單跳出公立醫院開私人診所,他更涉足政壇。中央近年極力提倡跨境醫療,劉仲恒亦加入廣東省粵港澳合作促進會醫藥衞生大健康委員會,大力搞大灣區醫療服務。劉仲恒賣的武肺「抗體檢測試劑」,製造商是廣州萬孚生物(300482),這間生物科技公司,幾年間在內地迅速冒起,15年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更為胡潤中國民營企業五百強之一,藉著研發這測試劑,股價已經翻一翻。有個精於計數的外父,劉仲恒沾手生物科技,自有盤算。

不過,這類檢測試劑成效成疑,若潛伏期間使用可能得出「假陰性」結果,延誤就醫恐令社會出現更多隱形病人,完全置香港人性命於不顧。

武漢肺炎潛伏期長,初發病徵與傷風感冒無異,有病人曾經多次求診私家診所而未能確診,令他們更擔心自己或家人有否同受染。市面上出現家用式快速測試,售價由199至680元不等。記者發現,一個名為「全仁健康產品」網站,有新型冠狀病測試劑可購買,網頁中指產品可以檢測Covid-19的IgG和IgM抗體(即染上武漢肺炎後身體產生的抗體)。網頁內上載一分鐘示範短片,用法甚為簡單,使用者只需滴少量血液入測試卡內再加入稀釋液,15分鐘便有結果。原理與驗孕棒相似﹐若出現兩條線即為陽性,只出現一條線為陰性。產品可經網上商品購入,價錢為600元加100元運費便可送達家門。對比起醫院索價數千元的基因測試,價錢平一半便可買安心,確吸不少市民購買。

富貴診所放蛇 先課金仲無單

記者依據網站內的地址登門,地址為中環娛樂行。22樓全層為全仁醫務中心,專做檢查及醫學診斷。電梯門一開,已有身穿保護衣的職員為記者探熱及消毒雙手,及需要填寫健康申報表。得知記者欲買測試劑,職員警覺性提高,一甫來即問:「你點樣畀錢?」而且講明未能即場給予單據,需以WhatsApp後補。

測試劑包裝十分簡單,只以透明膠袋載著,內有一包密封包裝的萬孚製造的測試卡、稀釋液、採血汁、滴管、酒精消毒棉及膠布。收錢後,職員簡單介紹用法,「入面有教學的,打開之後將血逼去手指頭,好似原子筆原理咁啪落去。有試管的,你唧返2、3滴落去,再加2、3滴液體入去,答案就會上去。」而如何分辨結果就著記者自行看說明書,即袋內以人手手撕的簡陋英文紙張。職員指準繩度達85%,適合低風險人士使用,她又透露暫時未有客人經測試後為陽性,而再向他們查詢或進一步做檢查。

職員「戴頭盔」指測試劑是檢測抗體,「即係你有新型冠狀病的話,你身體會有抗體,咁就唔係講緊確診。Positive (陽性)即你有抗體係度,你可能曾經有而好番,都會有機會有。」換句話說,結果為陰性,未必完全代表未受感染,或可能未被檢驗出來。「通常有病徵抗體都出了,正常染上5至7日就會開始產生抗體。」著記者在自覺染病後的5至7天內使用,結果會最準確,後來又指:「如果你現在已有徵狀就已經係太遲喇。」她游說記者多買一盒,因很多人會測兩次,「一星期一次,下一星期再試一次,因潛伏期是14日就安心一點。」
600元的快速檢測,只要滴少量血液便得知結果。

準確度成疑

網頁中,診所取巧只以英文寫上條款,寫明產品存有誤差,而且不可以代替醫生的診斷。產品指已獲CE認證,不過一般而言,CE是安全認證標誌,即產品取得歐盟有關安全管控認證,可在大部分在歐洲經濟區(EEA)銷售產品;內地積極扮演「救星」角色,聲稱有快速檢測方法。然而,有捷克媒體炮轟內地在3月賣給當地的快速測試劑為劣質貨,出錯率達8成。而西班牙又指,快速測試劑只有3成敏感度,多間醫院未能及時檢測武漢肺炎患者。

測試盒未經嚴格證實成效,醫學上亦不會使用抗體作篩查工作決定是否受感染。而以醫務中心做招徠,恐令市民誤信為醫生用的產品,亂用恐怕成社區播毒者。

翻查資料,醫務中心由劉仲恒及鄭文輝醫生於四年前開辦,買入不少先進尖端醫療儀器,專做影像診斷和身體檢查。不過作為貴價診所,全仁曾被消委會點名批評,指為長者的身體檢查部分由護士負責而非醫生處理「做法並不理想」。

記者曾到劉仲恒位於中環的診所查詢,職員得知是有關診所售賣的肺炎測試盒時,即指他正在開會未有時間回應,並著記者「你去搵其他銷售商回應。」其後記者再多次向其查詢,職員再指「他有回應就會打畀你」,一直迴避問題,似乎不打算向公眾或病人交代。

外父為港鐵前主席馬時亨

放射科專科醫生劉仲恒,今年39歲,太太是馬露明。外父為港鐵前主席馬時亨,愛錫兒女的「肥馬」,在女婿四年前出來開私人診所時,自然為大女婿刷盡人情牌,開張時請來猛人名醫撐場,主禮嘉賓有前食衞局局長高永文、「金刀梁」梁智鴻、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連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都有現身支持,當時指外父無打本,全由劉仲恒和太太合資。

身為醫生的他與舊同事跳出公立醫院,旋即進駐中環開富貴診所,未計7樓做掃描檢查的單位,22樓全層約6,000呎估計月租已逾六十萬。而去年9月中,醫務中心愈做愈大,並在尖沙咀中港城開分店。去年11月疫情未爆發前,劉仲恒請過陳肇始和高永文等在深水灣哥爾夫球會慶祝診所成立三周年,與很多達官貴人非常熟稔。醫務中心的商業味甚濃,常與信用卡或保險公司合作推出驗身計劃,收費甚貴,女士婦科檢查索價9,980元、DNA健康遺傳篩查更收98,000元,身體檢查就變成一盤吸金搵食生意。
馬時亨當時讚女婿100分,指他踏實上進。
馬時亨否認打本給女婿,劉仲恆首次創業選址中環娛樂行。

婚後晉身政商界

出身中產家庭的他,曾移民加拿大多倫多,但98年因家庭拮据及父母離婚而回流香港讀中學,在過往訪問中提到在義工探訪中受感悟而做醫生。讀醫時曾經留班,畢業後繼續深造,後來成為香港大學公共衛生碩士與公共管理碩士。行醫至今十五年,曾經在廣華醫院當副顧問醫生。

十年前,認識到太太馬露明改變了他的醫生生活。2010年,仍在廣華醫院做放射科醫生的他經朋友介紹認識辦品格學校的馬露明,翌年拍拖,一個多月後劉仲恒便向馬露明求婚。劉笑言,當時馬時亨以「高爾夫球」做考驗,求婚前亦有向外父外母傾人生計劃,終獲兩老批准。當時他們在12月26日結婚,於灣仔君悅筵開五十席,成為城中盛事。當時連富豪李兆基、新地前聯席主席郭炳江、前特首梁振英、前財爺曾俊華、保安局前局長李少光及田北俊等人亦有到場,劉仲恒首次出現在傳媒鏡頭下。婚後兩年,做事有計劃的劉仲恒,接任願望成真基金主席,開展公職事業。

婚後他們育有兩子一女,其中一對是龍鳳胎。無獨有偶,娶得叻老婆後兼得外父加持,自然「水鬼升城隍」,涉足商界和政圈,擁有「水蛇春」的名譽銜頭,如:扶貧委員會委員、婦女事務委員會非官守成員、婦女事務委員會協作推廣小組召集人、關愛基金專責小組成員、廣東省粵港澳合作促進會醫藥衛生大健康委員會委員,卡片都不足以印齊所有名銜,亦被封為「公職王」。2016年,劉仲恒有份組成「7人醫生隊」,參選醫學界特首選委,當時表明不支持時任特首梁振英連任,表明爭取沒框架下重啟政改。當時醫生隊獲得不少醫學界重量級人物提名,如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中大副校長兼醫學院前院長霍泰輝、港大榮休教授教授周肇平及楊紫芝,及衞生防護中心前總監曾浩輝醫生。而逃犯條例爭議時,劉有份聯署盧寵茂的「毋傷害護香港」聲明。而早前醫管局高層曾發信急召私家醫生「入伍」減輕醫護負擔,當中響應就有劉仲恒。
涉足商界和政圈的劉仲恆,擁有「水蛇春」的名譽銜頭。
劉仲恆婚後加入願望成真基金,後來當上主席。

大灣區大茶飯

大灣區為習近平「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發展項目,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無所不用其極推動大灣區。《粵港澳大灣區規劃》中強調跨境醫療,正正希望將香港的專業醫療管理模式引入內地。野心勃勃的劉仲恒,當然不想錯過大灣區。作為廣東省粵港澳合作促進會醫藥衞生大健康委員會委員,他多次往來內地交流,講明希望業界「把握機遇,填補大灣區的專才缺口。」表明自己有意進軍澳門及大灣區內地城市。全仁出售的抗體檢測試劑由萬孚生物製造,產品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認証,作為首批測試劑正式獲批上市,相信劉仲恒對產品都滿有信心,所以才大購批入再轉售給客人。

內地上市公司萬孚生物,曾被評為國家火炬計劃重點高新技術企業,研發、生產和銷售快速檢測產品。據3月30日業績預告披露,季度預算盈利達九千多萬元人民幣,比同期增約三成,可見疫情檢測產品有一定市場需求。不過,萬孚曾對外宣稱向台灣提供超過萬份病毒抗體檢測試劑,惟遭台灣食藥署澄清,只是有台灣廠房申請,而且只有2000份。而研究員指,產品不是用作快速篩選,只是用來分辨「PCR檢測陰性後的偽陰性。」萬孚生物稱讚自己行動迅速,成功研發出多個針對武肺的檢測產品。而早在2月22日,首批獲國家藥監局應急審批上市。而萬孚董事長王繼華亦曾指會找緊大灣區機遇,亦在香港註冊了萬孚(香港),接觸項目和人才,擺到明想搵香港人合作。
恆基兆業李兆基
梁錦松與伏明霞
拍拖一個月即閃婚,當時劉仲恆與馬露明宴請50圍朋友。

太太馬露明為教育家

馬時亨及母親王培琪的大女馬露明,在英國留學,主修經濟與哲學。畢業後醉心教育,後來美國取得賓夕法尼亞大學教育碩士學位,在香港開設了兒童品格學校JEMS,教小朋友要善良,亦希望以生命影響生命。作為商家下一代,盤數亦計得不錯。跟據查冊紀錄,她除了持有教育中心外,更以「全仁」註冊不同的公司,數目達九間,範疇包括全仁健康產品、醫學學院、醫療美容、醫療集團、醫療國際等,似乎摩拳擦掌夫妻檔與老公拓展其他業務。

二人生意看似愈做愈有,報住地址為中半山舊山頂道,不過其實他們只租不買,手頭上持有的磚頭不多。肥馬弄孫為樂,亦由南區搬到同屋苑。劉仲恒早在2008年與3名劉姓人士,合共斥資一千萬購入大角咀浪澄灣單位,持貨至今。而馬露明則於13年,以個人名義用710萬買入海怡半島五座單位,近6年間先後4次向包括永豐信貸及新加坡大華銀行按揭套現。
馬露明曾自爆,先生為初戀情人,而劉仲恆則對太太一見鍾情。

傳染科醫生不建議使用

有臨床資料研究顯示,病毒的傳播力有所增強,潛伏期具有傳染性,換句話說無症狀患者是有能力傳染他人。感染及傳染病科醫生曾祈殷醫生指坊間的測試盒準繩度未必有八成,「如果你將測試搬係潛伏期去做,我相信沒有八成咁多,可能係零。」測試盒主要測試免疫球IgM抗體,曾醫生指當病發即有病徵出現後約十日,身體才會製造足夠的抗體,即若不幸中招,身體未有抗體,結果會是「假陰性」。而小童長者,或癌病患者,抗體新增的日子會更長。曾醫生又指,即使在出現病徵之後三日測試,結果亦未必準確。若測試者誤信測試結果,而延遲隔離或求醫,於社區四圍播毒。

而出現病徵(發燒、肌肉痛、喉嚨痛或咳嗽等),病人應盡快求醫,由醫生判斷是否需要做鼻咽或深喉口水PCR基因測試,直接測試體內有否病毒,而非間接測試有否抗體。「好多時都唔會等到第十日先去,你唔會出現了病徵,而你唔去睇醫生。」曾醫生又提醒,發病早期的病人,病毒集中在上呼吸道,若患者在沒有戴口罩的情況下,很容易傳染他人。若決定購買家用測試盒的話,要留意產品有否認証,亦要熟悉相關的步驟,「或許你睇完都無信心,我勸大家唔好自己做了。」

記者:黎雅婷 鍾欣諺

攝影:林金展 胡智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