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真正的瘟疫(陶傑)
  • 2020-03-29    

 

中國武漢肺炎全球化,引發出無數的衝突和爭論。許多是政治層面上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指病毒「可能」由美軍帶入中國。總統特朗普即刻回應:「這是中國病毒」。此一爭論就是在政治層面。中國用一個無名小卒向特朗普施行激將法;結果特朗普中計,大嘴巴和衝動的性格,令他以總統之尊,重量級回應一名蒼蠅一樣的中國外交部發言趙立堅。

中國對西方的興情估計得很準確:特朗普在年輕人、中產階級、知識精英之中是反面人物。由特朗普的嘴巴講「中國病毒」,在西方內部會引致情緒化的逆返心理。不要忘記,今日的西方不再是古希臘蘇格拉底的古典理性時代;也不是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社會民主的現代常識時代,也一樣進入網絡,無論「精英」還是所謂「民粹」,都患有同一盲點的「網絡情緒時代」。

因為特朗普說東,西方許多人會相信是西。這些人包括紐約倫敦的大都市精英或幻覺自己是精英的人:學術界、華爾街、荷李活電影導演編劇與多數演員、年輕人口。中國用趙立堅一個無名小卒,四兩撥千斤,煽惑起包括美國在內西方輿論對特朗普的反感,而「病毒不一定來自中國」此一論斷,也搭了一程西方內部反特朗普的順風車。

中國付出的代價極為輕微,最多是趙立堅其人及其家屬此生可能得不到去美國的旅遊或移民簽證、可能而不定,因為在下屆大選換總統之後,拜登上場,西方的「自由主義者」例行會失憶,趙立堅一家始終可以得到美國的綠卡,如果他想要的話。

這就是大多數平庸或愚昧的人看不到的政治。病毒可能確實不在中國源起,而在生物實驗室。而生化實驗室也「可能」在美國。更有一種「可能」:是美國先發明此一病毒,但為中國的專家以不正常方式得到,包括盜竊。中國在將病毒加工或改製之時,不知何故出了錯而泄漏。

這一切都是專欄範圍內的推測,必須指出並無實據。我只是說「可能」,「可能」不一定是事實。但在網絡短訊時代,人的大腦接收爆炸的訊息,往往選擇性地將「可能」兩字剔除,多傳幾次,眾口爍金,就變成「陶傑認為生化病毒由美國製造」,而在另外的群組中宣播。

這就是「全球化」加網絡之後形成的二十一世紀新人類大愚昧。在這種世代,保持頭腦清醒,以常識論斷,比人類六千年以來任何時候更困難。

因為人越在科技上進化,越以為自己聰明。

此一自以為是的白痴式自信,中國人那三千年所謂燦爛文化為基礎,最容易出問題。

首先中國人口最多,比起俄國之三億,中國人口有十三億。俄羅斯政府想在網絡傳播謊言,俄國人再相信,也只是三億人。中國人一旦相信,隨時就是十三億人。

其次,俄國國內三億人口,即都受到以普京為首的數據謊言洗腦機器操縱,但這三億俄國人,在世界上不會到處跑。然而,中國人在全球由意大利的溫州佬,到英美的所謂留學生,到非洲「「一帶一路」低端商人,全球的中國人共有二千萬。這些中國人某程度上掌握了包括歐洲在內的西方經濟脈搏。他們在歐美,由旅客到「留學生」都是付錢花費的,他們的「意見」或觀感」與一個錢字掛勾,二十年來深扣蓋著歐美企業的脈門。

因此這二千萬海外中國人造成的「話語權」,以「文化多元」為全球化基礎的西方中產階級、學術界、金融精英,或一切天真善良的人,不得不與以考慮,甚或相信。

這就是當前武肺全球化一場大論爭裡最大的政治。

其中有一特別的看點,就是台灣。台灣是一時邊緣的國家,不在聯合國內,也不屬世衞會員。以西方精英和左翼的標準,台灣是全球最大「少數族裔」和「邊緣群體」。台灣理應得到「大愛包容」的西方左翼精英主流的同情與支持。但是你看世衞組織助理總幹事、那個加拿大白人——他是左翼精英的代表——接到香港電台記者的詢問,台灣會籍問題,即刻掛線。此一事件即說明西方「大愛包容」左翼精英的口號,也是一種政治。

亂世中有瘟疫,但最大的瘟疫不是病毒,而是謊言。人類對瘟疫最脆弱的地方,不是呼吸系統,而是大腦。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

-----------------------------

【全新電子書平台|壹本書】

《沙士風暴》全面揭露沙士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