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25周年】台灣天狗教教主為建天狗宮 甘願下海做舞男|壹經典
  • 2020-03-25    

 

25年前,東京地鐵發生「沙林毒氣事件」,日本奧姆真理教成員當時在東京地鐵五班列車上施放沙林毒氣,最終造成十四人死亡,多達六千人受傷,事件震驚日本以至世界。當時真理教頓時變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亦令人開始關注世界各地不同的新教派,《壹週刊》亦找到了台灣一個別開生面的教派—天狗教,並找來其教主親述這教派。立即重溫報道!

1995年4月13日 第266期四海奇情:

天狗教教主 下海伴舞

據說台灣社會越富裕,女人卻越空虛苦悶,所以「牛郎店」大行其道。

其實台灣人似乎普遍空虛苦悶,所以近年還有許多新教派蜂起,其中最別開生面的應算是天狗教。此教拜狗,宣揚狗的忠誠;教主還甘願下海做舞男,籌款興建天狗宮,讓普天下之亡狗得以安息。

一位參觀過天狗教總壇的人繪影繪聲的說:「他們還搞生殖器官崇拜呢!教壇內外供奉了許多又高又大的石陽具,鄰近的居民都怕了他們,群起而攻之,打爛了幾根,還要他們把教壇搬走!」

記者聯想到日本奧姆真理教的怪言邪行,不禁有點不寒而慄;於是輾轉找人介紹,要看看創立此教的究竟是個怎麼樣的人。

後來一天晚上,天狗教教主一身黑恤衫黑網眼背心拉鍊滾邊的新潮黑西裝,率領兩位教友來赴約。
教主甘願下海做舞男,籌款興建天狗宮,讓普天下之亡狗得以安息。

以狗的精神立教

所謂「天狗」,原來是「天生一條狗」的意思。「我們並不是要勸人扮狗做狗,只推崇狗對主人忠貞不渝的精神。在這個資本主義社會中,只有狗兒不會在金錢的魔力下離開你!」

天狗教要把狗的精神推而廣之,應用在一切人際關係上面,而且相信人憑着狗一樣的忠誠,就不會被老闆炒魷魚,被朋友背棄,被女友妻子撇掉。

「我們的信條很簡單,只有兩句話:信天狗得事業,信天狗得伴侶。」比起「信耶穌得永生」,天狗教的承諾顯然現實多了。

胡教主說自己本來是天主教徒。兩年前,他因為事業遇到挫折,情緒十分低落,對前途充滿恐懼。「那時候,天主教所講的一切似乎都遙不可及,不能助我面對現實的煩惱。有一天,我無緣無故的想起兒時家中飼養的大黃狗,腦海裡就浮現出從前生活中的許多快樂的事情,心中的積鬱竟然因此而一掃而空。後來,我一有煩惱,就會再想起我那條大黃狗。」這樣想着想着,他便創立了天狗教。

創教三年,天狗教的「朋友」上千,還有一名漢城華僑在南韓弘教,但真正入教的才只有五人。

「天狗教是一種現世的,人的宗教。不拜鬼神,不講天堂地獄西方極樂來生前世。佛教和道教的信徒拿一些神話傳說的人物來膜拜,實在是愚不可及的。」

說得有理,可胡教主卻又相信狗跟人一樣,死後靈氣不散。他要募捐興建天狗宮,就是為了讓愛狗人家有地方安放愛犬的骨塔,不用再隨地亂埋狗屍,「連政府方面也認為這個主意很好,很環保!」

在記者庸俗的眼光裡,這樣一個天狗宮,應該跟狗美容院、狗酒店、狗餐廳之類的新興事業一樣,可以是一門賺錢的生意。
「在這個資本主義社會中,只有狗兒不會在金錢的魔力下離開你!」

牛郎店裡覓富婆

教主的公開身份是演員,藝名胡迪。「我的確在長春路一家牛郎店當過兩、三個月的舞男,不過只因為當時沒有戲拍,也趁機會體驗一下這些人的生活。

「說起來,台灣電影圈與舞男這個行業很有淵源,台北某牛郎店就是一位導演開的,從你們香港來的戚冠軍和華倫等武打演員,還算是台灣這行業的鼻祖輩呢!」

故教主曾經在那兒「體驗生活」的牛郎店,位於長春路一幢殘舊的大廈頂樓,附近的林森北路是台北夜店集中的地區。

台北的牛郎店一般都以私人俱樂部的形式半合法地存在,外面沒有招牌,只有識途老馬才會知道它們的所在。

這家牛郎店以跳舞為號召,牛郎自稱「舞蹈老師」。店的中央是一個寬大的舞池,四周分成了幾十個卡座。

舞池中的燈光忽明忽暗地在閃爍,十幾對男女依偎在一起,隨着依依哦哦拖泥帶水的音樂在蠕動,舞姿曖昧。

擴音器偶而宣布某女士為某「老師」加鐘若干枱,少則五十、多則一百。

胡教主召來的一位舞男嗤之以鼻:「一百枱不過是十數萬元,有什麼了不起!以前的客人,一加就是一千枱,面不改容!」

另一個舞男解釋說:「我們坐枱,每次一千五百元(約五百港元),以五小時計,其間可以轉枱。跟公司對拆之後,實際每枱只可拿到台幣六、七百。除非有客人要捧你,給你『加枱』,否則每月收入也不過是五、六萬台幣。」

看來胡教主至少要在這兒捱個十年八載,才能夠籌足錢興建他的天狗宮。

「其實我們地已經有了,是一位製片捐出來的山坡地,現在只欠建築費。

「我打算在這兒一邊做,一邊傳教,希望可以說服一些大企業家捐個幾千萬出來!」

口氣好大,但光憑教主狗樣的忠誠,恐怕不容易打開大企業家——大企業家老婆的芳心和荷包,尤其是她們如果有機會參觀過天狗教總壇的話。
天狗教的教徽形如十字架,但信條比教主原本相信的天主教要現實得多。

比狗窩不如的總壇

天狗教總壇位於復興南路一幢大廈的庭院中。據胡教主說,那兒也是他一位徒弟住的地方。

所謂總壇,其實更似個被荒置的藝術家工作室。屋前亂七八糟地擺放了幾根石屎做的陽具和一些奇奇怪怪的畫、屋簷下掛着「天狗總壇」的橫匾和一些對聯。幾隻狗在屋前徘徊,看牠們又疲又癩皮的模樣,很難相信牠們的主人是崇拜狗的天狗教徒。

總壇屋前下了鐵簾,記者和攝影師拳腳交加的敲了半個小時,都沒有反應,反而住在對面的一位老頭聞聲踱了出來。「你們找姓張的住客嗎?他應該還在裡面,這位兒生夜裡跑到院中手舞足蹈,好像練武一樣,白天卻躲在屋裡睡覺。」

記者見中間有一道半掩的木門,便推門進去。只見裡面凌亂地堆放了許多畫框和雜物,地上幾堆發黃的舊報紙,盛着的不知是狗糧還是狗屎。屋裡洋溢着一種強烈的氣味,對於凡人的鼻孔來說,那叫做鼻氣熏天,中人欲嘔。記者叫了幾聲,見毫無動靜,便連忙撤退。

屋外的狗仰望着攝影師,似乎在央求說:無謂崇拜我們的忠誠、死後給我們安靈位了,現在就給我們一個乾淨像樣點的狗窩吧!
總壇室內凌亂污穢不堪。

撰文:吳碧欣、蔡克健

攝影:黃大智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