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25周年】日本直擊奧姆真理教道場 洗腦集中營吞家產怪招掠水|壹經典
  • 2020-03-25    

 

「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襲擊事件發生至今已 25 年, 1995 年 3 月 20 日早上返工時間,多名奧姆真理教成員分別在東京地鐵五班列車上施放沙林毒氣,最終造成十四人死亡,多達六千人受傷,事件震驚日本以至世界。後來日本政府取締了奧姆真理教,並逮捕教主麻原彰晃以及多名核心成員,最終,麻原彰晃在 2018 年被死刑處決。

對很多人來說,事件依然歷歷在目,但亦有很多年輕一代並不知情。25年前,《壹週刊》就事件,深入日本奧姆真理教道場探個究竟,揭露真理教是怎樣的一個宗教。立即重溫報道!

1995年3月31日 第264期壹號頭條:

日本直擊|魔教狂人與地球攬住死

日本地鐵毒氣事件,讓人知道世界上原來有兩種可怕的東西:一是超級劇毒沙林。

二是使用超級劇毒沙林的更超級劇毒奧姆真理教。

從種種跡象顯示,教主麻原彰晃這個大魔頭有意圖及足夠能力來摧毀世界,實現他自己毀滅世界的預言。
麻原所著《日出之國,災難頻仍》危言聳聽,說日本會在九五年完蛋。

東京都港區南青山的「奧姆真理教」會址,由於地處首都中心點,成為第一批被查察的道場。大廈正門的玻璃上,仍有受到破壞的痕跡。因為連日來的風聲鶴唳,真理教加派了不少人在出入口站崗,既是用來阻擋記者,也是恐怕被毒氣事件受害人的家屬報復。

據《讀賣新聞》記者說,在毒氣事件之後,日本沒有任何一間傳媒機構可以進入教址。
從教主麻原外表實在看不出是個宗教大師。
肥佬麻原自戀成狂,認為自己是密宗本尊。
又認為自己是基督,毫不怕醜。

傻乎乎的教徒


幾經辛苦,記者才找到南青山會址的負責人松尾,他橫看豎看也不是一個健康的人,有點像乾癟了的番薯。背微駝、眼窩陷、目無神、髮凌亂。白色修行衣外加一件厚棉襖,在零下五度的戶外,比不習慣嚴寒的記者震得還厲害。

記者問了近廿多個問題,松尾只得三個標準答案:

「警察做得不對,傳媒抹黑我們。」

「我們的教主是追求真理的人,我們誓死追隨。」

說得最多的一句是:「這些我不能回答,那些我不能回答,請你傳真問題到我們的外務省吧!」

出奇得很,記者再找來兩個教徒,說的完全一樣,眼神也是一樣的呆滯,也是一樣不敢正視別人。

頭套可傳腦電波

突然間,猛然走來一個蒼白如死人的信徒,頭上架着一個白頭套,好像綁着傷口的模樣。

最有趣的是,在頭套後有一大綹電線,經過頭的後面直落背脊,怪誕異常。

這個怪電子頭套,說是可以接收從老遠地方傳來的教主訊息,可以與麻原「尊師」遙距談心。還有,他們聲稱這件東西可以開發人類腦潛能及腦電波。

因為「尊師」便是這樣的修煉,現在可以聰明絕頂,腦電波跟死人一般止息云云。

當然,這東西是否有效,不可驗證。但從他這個蒼白而呆滯的滑稽相看來,似乎距離聰明絕頂還很遠。

隨後,經一個信徒介紹,記者直上杉並區的道場。
傻乎乎的信徒戴着充滿電線的頭套,看樣子,好像給電傻了。

神秘道場內望

道場面積過千呎,裡面坐着三十多個教徒,男女老少濟濟一堂,都是呆頭呆腦地摺宣傳單張抗議政府「迫害」他們。在非常時期,這也是修煉的一種方法。

大堂裡,擺放着麻原「尊師」的人像照及供桌一張,這便是他的「神壇」。

神壇的旁邊,用白布間出數個小房間,但這些地方只許幹部進入,一般普通信徒絕不可以踏入半步。

從裡面看來,還算整潔,有點神秘,也有點霉臭味。

然而,一名前會員指出,在上九一色村的會址,情況更糟,污水到處亂排,垃圾穢物四散,沒有自來水電供應。再者,他們的教義是不殺生的,所以曱甴老鼠可以隨意在屋內屋外玩耍。

教徒在村進行各樣古靈精怪的修煉,比方學習瑜伽飛行,屈膝盤坐彈起,便當作是升高。教主自吹可以升起五秒,日後可以在天上飛來飛去。信徒都深信不疑。

麻原更宣稱自己可以在水底閉氣廿分鐘,但這個創舉似乎沒有誰看見過。在上九一色村裡,更有一處專給信徒藏身地底閉氣修煉的地方,信徒都以能「入土」為榮。

集中營內洗腦

道場的生活儼如一個納粹集中營,不斷洗腦。

「首先要經過『決意』儀式,把自己的苦惱用頌唱形式不斷重複說出,不能說無謂說話,自己的主張更不可以說。」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真理教會員說,「有時還要在三更半夜起來頌唱,整天只可讀麻原的著作,不斷的重複過活,很易令信徒產生時間錯亂感。」

至於食物方面,每日兩餐,他們叫「供物」,沒有大魚大肉,只有青菜、大豆製的曲奇狀的東西,或者黃色粉做成日本蕎麥類的東西,全都是素食,餐餐如是。

真理教聲稱自己在日本擁有一萬名信徒,加上海外的有接近三萬,人數不算很多,但累積的財富卻不少。

要成為真理教會員,條件十分簡單,可能比申請一張信用卡還要容易,會員每月只須付上八十元(港元,下同)便可。

當然,會員制並不是真理教的主要目的,靠這小小油水絕對是肥不了的,所以在會員之上還有出家信徒。

當出家信徒便絕不容易,他們在肉體、金錢、精神上都會給掏空。

入會金約二千五百元,是最低最低的消費。因為當信徒出家時,要把個人所有財產全部歸於教會,不管是流動資金或不動產、甚至是一部電視機也不放過,統統要列表填報。

另外,出家的信徒還要跟教會立下遺囑,聲明死後所有財產、物業全數歸教會所有。有些傻得起勁的,更一二三把家人的財產也貢獻麻原。
供有麻原照片的神壇下,信徒呆笨地摺着宣傳單張。

吞佔家產作布施

這種吞佔別人家產的行徑,真理教美其名為「布施」,受布施的,不用說,顯然是偉大的教主麻原彰晃。

一個前真理教會員表示:他們除了把家產「布施」外,也要把生命「布施」給教會,所有會員要在教會自營的店鋪工作。而這個前會員便在一家教會拉麵店服務。

工作自然有薪金,但只是象徵式,相當微薄。可是麻原連這些微薄的工資也不放過。

「每到出糧日,會員便會被個別分開在各室會見,說明『布施』的重要性。這樣,便使到信徒自願全部『布施』。

「其實,不是所有人都自願,但若然拒絕,就會遭到『你對本教的信仰度令人值得懷疑』的冷諷,後果便不堪想像。」

教徒向教會「布施」,教會也會「布施」給教徒,不過是要還的借貸,銀碼還可以很大。

「教會不愁你不還,他們的手段比黑社會更可怕,人們成為他們的精神奴隸。」這個前真理教會員猶有餘悸地說。

日本女子大學助教島田裕之認為,真理教跟其他出家者宗教有所不同。

「在真理教,普通人可以輕易成為教徒,正因為出家之故,從外面是沒法看清教內情況,所以,就是連警方也束手無策。」

島田認為就是麻原彰晃被逮捕,對真理教也沒有絲毫影響,因為其組織嚴密,集體意識強大之故。

「真理教組織與黑社會組織沒有什麼分別。最大分別是真理教信徒出家後再不能回復原來的樣子而已!」
杉並支部內充斥着麻原的圖片,個人崇拜得令人作嘔。

教主掠水怪招

麻原彰晃更想出不少掠水怪招。

參加各類型集會的費用由三萬至八萬一趟,冥想法指導費三萬,混有「尊師」DNA培養液的水,一杯值八千,令人咋舌。

更令人震驚的,是教徒用來修煉的聖水,竟是麻原的洗澡水及尿。大概是洗澡水可以大量生產,聖人老泥也不少,所以便宜一點,也要二千五百;從聖人身體走出來的黃澄澄「聖尿」,開價八千,銷路好到不得了。

真理教的信徒中,不單有大學生,更有醫生、律師、工程師,甚至國家官員。這些人的家底相當厚,如果他們都將家產全部捐出來的話,麻原的確是富可敵國。
在山梨縣上九一色村的總部裡,經常舉行各項古怪宗教活動。
麻原常把自己藏在地下,以顯示修煉成就。

世界今年將毀滅

為了鼓動人們的宗教情結,麻原經常向外間發表一些恐怖訊息,不斷揚言世界末日將至,兩年前的末日時間是一九九七年;到今年三月,他的新書《日出之國,災難頻仍》出版,又揚言日本踏進九五年必有大禍。九七年人類世界末日,世界上四分之一人口死亡,日本死九成,相當危言聳聽。

他在1995年1月17日的一場7.3級關西大地震後,才出這本新書,改變了口風,希望可以魚目混珠。

因此,警方相信這件毒氣事件極有可能是麻原所為,以證明自己的「災難說」並不是吹噓胡扯的。

但一名前會員指出,麻原近一年的健康明顯轉壞,據聞患有肝癌,所以極有可能想攬住一齊死。

位於海參崴的真理教電台,曾播出麻原的呼籲:「信徒們,我要求你們幫我的時候到了。當面對死亡時,你們必須慷慨赴死,現在是迎接死神的時候。」

他在去年四月已向教徒表示,不論他往哪裡去,所乘坐的直升機均會散播毒氣。去年七月,上九一色村的土壤發現含有沙林化合物。

到最近,警方搜查行動中又發現他們正在研究PAM的特效藥,作用是用來醫治「沙林毒」的藥,一切證據均顯示真理教有足夠毒物及意圖來摧毀日本乃至世界。
日本警方掩至真理教教址,搜出不少毒氣原料。(日本《讀賣新聞》提供)

日本人惶恐不安


日本所有傳媒刻下最關注的,便是在山梨縣真理教本部裡的毒物,上百記者聚集在那裡靜待進一步發展,可見日本人對這次事件的憂慮。

「我覺得真理教有毀滅日本的意圖,地震還可以預計,而且不一定全日本的人都死掉,但瘋狂的人所作的後果,是無可估計的。」日本人金子由香說。
八七年麻原拉着達賴衫尾,以壯自己聲勢。
加入真理教,自此便好像賣身給真理教。

奧姆真理教小檔案


▶教會儼如大企業

真理教的業務大得難以想像,麻原擁有自身開發日本IBM系統之電腦公司,商業登記了可販賣鑽石、毒物、火藥等。小如麵店,大如醫院也一應俱全。

為了廣佈教義,不單每晚有收音機傳教節目,更有衛星系統遠傳至莫斯科、紐約。另一方面,麻原本身購入了前蘇聯製大型直升機,他們在九三年更斥巨資在澳洲西部購入一塊廿萬公頃土地,可見真理教的財力如何驚人。

▶古怪教主小史

麻原彰晃今年四十歲,天生弱視,在盲人學校學針灸,七五年畢業,隨後開藥店,因賣假藥被捕。

八四年創辦「奧摩神仙會」,奉印度濕婆神為崇拜對象,推崇「破壞」與「再生」的教義。八六年他聲稱自己在喜馬拉雅山得道。八七年說是得到達賴喇嘛秘傳。

麻原一直以佛教及印度教自居,更神經的是在九二年的一本書《Declaring Myself the Christ》自比作基督,這便是他的炒雜燴式宗教觀。

▶過街老鼠真理教

自日本警方懷疑真理教是地鐵事件幕後黑手後,全日本一面倒聲討真理教,頓時,真理教變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在社會上,已有大大小小反對真理教團體出現,不斷派發傳單及四出宣傳真理教的弊病,有些直指真理教是殺人惡魔,不可寬恕。

「一定是那個叫麻原的魔頭做的好事了,把他們統統關起來,讓他們嘗嘗沙林好了。」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示威者說。

而真理教徒也不甘示弱,說麻原曾經兩次被人毒害,所以不會是麻原放毒氣的。但這樣的邏輯,又有哪一個會相信呢?

撰文:白廣基

攝影:謝鐘明

編輯:羅雅琳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