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環翠華停業】痛失35億賣盤良機 兄弟決裂另起爐灶 一生一世夢碎
  • 2020-03-21    

 

翠華(1314)可說是香港茶餐廳伙計的傳奇,創辦人是五個茶記的廚房佬,自成為上市公司「揸fit人」,身家地位幾何級數地跳升。八年前眾人喜氣洋洋,同穿上「I love 翠華 」T恤,眾人大佬「康哥」李遠康對著記者說:「做茶餐廳,是『一生一世』的承諾。」股票號碼1314,意味著五個創辦人的感情,同樣希望是一世的。

不過,五兄弟只可以「共患難,卻不可以共富貴」。翠華自上市後,股價一直攀升,市值更一度達80億元,有兄弟於2016年提出賣盤。不過,執迷的大佬康哥,堅拒賣盤,要做下去。眾人最終因權鬥決裂收場,其餘四兄弟何庭枝、張偉強、張汝彪及張汝桃被「踢出」董事局,今年65歲的康哥因而引薦女兒及兒子進入公司分擔重責。

翠華過去多於依賴自由行,80元一個普通午餐,早已離棄香港人。不過,自反送中之後加上疫情,自由行大減,令翠華的這個問題暴露出來,不論生意或股價都大走樣,去年九月底的中期業績由盈轉虧蝕4,450萬元,市值由高位跌到不足5億元。見證著翠華生意起飛、迄立中環威靈頓街22年的翠華大店,將於明日(3月22日)暫時劃上句號。在看重利潤、一切講錢的香港社會,無論生意定人情,真的有一世不變嗎?

中環威靈頓街的翠華有「老蘭」照妖鏡之稱,食正「蒲點」蘭桂坊,成為名人明星的早餐或消夜飯堂。1998年,李遠康藝高人膽大,以月租21萬元租下協成行旗下樓高四層、總樓面逾8,000呎的威靈頓街鋪位,24小時經營,生意愈做愈好。2003後,更食正自由行,成為遊客慕名而來的景點之一。業主協城行不斷加租,租金一度升幅9倍,達200萬元以上,但翠華「食得起」,依然無有怕。

去年在逆權運動下,翠華因刊登「熱烈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被列為藍色商家,而被黑衣人「裝修」。疫症當前,中環不少公司都批准員工在家辦公,加上自由行絕跡,翠華最終忍痛選擇在22號休業該店。本週四,李遠康曾專程到中環店午膳,安排善後工作。有做了13年的阿姐輕嘆:「老闆成日嚟食嘢嫁!疫症下無生意,好多熟客都唔捨得,但真係做唔住交唔到租啦。」連同這間鋪,翠華短短半年已有7間分店結業,包括位於銅鑼灣、旺角、油麻地及佐敦等旺區的店鋪,阿姐指公司未有安排她調到其他店幫手,唯有先休息一下。

中環鋪執笠,早在兩年前已有先兆。翠華當時租金本來在200萬元以上,想要求業主減租,於是首先傳出結業的新聞,後來協成行找不到其他客,才願意減至133萬元與翠華續約,租約期三年。租金雖減價逾四成,但依然不菲,以呎租達159元計算,翠華要每月做夠600萬生意額、即每日20萬才能生存。開足24小時,每小時要賣120碟72元招牌馬來咖啡牛腩飯才夠維持。資深鋪市投資者李根興說:「茶餐廳每月租金30至40萬、呎租100元已經係頂盡晒,仲要係翻桌率好高先有機會做到。」所以翠華情況確是嚴峻。

有在附近上班的食客May指,中環物價高,翠華算是實惠之選,「(休業)緊係唔方便啦,平時都會揀翠華,呢間就腳。」問到會否轉往同區其他分店光顧時,她回應:「唔會,因為太遠,可能帶飯啦。」不過,非當區上班族的陳先生有另一看法:「我都係呢頭睇醫生先食咋,又貴又唔抵,(食物)冇乜特別。其實藍店我哋更加唔想去,不過路過,我爸又要食,咁我無辦法。」

中環威靈頓街的翠華將於明日(22號)開始休業,以節省成本。

為人踏實 堅拒財技

近月傳出翠華以「同心抗疫」為由,要求以八折償還去年12月貨款予供應商。要救亡,李遠康與同為執董的兒子李堃綸及女兒李倩盈身先士卒,在上月初宣布全體董事局及高級管理層成員,由該月起減薪30%,為期三個月,作為調節成本方案的第一步,又另設危機處理委員會。知情人士指:「其實康哥係個踏實嘅人,佢到今時今日都覺得翠華係有得救。」其子李祉鍵近日才改名李堃綸,從新出發。

康哥出名嚴格,對出品要求高。記者曾在分店見到他訓示一個正在發脾氣的廚房佬,其他員工只敢密密做,不敢出聲。李遠康在生意上軌道後仍事事上心,經常在凌晨兩、三點巡鋪。不過,這份固執,有人尊重,但就不是人人認同。2016年,翠華純利大幅倒退五成至7,100多萬元,以其當時有61間分店計,每間店平均只月賺不足10萬。在生意愈見難做之時,機會來了。當時翠華股價早由高位5.7元跌至1元,卻有飲食集團以每股2.5元以上高價招手洽購,利誘當前,其餘創辦人也希望收錢走人。但當正翠華「親生仔」的李遠康堅拒玩財技及賣盤,令其餘四兄弟不滿。

由於五人於上市前一同簽訂了「一致行動同意書」,把各人牢牢綁在一起,公司決定都要經一致同意才能執行,結果引致內訌,先是何庭枝及張汝彪被「高票」踢出局,連任董事失敗;後是執董張汝桃及非執董張偉強陸續辭任。由於只有一人反對就不能賣股,故其他股東現繼續共同持股,間中收息,對營運不再過問。

李遠康長情,物業多是長期持有,即使樓價已翻了幾倍,也長揸不沽;當中包括於1991年以低價42萬購入了竹園鵬程苑的一個單位,事到今日已升值不少,但他仍選擇繼續持有。

向來最有「大佬」的風範的他,出身於屯門山景邨,十多歲輟學,曾在上環港澳碼頭對開的「海安冰室」打工,貪其有飯吃有屋住。李遠康後來轉戰水吧及餅房,再當上過大廚。而曾甘苦與共的五兄弟,則結緣於李遠康師傅蔡創波(波叔)創辦的新蒲崗翠華冰廳,原先只是打工仔的他們,在1989年時以20萬從決定移民的波叔手上接手餐廳。波叔在2012年時接受本刊訪問時回憶道:「當年想送仔女去澳洲讀書,於是全家一齊移民。賣翠華時無諗住賺錢,難得班夥記咁有心,咪廿幾萬頂手畀佢哋。」他指李遠康為人有諗頭,人品好亦念舊,對他讚不絕口。而另外四名創辦人,也各有千秋;緊接李遠康地位的是何庭枝,而張偉強負責財務監控及採購,張汝彪看管中央廚房,張汝桃則監督業務。

李遠康為人長情,購入的物業多以長揸為主。

李遠康兒子接棒 表現平平

自兄弟紛紛離開,李遠康難獨撐,於是提拔其早在2008年加入集團的兒子李堃綸。畢業於University of Huddersfield文學士的李堃綸主修國際商業,由市場推廣及設計主任做起,山頂的翠華店便是由他設計,惟已結業。今年35歲的他後來轉任為集團業務發展總監;至去年3月,他被升任為行政總裁;其姊李倩盈則以月薪10萬元擔任供應鏈總經理,另同時加入董事會出任執董。

李堃綸近年搞作多多,不過都不是茶記本業。包括先後跟太太成立日式快餐店「廿一堂EATery 21 by Tsui Wah」及麵包店「BEAT by Tsui Wah」,前者現有兩間位於將軍澳及中環的分店,後者則座落在尖沙咀港鐵站閘內商店。但受累於翠華,廿一堂亦連帶被列為藍店。與藝人江若琳、王灝兒(JW)及卓悅太子爺男友葉韋彤相熟的李堃綸,2018年促成翠華以近千萬入股江若琳老公蕭潤邦創立的「堅信號上海生煎皇」,成為大股東;然而生煎皇去年首季盈利不足5萬。翠華另外在去年起新設素食餐單及兒童餐選擇,以擴大客路,不過反應一般。據知情人士透露,白手興家的李遠康對阿仔成績有不滿,經常對其鞭策,望兒子能早日接手生意。

前兄弟自立門戶 開兩間茶餐廳

李遠康為生意大跌頭痛時,本刊發現昔日的兄弟,早已另起爐灶。出身梅窩的何庭枝,1995年跟妻子以231萬購入梅窩自海愉花園一個單位,隨著翠華發展順利,他也愈買愈貴,由購入屯門的景峰豪庭,到後來買入堅尼地道御花園豪宅單位自住。把重心投資放在農地之上的他,在2012年起大手買入大嶼山的多幅農地,當中四幅由其名下持有,三幅以妻子之名戴銀霞買入。每幅成交價由600萬至1,260萬元不等,總涉資達5,860萬元。而大部分農地正在丟空中,未見有建築物或有人打理。何庭枝去年更當選為第三十五屆鄉議局南約區的特別議員,顯而有新路數。

而另一創辦人、以往主管廚房的張汝彪,近年在兜兜轉轉下低調做回老本行。2013年翠華股價處於高峰,當時持股最少的張汝彪及張偉強放得最狠,各自套億元走。張汝彪因此儲夠「私己錢」,在2018年分別於長沙灣及深水埗開設名為「壹號冰室」的茶餐廳。

記者近日到該冰室視察,發現其生意未受太大影響,在疫情肆虐下午市仍有九成人流。而餐牌跟翠華有七成相似,雖不見有售奶油脆豬,但同設秘制豬軟骨米線和馬來咖哩飯;後者味道跟翠華出品近乎完全相同,惟價錢低兩成,每碟售60元。有侍應坦誠指:「呢到係翠華舊伙計開嫁,廚房好多都係翠華過嚟。」問到過去一年生意有否受影響,他分享:「其實去年下半年(運動)都無咩受影響,係今年疫情就有啲啦。」

記者聯絡到老闆張汝彪,其指自己早就離開翠華,現已不便評論「舊公司」情況;並指在五、六年前已退休,是近兩年有感生活沉悶,才重開茶廳。問到會否再開分店時,他回應:「未知,而家(飲食業)太難請人啦。」談到跟兄弟的關係時,他明顯留口:「有(同其他人)聯絡,不過唔想多講,因為而家開冰室係自己開心,自己做自己事,其他事過去就過去,唔想影響到人,只想平平淡淡。」翠華失去了標誌的鋪位、失去了生意,失去了兄弟一起打江山的情境,可幸的是,昔日的兄弟沒有因此「灑鹽」,雖已分道揚鑣,做不到一生一世的拍檔,但至少沒忘記年輕一起打拼的日子。

撰文:黃綺敏

協力:葉嘉兒

攝影:梁正平 王命源 胡智堅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