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婿楊偉雄被翻千萬舊債】風扇大王大屋上吊 後人16年後再掀恩怨情仇
  • 2020-03-17    

 

在全球股市一片驚濤駭浪之際,當年市值最高20億元,早已賣盤、靠生產「SMC」風扇品牌起家的香港老牌工業品牌蜆壳,事隔多年再在金融市場捲土重來,集資最多1.425億元,原定今日(17日)今日掛牌上市。但受環球市況波動影響,臨門一腳都要剎停上市。

蜆壳已故創辦人是有「風扇大王」之稱的翁祐,當年他在渣甸山大屋內上吊自殺,轟動一時,他親筆手寫的遺書更刊登在三份報紙上。他是渣甸山居民協會創辦人身份,與不少富豪鄰居腍熟,出殯時獲李嘉誠及李東海均負責扶靈。

翁祐的女婿正是自稱見過Steve Jobs的創科局局長楊偉雄。今次蜆壳再度上市,當中揭出一場如溏心風暴般的家族大戰,包括楊偉雄欠落外父一筆千萬債,及與舅仔的恩怨情仇。

這單富豪自殺案,發生於2004年,翁祐一名男菲律賓工人下午五時,本來想到渣甸山大宅地庫健身室找翁老先生,不過卻發現翁老先生用窗簾作繩,上吊自殺。他用廣東話大叫「救命」,驚動附近渣甸山鄰居,兩名孫女更哭著跟爺爺說:「你不要有事呀。」不過翁祐送院後不治,享年80歲。家人發現,他穿著的襪子內,藏了一封遺書,寫道:「本人至今已無甚願望,我怕的是到老年老病來臨,是最難受的,我因此要先走了,尚請認識我的人士,不用難過,或會令至不安。」

這份遺書除了記述了其生平事跡外,更重要是交帶如何分身家,翁祐與太太共育有三子三女,但奇怪的是,信中只特別提及大仔翁國基,指03年7月已將公司主席之位,交予這名長子,而自己已將股份及資產交予信託妥善分配。這份遺書其後刊登於文匯報、明報及信報。

深得外父賞讚

翁祐與不少富豪腍熟,他出殯時更獲李嘉誠為他扶靈,而鄭裕彤、李兆基等超級富豪都送他最後一程。白手興家的他,從順德來港,曾在電器行任職,月薪只有五元。自52年與朋友創辦蜆壳,生產電風扇,食正歐美對電風扇的龐大需求,與同樣做風扇起家的大劉劉鑾雄是他的後輩,翁祐專做吊扇,大劉則生產吊扇及坐檯風扇。七十年代,他已在渣甸山包華士道買了兩間大宅,一間與妻子自住,另一間則給子女住。他更成立渣甸山居民協會,與何鴻燊、胡應湘、李福善等是街坊。

蜆壳於八十年代曾經上市,期間除了經營風扇業務,翁祐曾帶著8億元回老家順德投資公路,惟公路並非如想像中賺錢,最後由政府以8億元回購。後來繼續本業,但電風扇增長期已過,蜆壳一直處於守業狀態。

後來翁祐部署轉型,她的二女翁少琼與從台灣來港的創科局長楊偉雄從美國畢業後回港結婚,楊偉雄加入蜆壳工作,一做二十年,九七年曾為蜆殼投資一間光學通訊系統公司Kaifa,至九九年科網股高峰期以換股方式售予在美國納斯特克的上市公司E-Tek,成功在科網股爆煲前為蜆壳賣股套現四億三。楊偉雄亦因此深得外父賞讚,楊偉雄當時已經是公司執行董事,比只任非執董的二舅、即翁祐次子翁國材,及個性逍遙,喜歡埋首寫小說、在集團無管理職位的三舅翁國源,這位「乘龍快婿」更加受重用。而翁祐的大女兒翁少芝及孻女翁少芳,則在美國總部幫忙打理家族出口事務。

翁佑家族圖

一山不能藏二虎

不過,一切於翁祐自殺前一年,有了徹底的改變。翁祐2003年7月,決定退任主席職位,正式交捧予長子翁國基,他由董事總經理升任主席。他與楊偉雄一樣是在美國史丹福大學工業工程系碩士畢業。不過楊偉雄性格出名吋咀,得罪人多,稱呼人少,與舅仔關係互相猜忌。一山不能藏二虎下,翁國基上位,而本來做執董的楊偉雄不寄人離下,離開公司另覓出路,出任數碼港行政總栽。公司「大地震」後,翁祐仍每天九點準時上班,指點江山。

事實上,這名長子翁國基較熱衷於炒賣,二千年時,蜆壳的營業額有廿六億,但用來買股票的佔了十六億元,公司更特別設有一個投資部門,專門買賣股票。雖然蜆壳二千年在股票上賺過四億二元,但隨後三年卻倒蝕過億,要靠電器製造生意補貼。翁國基亦會用私己錢炒股,02年更自己炒公司的購股權及公司股份而不作出申報,被證監會罰款三萬五。

翁國基正式接捧後,於2005年公司已不務正業,收購中國光大旗下的光大房地產7成股權,一心想涉足中國房地產開發,但2008年因金融海嘯,連帶電風扇本業生意大受影響,遂要忍痛出售房地產業務,2009年再賣殼予中國海外(688),他只持小量股份。2016年,再下一城將蜆壳旗下半導體公司節能元件(8231)於創業版以配售形式上市。配售價0.2元,首日掛牌以3元開盤,其後更高見5.8元,大升28倍,2017年曾被證監會指其股權集中,後來曾有買家欲接手,告吹後股價打回原形。

向楊偉雄追932萬元

當日父親把蜆壳留給翁國基,營業額達20億元,純利8,700萬。惟2008年開始,風扇生意每況愈下,純利只有2,300萬元,蜆壳早已淨翻個壳。

翻查記錄,翁祐遺產還包括渣甸山5號大宅,已結業的珍寶海鮮坊4.6%股權,並有約四億多元現金,全由信託持有,按比例留給妻子、二子及細子、三女,及翁國基的子女,分別是翁凱文、翁碩文、翁慧雅及翁詩雅。(見表一)。第一次分身家是在2014年,除翁老太何韻清外的受益人總共獲取2.58億元;2017年再派總共8,800萬予各個受益人。這個信託由三個女兒楊翁少琼、翁少芳、翁少芝及翁祐生前秘書蔡清華,作為遺產執行人。

表一

雖然信託的錢已分剩不多,2016年翁國基四個子女凱文、碩文、慧雅及詩雅入稟高等法院,要求褫奪姑姐們的遺產執行人資格,入稟狀指出其中一個原因是關於一筆翁祐借給楊偉雄932萬元的過期欠債。翁氏四孫兒指出,1998年(當年他們只是9歲至15歲),翁祐借了932.37萬元予楊偉雄,至翁祐過身仍未還錢,他們不滿遺產執行人竟沒有追回這筆欠債,令欠債超過6年追溯期。

不過翁祐秘書蔡清華解釋,她在98年至00年間曾多次提醒翁祐這筆欠債,但翁祐曾跟她說,「你毋須再提我有這筆欠債,因為楊偉雄已經幫我賺咗好多錢。」自那時起,翁祐就無再向蔡清華提過楊偉雄欠他錢。儘管翁國基四子女不接受這個說法,但秘書解釋卻獲法官接納,故這筆債無法追討。分身家的安排其實早已塵埃落定。

撰文:詹詠渝

攝錄:林金展、梁正平、胡智堅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