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人間|連儂畫家】梯間硬食悶熱臭味 用心血一筆筆繪畫 :想維持大家的熱誠
  • 2020-03-15    

 

阿山(筆名「連儂畫家」)拿著墨水與畫紙,走到樓梯間。他把約一米半長的畫紙貼上梯間的牆,然後調好墨水,加深畫中兩位主角的豬嘴的顏色,又大筆大筆地塗抹畫面左下方的警察。

「因為屋企人都係紅底,所以我唔可以係屋企畫,會鬧交,所以我多數放工,執齊工具,就到梯間畫。」

6.12,阿山看著網上live,見證警察如何對待市民。他不敢做前線。因為懂得繪畫,於是他將自己的技能融入運動,以此作為抗爭手段,一筆筆感動人。

阿山是攝影師,自反送中運動開始,便成為一個和理非連儂牆畫家。剛開始時,他只畫一張小小的便利貼,但他畫的便利貼往往被不知名的人撕掉,「於是我愈畫愈大張,我的心態係,你唔會撕咁大張咁揚。」有一次,阿山打算畫一個警察擎槍指住一個小朋友,但連儂牆的義工不停幫阿山貼便利貼,最後貼了近四米長。阿山只好在一個小朋友身後多畫四個小朋友。

又有一次,阿山專心在連儂牆畫畫。到他回頭一看,見到有百多人圍觀欣賞。他很高興,「我哋啲和理非都做到嘢!可以感染到人。」這一切一切,都推動他一筆一筆畫下去。

運動開始時是去年夏天。阿山居住的公屋,梯間通風不佳,又有垃圾。他頂著悶熱惡臭,畫下一幅又一幅大畫。有時晚上看完抗爭現場的直播,他心緒不寧,也會起床到梯間畫畫。他畫過最大的畫有十米長,被人當banner拿去遊行抗爭。

去年十月,藍絲們開始攻擊連儂牆,撕毀文宣,刀傷義工。和理非失去表達的空間。有連儂牆義工藏起阿山的畫作,但阿山卻說:「我畫出嚟,就預咗有人會清走。畫出嚟就係畀人睇,你收埋佢係無用。我寧願畀政府清,完成畫作嘅使命。」

運動在二〇二〇年開始靜下來,阿山想維持大家對運動的熱誠,於是把自己的大型畫作借給黃店展視。「如果有人見到,仲有人咁有心機一筆一筆去畫,仲有咁有熱誠嘅人,可能會感染到佢呢。」畫畫就是為了感染人,一幅畫有它的生命。「畫畫係有生命嘅,印製係無生命嘅。無兩幅畫係完全相同。」阿山堅持以筆尖的溫度觸動人心,以生命影響生命。

除了繪製大畫,阿山同時創作漫畫。「我本身係和理非,漫畫中嘅女主角都係和理非。佢見住身邊嘅手足一個個倒下,於是變得勇武。」

漫畫的女主角走向悲劇的結局,是否預視香港的命運也是如此?

「我講緊嘅悲劇唔係香港將來係悲劇,而係女主角嘅悲劇。運動一定有人犧牲。」阿山頓了頓,想了一下,再說:「香港人呢半年,其實已經贏咗好多啦。以前小朋友被詬病,只識得打機和溝女,但你睇下呢半年,完全唔係嗰回事。」

看著自己漫畫中的角色一個個倒在地上,阿山說:「其實我哋係咪虧欠年青人,呢個亦係我走出嚟畫畫嘅原因,對年青人嘅彌補。」

採訪。攝影。剪接

楊建邦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