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熾熱〡疫後抗爭必再來】理大出來愧疚自責 兩個理大倖存者自白:逃出來仍受困
  • 2020-03-10    

 

又回到理大。

6月以來,走過了許多,失去了許多。歷史的汪洋中,記憶與犧牲注定淡忘;抗爭的浪潮裡,人亦總要向前看。

然而,被圍困,被圍攻,綜觀世間,在抗爭史上亦屬罕有。

何況發生在香港。

「我從理工大學出來以後,最初數月,幾乎每一晚都會發惡夢。」中學生Agnes(化名)的時針,在時幅中一顫一顫,既是前進,也是停頓。「偶爾乘坐巴士,經過理大時,不知何解,都會不自覺窺望,聯想起我在裡面時的情境,心裡不期然感到害怕。」

染天的火光,冰冷的水炮,天拿水的氣味,惶惑的感覺。Anges的心被銘下刻印,既是逃出,也是受困。她沒有勇氣再拿起豬嘴與「文具」,她不能再次回到前線,在肺炎陰霾下她看見巡警會不自覺地除下口罩,避免被搜查。拾起日常的課本,她只感到徬徨。「我的同學在家中溫習,而我就要出去抗爭,為何現時的香港,會變得這樣不公?」

彌留在理大的,還有保險從業員大宇(化名)。「其實我最初進入理大時,沒有想過要離開。但是在裡面,幾乎不能休息,每一次想入睡時,都會有事發生。去到第四日,真的捱不下去,就決定走出來。」捱不下去的,是愧疚。坐困愁城,只能看著直播中的朋友,「即使本身不理政治,即使他是藍絲」,前仆後繼的嘗試營救,勇往直前的逐個被捕。「那一刻,我好感動。但同時,亦很自責。」

理大以後,再到區選。票數多了,人數漸少。Anges和大宇都承認,運動是平靜了些許:「這是香港人,甚或所有手足需要面對,亦不能逃避的事實。」2月29日,太子再現黑潮與傘陣,Anges認為「大家對抗爭運動的熱情回來了」,大宇亦是心情激動,卻理性的指出,只不過是一時的熾熱。火,終究不能長旺。

然而,火種仍在。或是薪柴,或是餘燼,暗夜的水晶與暴力不能完全淹沒星火。Anges會努力跨過心魔:「大家可以嘗試克服自己心中的阻力,我亦好希望可以在街上,再次見到大家。」大宇承諾:「當疫情過去,只會有一場更加大規模的抗爭出現。」因為我們相信,縱使浸淫在絕望與血泊中,大家仍會仰望星空。

採訪:梁越

攝影:王命源,林志謙,攝影組

剪接:鄧詠瑤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