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週平行時空】林鄭決堤戰略:以武漢肺炎撲熄抗爭的一場陽謀(沈旭暉)
  • 2020-03-04    

 

經常對年輕朋友說,無論怎樣不喜歡中國政權,毛澤東的矛盾論,都是必讀,否則我們永遠理解不了「群眾鬥群眾」的「哲學」。而鼓吹鬥爭,同時有兩套機器,一套以戰鬥語言直線批鬥,另一套以溫情語言說和理非話,例如以「我們苦口婆心也是為你好、為香港好」作結。第二套機器的重點工作,就是在不知不覺間劃線,令不接受某行動是「為香港好」的人,忽然就變成「反中亂港」,直送到第一套機器批鬥。

林鄭月娥近日的最新「抗疫」(擴疫?)戰略,貌似改善了行政效率,終於派專機從日本、武漢接回港人,在財政預算案大舉派錢,高調宣傳問責官員捐出一個月月薪等等,表面上是爭取民望,其實卻是啟動第二套機器,只是為了撲滅社會抗爭。兵法上,這是所謂「決堤戰略」:先是堅持不封關,任由疫情擴大(「擴大」不一定是感染數字上,還包括社會歇斯底里回應的危機感),從而得到一個改變當下社會氣氛、經濟基本結構的機遇。就像古羅馬暴君尼祿時代的羅馬大火,不一定是尼祿派人縱火焚城,但失火後樂觀其成、改造羅馬、拘捕基督徒轉移視線,就像林鄭月娥疫情期間搞醫護批鬥,卻是「自古以來」威權政體的一貫思維。

從這角度來看,林鄭月娥政府早已放棄民望,也不在乎財政預算案有沒有掌聲,反正就是賺了,也是便宜了屬於另一陣營的陳茂波。這屆政府早已返魂乏術,賢愚共知、黃藍共知。有建制派朋友以為一個負責任、正常運作的政府,可以通過抗疫得法令民望急升,就像台灣蔡英文那樣,但放在林鄭月娥身上,完全捉錯用神。

北韓「先軍體系」香港版

她要通過「擴疫」改變的第一個制度,是建立了類似北韓金正日時代的「先軍體系」,一切政策都以軍人(香港警察)利益優先。昔日我們對北韓國情大惑不解:日常生活、衣食住行,和軍人利益有什麼關係?殊不知在北韓,不少有限度容許的物資中心,都是軍人經營;國家每有撥款,都有一大部分用作改善軍備、軍人福利,希望增加其士氣;而反對軍人特權的聲音,即使在權貴內部,也會被打成反革命。

林鄭月娥政府堅持把全民派一萬元和退稅等措施,放在財政預算案、而不是獨立的抗疫基金,同時又把最具爭議的警察加薪、加裝備撥款綑綁在一起,正是香港版的「先軍體系」。反對預算案的,會被「屈小姐系」大舉宣傳為反對派錢、見死不救;支持預算案的,會被林鄭Facebook抽水為支持特區政府「止暴制亂」、面對現實。這樣明目張膽的人為二元對立,完全是硬來的:試想像,假如疫情高峰出現在七月,難道政府必須等到明年財政預算案,才能「為民紓困」?任何政府都可以因應緊急情況,作出緊急回應,鄰居澳門早就單一派錢,就是明證(儘管根據林鄭月娥邏輯,澳門情況不同、不能比較,但情況更不同的日本、南韓,因為疫情大爆發,卻可以被拿來比較)。不惜放棄政府緊急應變的權力,來繼續挑撥群眾矛盾,其心可誅。

政府帶頭建立「平行政府」

至於派錢流程,林鄭月娥其實是在建立「平行政府」,儘量繞過去年11月被光復的十七區民選區議會,通過不同親建制組織派發。這裏說的「派發」,又有兩種模式:第一種直接將本來政府可以爭取的資源,例如來自深圳的口罩,繞過政府送到親建制組織,讓它們直接派發給支持者,作為新蛇齋餅粽,從而掩飾這些資源理應屬於政府體系、再應通過地方體系派發給市民的事實,偷偷建立「第二個權力核心」。然後可以大肆宣傳,投票選出「反對派」,就解決不了民生問題,潛台詞就是像早年新加坡選舉的耳語那樣,要是地方選區不投執政人民行動黨,就要承擔是否會被間歇性斷水斷糧的風險。近年新加坡民主越趨成熟,如此明目張膽,早已成為民間傳說,不可能執行,想不到香港卻反其道而行。

另一種資源派發模式,在於設立不同名目、和不同專業掛鈎的基金。基金不是直接對全體市民派錢,而是需要合資格、屬於某一界別的持份者,經過一輪核實申請。問題來了:對不少人來說,這根本與自己無關;而對有關的中小企或各行各業而言,填表格存在交易成本,嚴重減低誘因。這時候,親建制組織又會出現,協助各自的拉攏對象申請基金,「順道」邀請他們留下聯絡、加入不同組織,例如本身是功能組別選區的,就可以在過程中發掘新藍票,多快好省,再宣傳惟有走親建制路線,才能爭取所謂業界權益,殊不知那些所謂利益,根本是任何正常民選政府的基本任務。經過一輪操作,中小企、各種專業內部進一步對立,他們和基層市民的利益又進一步對立,群眾鬥群眾,就得以深化。

瓦解抗爭陣營經濟基礎的路線圖

最毒辣的一著,還是看著疫情出現和社會恐慌,卻拒絕以中小企生存為本,進行施救:想像數萬元能協助大量快將倒閉的中小企渡過難關,而沒有針對根本問題(例如租金、借貸利息等)對症下藥,明顯自欺欺人。在過去八個月的社會運動,持續下去的關鍵之一,正是香港人普遍富有,大量中產只要願意付出10%的月薪支持運動,已經是天文數字。中小企則是「黃色經濟圈」的基礎,由於反對林鄭倒行逆施政權的人口是主流,而支持林鄭的消費模式又另有特色,各類同路人的中小企一度蓬勃發展,令北京相當警惕。

現在一場疫情,百業蕭條,大量公眾活動被逼取消,中小企成為重災區,很可能長達六個月沒有任何收入,除了底氣極足的一小撮,都面臨滅頂之災。而中產都要重新撥備一個收入百分比,用作長期抗疫,此消彼長下,撥備作為抗爭眾籌一類的開支,難免大幅下降。假如疫情再持續數月,大量中小企倒閉,取代他們的,只可能是大型連鎖店、甚或中資國企。屆時他們大舉進場「掃平貨」,一舉數得,藍色/紅色資本壟斷進一步強化,整場運動的經濟基礎,可能被摧毀。

古往今來的民間智慧:面對決堤戰略的唯一辦法,社會需要的不是政府,而是自救。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