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漢肺炎|政見之分】法團點名禁上門派遞搓手液 素人區議員無奈:抗疫都要分黃藍
  • 2020-03-04    

 

武漢肺炎疫情在港持續逾一個月,區議員、民間團體等都因應口罩、搓手液、漂白水等防疫用品短缺,自發舉辦派發、代購等活動。但葵青區議員張文龍,上週初到屋邨派發抗疫用品,卻遭點名阻撓。當事人重提事件,對於抗疫先要分政見,感到無奈:「其實我當初有一些驚訝,我沒有想過後果會變成這樣子。」

「這是很明顯的,明顯抗疫也要有黃藍之分。」

在去年區議會選舉中當選,履新第三個月的「素人」張文龍,重提事件來龍去脈,表示自己與義工在二月廿四日晚到在青衣長安邨,準備上門向五百多戶街坊,派發二月中已訂購的酒精搓手液。

可是,當晚一行人進入大廈地下大堂,即被保安員阻止上樓:「當我進入時他們都說張議員,我們不能讓你進入。這亦引起一些居民不滿,為何派發的物資也會拒絕。」

在爭論期間,張文龍提出自己角色就像「外賣員」一樣,送遞街坊早已購買的物品,理應可按程序登記上樓,但不得要領,最終要由大廈居民「邀請探訪」去「解圍」,始獲放行上樓派發相關物品。

事後,有居民發現大廈保安崗位早已上貼有通知,明令禁止張文龍及其義工,在二月廿四至廿六日傍晚,進入大廈及上樓派發酒精搓手液,明顯有針對性。

做社區抗疫工作卻遭到針對,張文龍透露,他在派發物資前已向屋邨法團發信,通知有關安排,並邀約與法團代表見面,討論屋邨事務。但這得不到法團方面積極回應,即使法團事前拒絕他做今次派發工作,也沒有法團成員跟他商討過。

「完全沒有委員曾經聯絡我、溝通過,只有透過管理公司傳達。」

經此一役,張文龍感受到法團對他頗不友善,甚至不願意再有所溝通、合作:「他們是否拒絕溝通呢?不太希望與我這位區議員合作呢?」

「法團方面,除了副主席曾經在街站邀請我,發信給管理公司相約會面外 就再沒有實質的溝通了,我想雙方似乎有很大芥蒂。」

法團態度冷淡,張文龍相信對方其中一個考量,是出於其政治立場的差異:「因為我是一個所謂民主派的區議員,而他們會不喜歡的。」

再進一步而言,張文龍稱有法團成員不理解其工作,或出於自己與前任區議員,民建聯羅競成作風有別:「我較少像過往建制派的議員,會籌辦大規模、大場面的贈送活動。」

「委員會覺得我沒有搞這些活動,是不工作、不能幹。甚至我曾聽聞,有些委員不理解我為何在晚間派發物資,他們認為要在晨早進行。」

他解釋選擇晚間派發抗疫物資,純粹考慮到部分打工仔日間須上班無暇購物;至於上門送遞物品,而不在指定地點派發,是為了避免造成太多人聚集,帶來傳播風險:「往往就是因為邨民不夠防疫物資,才會到來取這些物資,變成他們根本在這種人群聚集的時候,並沒有做好防禦措施。」

「例如排隊取口罩的時候,很多時長者們的口罩可能已經破爛了,甚至已經出現霉菌。」

張文龍慨嘆,如今做社區抗疫工作,都出現「黃藍」區別,對社會完全沒有好處,因為此舉或會造成資源浪費:「建制派可能購買很多防疫物資,但是佔大多數市民都是『黃色』,不想要這些物資。」

「但是,當我們與建制派爭取這些物資時,在商業社會中往往會被壓下去。」

張文龍認為,雖然遊行集會以爭抗爭運動,在肺炎疫情下有所減少,社會撕裂的根本問題,自去年六月抗爭運動爆發以來,根本沒有解決過:「政府一天不處理政治問題,防疫這方面區分黃藍,是在所難免的。」

他期望自己於法團的關係,長遠應擺脫黃藍之分,為社區做好實事:「我希望不單在疫情事件上,應該所有全部事件,都應該不要這樣子區分立場 。」

「因為邨務是非常實在的事情,當區分了政治立場,受害者還是邨民。」

他期望唯一的「黃藍之分」,只需留待選舉時再做。

「希望不論疫情也好,還是其他的邨務,我也不希望特別再區分黃藍,他們要區分,只需要在投票是自行選擇就可以了。」

採訪:忻肇康

攝錄:胡智堅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