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度橋過程揭秘】逃出武漢﹑諷警版Donki大熱 高登音樂台被封殺︰YouTube經常被黃標
  • 2020-02-29    

 

很多人喜歡用歌詞表達心聲,開心時聽歌,傷心時也聽歌。廣東歌主流市場題材較狹隘,K歌榜單只充斥着不同階段的情歌。但近年隨着社會運動,因黃色經濟圈的關係,擴闊了不少樂迷的音樂光譜,亦重新認識香港其中一個二次創作組織——高登音樂台,正式成立兩年多,其YouTube頻道在近日終於衝破10萬訂閱。

高登音樂台班底各有正職,每天下班後匆匆趕至位於元朗的工作室,8個人圍坐在麻雀檯大小般的小方桌享用外賣燒味飯,即使在隔音門相隔的鼓房內,仍能聽到他們吵耳的轟鬧與笑聲。

不為盈利 只想唱出想法

頂着「高登」招牌,其實音樂台並非屬於高登討論區旗下,無論日常運作與營運資金亦是獨立。繼承了論壇廣為人知的敢言與瘋狂的風格,高登音樂台改歌風格多樣,滿城風雨之時亦有不少諷刺時弊的二創歌,與敗壞政局的對抗絲毫沒有退縮之意。惟二創歌因版權問題,本已難在各大平台申請盈利,加上敏感題材,不時亦有歌曲被舉報至黃標,甚至被設定為受限播放。

在自負盈虧的情況下,偶爾幸運賺到的數百至數千完收益,仍無法足夠支付每月接近2萬完的營運開支,只能靠成員們攤分。對於「利字行頭」的香港人來說,支撐着他們的義無反顧是一個簡單的意念,提供一個發洩與歡笑的平台予樂迷,作詞人A仔很會把握送出冷箭的機會:「我文學修養較差,雖然寫不出藏頭詩,但也慶幸能以歌曲表達想法。」

《逃出武漢》改編《飄向北方》 原唱分享猶如一記強心針

武漢肺炎在各國爆發,而居住在病毒源頭的武漢市民在市政府的領導下,則繼續自求多福。作詞人重鹽海水看到不同新聞及網上消息後,嘗試代入當地市民,改寫了黃明志的《漂向北方》成《逃出武漢》,句句心酸無奈「擁擠的市場裡 堆滿各種動物來自各地」、「我家人什麼都吃 感覺真的不怕死」、「工作在醫院內科的我 只能盼著奇蹟」。

在歌曲推出不久後,黃明志亦分享了歌曲,得到原唱的認同,直接為他們打了一記強心針。原來重鹽海水的野心更大:「其實想把訊息傳給武漢人。」而樂迷亦曾嘗試把歌詞上傳至內地網站,可惜在嚴格的網絡監控下,影片很快便被刪除,而他亦感嘆黃明志竟然願意分享如此敏感的歌曲,滿足道:「我這個小人物,也成功令他表態。」

刻薄風格挑戰道德底線 黑色幽默別有深意

重鹽海水以歌喚醒大家對武漢的關注,而另一位文筆刻薄的作詞人A仔,創作的歌詞像狠辣的巴掌,每句也在進攻樂迷的道德底線:「或許涼薄,但我想用一些大家容易記進腦中、心裏的方式,去讓大家某些事有記憶。」

每一首朗朗上口的經典歌曲,幾乎都成音樂台的創作素材。《一起走過的日子》被寫成《如何面對落超市搶購的白痴》、配合時下因搶購口罩而誕生的潮語「兩盒,thanks」而改寫的《狂惹之城》,黑色幽默背後卻是一個反思:「其實跟風是否一個明智決定?很多人也過度反應,我便會寫一些東西去諷刺一下。」

以音樂發洩 洩民氣?得勇氣?

有些聲音指:「只發洩不作為會洩民氣。」而高登音樂台正正是一個讓大家發洩的平台,但樂迷會否受音樂影響,把烏氣吐出後便打消行動念頭呢?面對質疑,A仔思考頃刻回答:「又會否有人敢怒不敢言,聽歌後才得到勇氣去行動?」

A仔分享寫歌題材會受社會氛圍影響,憂鬱氣氛籠罩全港時,便不會再「加一腳」寫慘歌:「我難保會否有人受影響去自殺,我真的害怕!」在此時,他認為應寫一些讓大家重燃鬥志的歌;相反,在大家心情還不錯的時候,他可能會寫一些較悲的歌,去提醒大家不應忘記的事。

《Donki》改歌被評為麻木不仁 梁美芬窮追不捨勢要投訴

在香港言論及新聞自由不斷收窄時,連老牌諷刺時弊節目《頭條新聞》也遭受投訴,小有名氣的高登音樂台自然也難逃一劫。擔當音樂台女聲主唱之一的牙牙牙,分享近日推出的《Donki》改篇歌:「關於警察有肺炎,推出後不足數十小時,便被「含有殘忍及麻木不仁的內容」為由,舉報成受限制的播放內容。2月28日,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就歌曲向平機會投訴,指內容觸犯《殘疾歧視條例》,平機會回覆未有違例,惟梁議員與警察仍窮追不捨,現階段考慮採取下一步法律行動。

面對打壓,鏡頭前跳脫又瘋狂的男聲主唱漏奶「未怕過」:「音樂台是不會怕的,封鎖便開音樂台2.0、3.0。若果禁我IP,我也可以換寬頻。」更直言,因版權及敏感題材,音樂台在多年前已被黃標,但在成員眼中根本不值一題:「這個頻道也不是為了盈利,快點黃標我吧!」而被俗稱「五毛」的網軍攻擊亦是日常,A仔如數家珍的背出:「他們經常說我們是死廢青,日日也唱衰政府。」說罷,便不留情面的恥笑:「我會把留言置頂加心心,作為五毛還用簡體字,還不貼堂嗎?」

黃藍生活圈之戰延伸網絡 高登音樂台滲透靠子華神奇招?

黃色生活圈之戰已大戰超過300回合,由現實打到網絡世界,黃絲雖然人強馬壯,但藍方亦不甘示弱,不斷在進步。A仔指組織藍KOL其實不難,而且容易做起:「他們上網根本沒有成本,上網費用也可能是子女付的。」但要拉攏淺黃及滲透淺藍,他也很有心得:「香港人很遵從『魚蛋理論』——睇人hihi最開心,我們寫一些hihi題材自然能拉攏他們。」但坦言站在道德高地的人,絕不會聽他們的音樂。

可能外人會以為音樂台成員均為深黃,但其實成員各有立場和看法,牙牙牙感覺政府與市民的分歧越來越大,而且高牆拒絕聆聽,既然做甚麼也無補於事,便寄意音樂為為大家發聲:「我自己在選材時會比較小心,內容太人身攻擊或太涼薄的歌會避免。」她直言自己較理性且不會一竹篙打一船人,故未有與所有警察朋友絕交,代表着黃色光譜上的另一個群體,而她又能否打破A仔的想法,為音樂台開拓新的觀眾群?

而漏奶則繼續打破框框,直接回答:「我最喜歡藍絲YouTuber肥仔傑,我愛你!」更送上韓星的手指愛心。他分析道,他們也是表達自己的政見,那便由他們說,各自發表影片,更喊話:「觀眾最愛花生,兩方唇槍舌劍一番也不錯,大家來互相傷害吧!」正經不過3秒,他又進入「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的狀態:「我愛你呀肥仔傑!」

本地音樂市場難出經典 二創素材減少只能開闢新出路

廣東歌常被指控每況愈下,以此為素材的二次創作亦深受影響。身為作詞人的A仔感受最深,坦白不認為能再做多久:「同一首歌已重覆改數次,素材越來越少,石油埋藏多年也被挖空,何況廣東歌?」而他們已為自己想好出路,希望把音樂台帶到更遠。

「《龍的人傳人》以國語改詞,我想讓台灣人聽到,然後恥笑對岸強國。」歌曲創作即將推出,亦是他們嘗試可行性的白老鼠,「但我們也要慢慢努力,先紮根香港吧!」

撐下去

「我沒有要追求收益,只想大家關注社會。」重鹽海水道。

立場未必絕對一致,但牙牙牙笑言雖然部分內容比較涼薄,「我不會指控他們,不會說大家同屬音樂台,這些東西會影響到我們。」無論是甚麼議題,音樂台也是一個貼地的表達方法,讓大家抒發情勢的渠道:「所以很值得留在這裏,和戰友一起經營下去。」

「可說是一種光榮。」A仔不時流露出文字工作者的細膩情感,他解釋:「其他人聽到自己的歌後,會開心又會心微笑,是對自己的一種讚頌。」最後更剖白,想告訴大家「高登仔也能成功做一些事」。

而漏奶的回答最貼近音樂台風格,即使每月賠錢經營,仍繼續堅持,只因:「係愛呀!」

採訪:梁恩祈

攝影:蔡福生

剪接:鄧詠瑤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