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打街閒人】暗黑財經:篤數的藝術(渾水)
  • 2020-02-29    

 

以前上中等宏觀經濟學時,必定會教到失業這一課,具體講過甚麼我大多忘了,宏觀經濟的工具模型很機械式,通常都是把玩菲利普斯曲線之類的東西吧。唯獨有一堂,在我正要跟周公見面下棋之際,老師用流利英文講了一句說話,大致內容如下:「學這些模型冇乜用,最重要係個定義,好像英國咁成日改變失業率定義,每一次改變定義後結果都低於預期的,解決了政治問題。」入夢之際我記住了這句說話,然後帶住了這句話見周公。

後來我無認真查證到英國是否真的經常改變失業率的定義,也不知道改變定義會否迎合到市場預期,但這一句話很有insight。把玩數據是很無意義的東西,學點邪門野,累積點街頭智慧好像還比較容易安身立命。

經歷了社會運動和武漢肺炎,數據一定是超難看,以現在政府的行動力和統治力,那是解決不了燃眉之急。既然如此,那就篤篤數自欺欺人吧。篤數有幾種方法,最簡單的當然是修改定義,其次就是改紀錄、統計和樣本處理的方法學。篤數是不是騙人呢,那當然是啊,但是現在政府已毫無道德可言,也無任何誠信,其犯之罪罊竹難書,相比之下這些奇技淫巧完全不入流。既然都撕破了面,那就不如放下道德考慮,不如講效益吧,在KPI當道的管治方針下,這是最有效最簡單的方法令經濟數據變得不那麼難看。

篤數都有實際效果,盧卡斯批判把預期變成了模型的一部份,社會科學也講自我實現預言。廁紙價格被搶高是因為錯誤預期,誰說期望管理不是一種學問?控制預期,是解決了很多已發生和未發生問題的方法。

又以失業為例,現在流行講斜桿青年,即是無正職的人,以前失業的定義只怕未必趕上現在社會結構之新變化。像我這類slash,不知道算不算政府定義下的失業,但至少我是教科書定義下的失業人士。很多人教琴、補習、創業和上網賣東西,都有一份比傳統正職更好的收入,但可能也是傳統定義下的失業,視乎合約結構。我比較擔心的是,將會有人畢業,甚至已有人揚言不會聘請中大學生。用現金或其他方式鼓勵畢業生讀上去,也是一種減少失業的方法吧?

篤數的麻煩在於要隱秘地做,做完放入appendix扮人睇唔到。雖然我大口說了出來,但也沒差。我良心上我也過意得去,我又無收政府人工,既不是公僕,也不是被選票支持的代議士,那我為甚麼要幫政府?賺賺稿費就好了。何況做人切忌中二病,我又不是大作家,怕甚麼人知,而且資訊是公開,但抽絲剝繭解讀數據是有成本的。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