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網上學習四招 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中學校長:首要由學生角度出發 |李家文
  • 2020-02-24    

 

數月前,在天水圍的中華基督教青年會中學舉辦的中一簡介會,除了利用禮堂招待家長,其他擠不進的人士安排在校園其他地方看直播,當時的三千人聚會,現在想也不用想。聚眾活動,三十人也太多。

停課不停學,這陣子,全港中小學生都幾乎投進網上學習世界。如何全面推行網上教學,學校的支援是重中之重。本身是香港電腦教育學會理事、現時在青年會中學任教的趙國權老師明言,面對停課安排,一些平時較少錄製短片的老師都身體力行,全面投入網上教學平台。如何讓同事更易掌握網上教學技巧,關鍵是一切從簡。

「現在用錄影的方法,其實是一個平台。在錄影時只需要按一個鍵,就可以錄到那個畫面,然後去進行教學。錄完之後,可以轉換成一條連結,可以上載至Youtube,或者上載至google classroom,對一般老師來,操作上便利很多。在硬件上我們中一至中四的同學都會有一本chrome book,少了一重憂慮,因為有些學校急著做網上教學,但又擔心不知學生用甚麼電腦,有些mac機有些window,但至少我們已一早解決了這個問題。」

近期在面書有不少老師帖文吐苦水,有的無奈指,專為大學生預製九十分鐘的視錄教學,審視教學成果,發現全班不夠一半人收看,平均只看了十一分鐘。曾經在國際學校擔任校長、自2011年掌舵青年會中學的陳錦偉校長,似是看穿這一代的年輕人。

「即使用十一分鐘觀看你九十分鐘的東西也好,事實上也無可能你拍九十分鐘,他看足九十分鐘,他們會快播。自己拍攝時也不會字字珠璣,其實我看到重點,學到東西。如果看的人有感想已經好不同。因為你錄了下來,你沒有規定學生何時一定要的。他可能遲一點都會看,他始終都一定會看。」

一提網上教學,用家心聲不能忽視。有的埋怨老師要求上課一定要人開鏡頭,有些學生留言時直指用了很多數據量,難以找個安靜地方方便上網。住的地方不只狹小,家庭組合亦非簡單,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停課期間,怎樣才可讓年輕人網上學習少點擔憂?

「學生其實見不見到樣也不重要,大學生也不用,大學生有些女學生可不想讓你見到她的樣貌,因未化妝。反而中學生面對這個問題會相對小,他們(在鏡頭)的外表都較細,最主要我們想用課程去吸引他們。如果只是用一個監控的模式才能做到,我們也要檢討一下課程是否吸引到他們呢?」

原本八時上學,疫情期間,校方將上堂時間推遲了一個多小時。早上九時十五分開始叫醒學生。

「我們定好時間,班主任時間,大家互相叫醒。譬如我當有A個同學,找不同他出現,那找BCD可用IG去叫醒他們嗎?他們叫醒同學應該會快過我們。(有些同學上堂,或者有些同學不上堂,其實是否都不扣分?)其實沒有甚麼好扣,我們鼓勵一齊學,我們希望他們仍然有一個有節奏的生活,因香港的疫情變成這樣。」

非常時期,老師安排的習作一律變成堂課,陳校長強調應以學生角度來考慮,誘發他們上堂多發問。

「如果你無了期,那他比上學更辛苦。已經坐下來一段時間,關機後也要做功課就好辛苦,而管理亦困難,因為你可以即時不明白就問,功課做完就對吧,以效果來說。學生及家長都反映,感覺比平日更好。因為平日不敢問,現在可以單對單問,關機後問,我們的設計很特別。有個鏡頭,學生可以開兩個,一個是對著群組,另一個是單對單。你不想問一些事予人取笑,老師我可以問你嗎?那你可以關掉群組部份,你可以單對單溝通。」

網上教學除了有實時直播,校方亦特別安排一些老師錄製一些片段,讓任教同一科的同事可以共享。資訊科技方面有同事支援,但心理壓力如何抒解?不是個個老師自願成為KOL,要對著鏡頭揮灑自如?陳校長透露,現在年輕老師比較多,他們已習慣這樣做。

「現在很少學生會再偷錄老師,因為你沒有趣味,你教得不好,我枱底看手機好過吧。我相信家長亦很少,有時無論誰去教,都有些地方會教得不理想。如果重看發現有甚麼教得不好,反而有機會回看,糾正自己的錯誤便可。跟很多不同的外國人接觸,他們的教學很值得學習。即使老師不在,學生依然主動學習才叫成功。現在的科技正是希望,素材放在這兒,學生就能自主學習才叫成功。我想我們就是,即使沒有了這個疫情,如我預製錄製了一些東西,那你就可以自己學,自己對答案,我最希望就是培養學生自學。」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