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鑽石公主號災難記】慘況猶如鐵達尼號 陶傑親述:人生第三次死過翻生
  • 2020-02-23    

 

鑽石公主號,我認為是一百年繼鐵達尼號後,最著名的災難船隻。今次我非常幸運,大難不死。我在1月20日在東京橫濱上船,於25號年初一登岸的,中間的22號到了鹿兒島,由始至終也沒有見過那位80歲帶有病毒的香港老伯。但在年初一當日,很多人上岸,竟然也沒聽見有人確診,這是極之不尋常。因為到目前為止已超過五百人確診,有人歸咎於日本的隔離方式不正確,當然這是事後孔明。我們現在回想,可能有不足之處,不過當時日本政府除了將整艘船隔離也別無其他選擇。現在回想假如當初整艘船的人可以全部上岸,在橫濱附近建一個隔離營,但在運輸、醫療人員到場配合的方面是非常困難的。我懷疑當日我們登岸的時候有270人,於年初一當日離開的沒有一個感染病毒。

為什麼船一開,確診的人數已超過五百多人呢?相信當日在離岸登船的必定有帶有病毒的人。第一,因為我估計香港有很多大陸新移民;第二,那艘郵輪很適合中產階級;第三,假如你知道年初一要上船去東京,有很多人或許會回大陸拜早年,不經不覺便感染了病毒。另外就是隔離的過程中,有很多人照常吃自助餐,認為沒有問題。根據何柏良醫生講述,自助餐有很多飛沬,以及與周邊的人交談,會很容易受感染。另外就是這名確診的老年人曾經使用過桑拿,這個原因似乎沒有太多人提起。我想通風系統、走廊通道過分狹窄封閉亦都是其中一個原因。在這件事情上,我想最重要的是日本政府應該公布數據。對於他們來說,假如每天多了20人確診,第二日又多了50人確診,然後又要每個人也問他們這14日到過哪裏,儘管在船裡面隔離了14日。有沒有去過圖書館?有沒有去過自助餐廳?在自助餐時你吃了什麼?你周邊有什麼遊客?認得他們的樣子嗎?這個非常之曠日持久的過程拖慢了整個檢疫,當然不能夠不吸收這個教訓。相信這件事會令到整個國際郵輪工業陷入一個停滯。

我自己來說,沒辦法了,逃離死劫。今次並不是第一次了,可以說是我人生中的第三次。第一次是在1994年車禍,同車有一人身亡,我入了ICU做了10小時手術。第二次就是在三年前,和朋友在秘魯懸崖的山路高山症發作駕駛,下面是百丈懸崖,一直以半昏迷狀態駕駛了八小時,這次也應該是沒命了。第三次可說是今次,不過今次並不算太危險,因為假如染上了武漢肺炎,不一定會死亡。希望大家就算不幸確診了,都應該保持樂觀,應接受醫生的治療和指引,畢竟死亡率只有百分之二。為什麼中國大陸會這麼嚴重呢?很簡單,你把百分之二擴大,假如已經死亡了二萬人,即是說有一百萬人確診了。假如她說死了十萬人,那便厲害了。因為她的人口非常多,有十三億人,基數很大。那些人穿州過省,第一次就是回家過春運,第二次便是回去復工。這些一來一回大洗牌的過程,會令到感染的數字大幅上升。所以我常常說這不只是一種生物的病毒,另外就是中國大陸的行政病毒、中國人被政治長期洗腦的思想病毒。三種病毒一同交叉感染,便會令到中國今次成為一個世界的病毒工廠。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