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漢肺炎】疫症爆發三大訊號 前聯合醫院沙士病房主管朱頌明:社會付出的代價會好大
  • 2020-02-19    

 

漢肺炎持續爆發,湖北武漢仍然爆到一地都是,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疫情已蔓延至日本,當地染病個案連日不斷上升,鑽石公主號有四百多人受到感染,儼如當年沙士淘大花園海上版。

沙士時在聯合醫院搶救病人的呼吸系統專科朱頌明醫生指出,國內疫情嚴重,就算香港用盡方法封關,都很難滴水不漏,「總會漏一些個案入來,所以香港的數字會否回落,好視乎大陸回落的速度,這方面我們不能控制,要看事態發展。」

沙士帶給港人一場大災難,當時朱頌明在聯合醫院負責沙士病房,成為一生行醫以來,最難忘的經歷。

2003年3月尾,淘大花園爆發沙士,E座全幢被封。

隱瞞社區爆發釀禍

「當時醫院甚至政府都說沒有社區爆發,聯合只預留四張隔離病床,其他都是普通病房,但當威院爆發之後就有病人陸續送來聯合,一兩晚就有十多人,四張床一定不夠用,於是我就即時把病房一分為二,一邊是污染區,另一邊是清潔區,中間分隔開,亦將工作人員分兩隊工作。」

淘大花園E座爆發後,醫院在短短三四日內便收了一百個病人,朱醫生形容病人如海潚般一浪一浪湧入,「我們要開四個病房才接收到所有病人,當時社會未知道有社區爆發,新聞滯後,後來政府看見聯合捱不住,清空了瑪嘉烈醫院的其他病人,把整間瑪嘉烈變做傳染病醫院分擔負荷。」

最深刻是一幕幕病人的生離死別,「醫院氣氛很凝重和淒慘,病人不是一個個入醫院,是一家一家的入院,因為一個染病,全家大部份成員都受感染入院。入院後要按照年齡、姓別和病情入住不同病房,男女是一個分類,大人小朋友是另一個分類,重症會去深切治療部,一家人坐十字車時仍在一起,入院後就分開,互相不能探訪,其他沒病的家人亦不能來醫院探望,有些可能入院後不久就入深切治療部,直至過身。最後一面就是一齊送醫院那刻。」

當年初期大家對沙士茫無頭緒,醫護和病人感到很憂慮,要靠護士互通消息及激勵士氣,「當時未有快速測試,不知是什麼病毒,要確診好困難,我們困在醫院都不知道事態發展,都是和病人看電視才知道每日有幾多個案,幾多人死亡,大家都好驚。有些非沙士病房護士過來幫手,用即影即有相機替分布不同病房的病人拍照,背後寫一兩句鼓勵問候的說話,人肉速遞傳給家人看,互通消息。」
同年4月初,700多名淘大居民被撤,轉至西貢和鯉魚門度假村作隔離。
同年6月,溫家寶訪港,當年特意到淘大花園探訪及慰問。

當年一個N95用七天

去到五六月,疫情退卻,大家也不敢鬆懈,「醫院話同事做了幾個月很累,大家可以休息、放假或者自我隔離,換新一批同事接替,但我團隊的同事個個都不想走,要等到最後一個病人出院才離開,士氣很高昂。其實我們當時的裝備更加不足,一個星期用一個N95,不停重用,不知是叫勇敢抑或不識死。」他笑說大難不死可能與勤洗手有關,「因為病人直接對住醫護咳嗽是比較少的,反而好容易會透過手部接觸周圍摸而污染環境,所以勤洗手可能就是免受感染的貼士,另外是帶護眼鏡,病毒感染不單透過口和鼻,眼睛都可以,我們去高危地方都會帶護目鏡,可以重用清潔。」

他說相比沙士,今次香港人對防疫、公共及個人衞生的意識都提高了很多,「這總比無任何準備好,武漢爆發初期大家都沒有意識,亦疏於防範,因為從未經驗過疫情,導致大爆發。」

至於之後事態發展,他說要看三個重要訊號,「第一個訊號是醫院會否有大規模醫護受感染,之後再帶入社區;第二個訊號是賓館旅社及酒店是否有受感染的旅客入住傳播播毒,甚至帶去外國(沙士時源頭病人劉劍倫便是由廣州來港後入住酒店播毒,成為超級帶菌者);第三個訊號是會否再有淘大翻版,在稠密的屋邨有大規模爆發。香港暫時在這三方面的訊號都未明顯,即使三關都守得住,都相信仍然會有零星個案,好似撲滅山火,要盡量守住不讓整個山頭燒掉,就算有零星地方未撲熄,都希望隨着時間逐漸減弱,只要人的接觸減少,始終都會減退,但社會付出的代價會好大,差不多變成一個死城。」

撰文:黎明輝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