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懲罰黃店|好食是良知】無懼手足流失勁甩漏多 雞蛋屋老闆:成本有計算好
  • 2020-02-26    

 

一場反送中送波,掀起無數巨浪,自此黃藍分家。抗爭融入消費與生活,「黃色經濟圈」應運而生,能否搞得起仍尚待進步。

開門做生意,單純講求抗爭理念想客人盲撐,似乎有點離地,說到底要睇緊盤數,才有機會自立生存。

Café老闆阿謙,今年初在旺角開新餐廳「雞蛋屋」開宗明義保護雞蛋。

對餐飲零概念的阿豆,遇上政見不合而離開舊東家的阿Ron,開業初期難免甩碌,一切也在阿謙預算中:「佢唔係你自己,唔會一步到位,撞過板就學乖。」

尋家

常言道:「家,是最溫暖的避風港。」然而,世事並非必然。

「暴徒你返來喇?」遊行後,阿豆踏進家門,媽媽應門的第一句冷言直指他是暴徒。「我個心好痛,好似俾幾把刀插咁。」27歲的阿豆,於台灣出世、爸爸是台灣人,5歲那年隨媽媽回流香港。「無可否認我覺得自己係台灣人,但見到一些環境、人物事都會有自己的情感係入面,我都好愛香港呢個地方。」

兩母子曾經無所不談,但雨傘革命那年,他們因政見漸走漸遠。夢想開Café的阿豆決定回台灣發展,直到去年六月,「愈睇新聞愈覺得不安,我決定返來。」

見過抗爭者流血的相片,有急救牌的他,曾經想跟隨師弟上前線,「點解香港會發生這些事?傷者得16歲,正常的係應該係中學生,點解要經歷俾警察打、受子彈傷?」自覺未夠fit,退後一步做文宣,心底有萬般掙扎,「你見到有小朋友被警察打,自己又做緊咩?會唔會去救小朋友?我怕死……係我內心最直接最真實的諗法。」

「一個屋企,沒了家的感覺,很可怕。」由台灣回香港,兩母子爭拗愈來愈多,「回到家都想政治還政治,屋企還屋企,可否以家人關係相處,唔好將政治拉回家,原來真係好難。」寧願向朋友借宿也不想回家,「對住媽咪又愛又恨,個感覺好拉扯。」

某天於太子站阿豆慘食胡椒水,灼熱感隨液體由胸口一直向下流。「上唔上我架車?」急於尋地方更衣的阿豆遇上了阿謙,素未謀面的他們後來成為了朋友,「老細係有好大的安全感,同佢傾到好多,冇年輕人同大人之間的架子。」後來,阿謙開設「雞蛋屋」,阿豆成為了其中一員,既是樓面亦負責聯絡照顧手足。

放下設計筆,走入廚房,居然挑戰難度做水吧,「我好怕熱好騰雞,開爐好熱。」雞蛋屋主打台式餐飲,手搖飲品起碼十款。要掛杯、噴Cream的朱古力,左倒右弄,閒閒地要十分鐘。「牛肉汁要再溝喇…」「你,先出呢張單。」記者訪問之時,已過了午市「打大佬時間」,未有排隊爆場,不過三位員工顯得甚為忙碌。「唉也…跌了雞蛋落地。」

成長

開業初期,效率追不上人流,小食、主食或是餐飲先出餐?原來不是想像中簡單。試過被客人投訴「第一杯飲品等了45分鐘」、「比我遲落單的已經食緊」,不論投訴或支持的字句,同為阿豆增添了壓力。雞蛋屋冇高調宣佈開張,怕就怕一下子引來人龍懲罰,新手上路應付不暇。

因與舊公司政見不合而有紏紛的阿Ron,義務培訓新手員工。「以前覺得一般常識、清潔上,基本上都會有個底子。」當原來開鋪做生意,又是另一回事。「以前訓練一個熟手的,可能一星期,但是這裡分分鐘到而家都未得。基本上長期On Call,有咩事就即時回答。」

廚房不足一百呎,逼滿水吧、爐頭,單是擺位已經搬過數次。牆上架上,都掛滿了阿Ron的貼士,他亦不停提點阿豆,「如果對住熟手的人,你唔需要去講點解,他們不知點解,就會做了錯誤的方法。」性格火爆的阿Ron,慢慢學懂成長是需要空間,「用多了耐性,會控制到自己的EQ,超過了三日(未上手)太慢了。但係係呢度,要不停諗『小朋友需要時間成長』,都要自己扮耶穌…慢慢來。」

包容

開業一個月多,人龍不絕,收支接近平衡。㝰言的老闆阿謙指:「睇到生存到。」雞蛋屋最主要為支援手足,老闆開業前講明,手足如有需要可以留宿,餐廳準備好花灑作臨時沖涼間、日用品、食物等等。抗爭的日子,曾因人手不足而不開業,「都係成本中有計好。」開業初期曾被食客投訴,寫滿三張意見紙,老闆比員工更痛心,更一度哽咽,但他仍安慰阿豆:「唔好擔心,有咩另一間鋪會罩住。」踏入新年遇上武漢肺炎,阿豆擔心餐廳在逆市中負擔更大,怎料阿謙向他說了一句:「邊會咁易仆,捱下啦細路。」

「請人無咩條件的,睇下邊個需要份工多一點。最緊要都係責任心。」熟手與新丁、家長介紹、急需零用錢同樣歡迎,「有些身上只得數十元,要求即日出糧,做到的我們都會做。」甩碌、失手,都是阿謙的預計之中,「唔熟手就係唔熟手,自己當初都係由零開始,係需要機會先會成長。」

「手足唔係需要你優待。」連儂牆、掛飾任由阿豆發揮,餐廳看似沒有規則,但其實每件事有他的考量,餐單、定價、用料都有明確指引,有錯亦要指正。「任何錯都唔話你知,唔俾壓力你,你就會得過且過。」工作辛苦、流失率高都與其他餐廳面對同樣的難題。做生意的跌碰,阿謙是過來人,強調同路人開餐廳可問他意見,「可以搵我做顧問,我唔收錢。」

自立

賺錢與否,不是重點但是他的目標之一。「我係以搵到錢的方式去運作,賺唔賺錢一回事,但係一定要向呢個方向行。社企概念係好,但是經營得唔好。」要壯大「黃色經濟圈」,單講理念與包容,似乎難成事。要走下去,就要自立。

網民指:「黃店就是難食的指標。」這句說話,阿豆看在眼內,「我唔想因為我的錯,而影響這裡,甚至是黃色經濟圈。」自言沒甚麼可為抗爭出力的阿Ron,一直義務協助餐廳:「我們有我們的難處,但不想去搵藉口,而是希望自己可以進步。」在令人窒息的社會中,可尋找喘息一陣子的地方。

記者:黎雅婷

攝影:廖健昌

剪接:曾淑怡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