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沙士風暴】德國、新加坡、美加果斷阻病毒散播 港府反應慢累大爆發|壹經典
  • 2020-02-17    

 

第11章 外國做得到

沙士事件是全世界醫療能力的一場大考驗。過去,香港屢屢在某些手術上,或學術研究上獨領風騷,可是今次沙士一役,香港頻頻失分,在預防及控制疫情上,遠遠落後。反觀其他國家,包括德國、新加坡和美加等地,反應遠比香港速迅和果斷,成功阻截病毒散播。

這些國家比香港優勝,並非靠什麼特效靈藥,而是一些簡單的傳染病預防守則,配合強而有力的政策作後盾,在醫院及社區各衛生單位,徹底執行,絕對沒有港府那種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陋習。

德國:一級戒備

三月十五日星期六,瑞士日內瓦時間凌晨二時,Mike Ryan家中的電話突然響起,而且響個不停,驚醒了正熟睡的他,「有緊要事情發生。」對方語氣十分凝重,睡眼惺忪的Ryan,預感有事發生。

Mike Ryan是世界衛生組織「全球爆發警報及反饋網絡」(Global Outbreak Alert and Response Network)統籌專員,該網絡在二○○○年成立,儼如一個超級電腦,負責收集全球一百一十二個地區最新傳染病爆發情況,當發現有新疫症出現,便要向相關地區通報。三日前,世衛剛啟動這個網絡,通知全球有關越南、香港及中國廣東省正爆發非典型肺炎的消息,要求各國提高戒備,而Mike Ryan為此事忙個不停,已多晚沒睡。

打電話給Mike Ryan的,是世衛駐馬尼拉的專家同僚,他說剛收到新加坡政府消息,指一名三十二歲、曾在新加坡醫治兩名非典型肺炎病人的醫生Leong Hoe Nam,乘搭新加坡航空公司客機,正在由紐約飛往新加坡的途中。同行還有他三十歲的妻子,和六十二歲的岳母。Leong Hoe Nam前一日剛在美國紐約出席一個傳染病會議,上機前出現發燒,於是致電給新加坡一名醫生,這名醫生輾轉再通知世衛。

Ryan收到這個消息,覺得非同小可,因為該班波音747航機上,共有來自十五個國家的四百多名乘客,而客機在抵達終點站新加坡前,還會停留歐洲多個地方,如果病毒在機上散播,受感染的搭客極有可能成為歐洲爆發的源頭。「我要截住這名醫生。」這個念頭立即在他腦海閃起。

Ryan立即起床,聯絡新加坡航空公司,查問該班客機的飛行航線。航空公司職員告訴他,客機數小時後會在德國法蘭克福機場降落,作為其中一個中轉站。Ryan馬上通知世衛及德國衛生局,要求航機抵達後,立即把該名新加坡醫生送往醫院診治,並把全機乘客及職員隔離,以便進行檢查及登記。

法蘭克福衛生部臨危受命,當然不敢怠慢,航機抵達機場後,立即派救護車把Leong Hoe Nam及其家人送去法蘭克福大學醫院。雖然醫院已獲世衛通知,指Leong曾治療過非典型肺炎病人,但當時大家對這種可感染人類的全新病毒,仍是一無所知,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他們立即啟動一級緊急醫療措施,把三人完全跟醫院其他病人分開隔離。

「我們知道一些不尋常的事正在中國發生,不清楚將要面對何種病症,於是決定首先把他們送往隔離病房,進一步了解病情。」該院的隔離病房及傳染病中心總監Hans-Reinhard Brodt說。

這個傳染病中心甚有來頭,前身是天花疫症中心,兩年前才改建為現時專門治療伊波拉及拉沙熱(非洲流行的出血病)等高度傳染病的,故該中心又被稱為「伊波拉醫院」。中心內所有醫護人員均受過特別訓練,有份醫治Leong Hoe Nam的病毒顧問醫生Wolfgang Preiser,亦是在四月份赴廣東調查疫症的世衛小組成員之一,是一級的病毒專家。

「我們不只是隔離病人,護理員更懂得嚴格執行隔離護理和呼吸器護理。」Dr.Brodt說。

Leong Hoe Nam等人在隔離期間,替他們診治的醫生,均穿上裝有呼吸機的太空衣,全副武裝,高度戒備。檢查發現Leong的肺X光片出現花痕,而她的妻子亦有發燒徵狀,懷疑亦受到感染,由於她懷有身孕,醫生特別緊張;而Leong的外母則並無任何病徵。

醫生初期只開了些普通的抗生素給他們,殺掉體內細菌,以免出現併發症。兩日後,Leong和妻子都退了燒,醫生於是停用抗生素,但三人繼續接受隔離,七日後便康復出院,而照顧他們的醫護人員沒有被感染。而和Leong同機的人,亦沒出現病徵。德國醫院果斷的做法,替歐洲平息了一場瘟疫風波。

回想起來,Dr. Brodt覺得盡早替病人做隔離措施十分重要,「當我們對這病以及其傳播方法漸漸有多一點認識,更相信最初把病人直接隔離是做對了。」

新加坡:鐵腕抗炎

「由一開始,新加坡處理SARS都起到典範作用。」世衛傳染病行政總監David Heymann高度讚揚新加坡的做法。

五月三十一日,世衛把新加坡在疫區名單中除名。其他國家在名單中除名,David Heymann只作一般交代,但對新加坡,就特別大篇幅表揚,文章多次對新加坡處事快速和公開的手法,表示激賞。

新加坡於三月一日出現第一個沙士病人,她是廿六歲的本地人Esther Mok,在香港旅遊回國後出現不適,送進當地陳篤生醫院,她在港曾入住京華國際酒店九樓,很有可能她被「超級播菌者」劉劍倫所傳染。入院初期,兩名照顧她的護士感到不適,醫院初時還以為她們患了登革熱。

十日後,受感染的醫護人員增至廿三人,當局亦發現再有兩名新加坡人由香港回國,證實感染沙士。看見情況有惡化趨勢,新加坡政府在三月十四日,即世衛發出緊急旅遊警告前一日,向市民發出旅遊警告,呼籲他們如非必要,暫時不要到香港、越南河內及中國廣東省等受影響地區旅遊。世衛更即時成立跨部門小組,成員包括衛生部,國家環境局及社會發展及體育部部長,統籌沙士控制及應變工作。

三月二十二日,感染人數上升至四十四人,衛生部立即宣布陳篤生醫院(Tan Tock Seng Hospital)集中處理所有沙士病人,並把全院封閉。

陳篤生醫院急症室門外,設有臨時檢查中心,替懷疑染病的市民進行探熱、照肺等檢查,若發現染病便立即送院治理。醫院各處守衛森嚴,若發現有人停留,立即驅趕。其他專科門診及非緊急性手術,全部分流往其他政府醫院或延期處理。三千多名醫務人員,集中火力醫治沙士病人。

樓高十三層的陳篤生醫院,有一百五十九年歷史,是新加坡最古老的政府醫院。全院有病床一千三百多張,轄下的傳染病中心,有九十六年歷史,本就是治療及研究高危傳染病,包括天花、瘧疾及黑死病等。新加坡位處熱帶區,最常有傳染病,所以傳染病中心甚有規模,而近年為了國防理由,該中心還專門研究生化武器的影響。

傳染病中心主任梁玉心醫生表示,為遏止沙士病毒傳播,醫院早在三月十四日已向員工發出指引,要求所有接觸沙士病人的醫護人員,上班時要換上醫院提供的恤衫及鬆身褲,外面再加上用完即棄的保護衣,還要戴上口罩和手套,下班把衣服交給醫院清洗消毒,換回自己衣物才可離開。醫院已預先買了三十多萬件保護衣、口罩及手套。

而負責替病人抽取鼻黏組織的醫生,更要穿上特別的防毒面具,以及有裝有呼吸機的太空衣,避免吸入病人的飛沫被感染。每名員工每日都須量體溫三次,院內的沙士病人,大部分集中在十三樓的一人一間的獨立病房,和其他病人隔離,家人及朋友均嚴禁探病。

「這是我在這裡二十年工作生涯中,最富挑戰性的一次。衛生部及醫院很重視今次事件,需要什麼人手設施,都會即時配合。」梁玉心說。

反觀香港,疫潮發生初期,政府醫院就連最基本的口罩也不足,需要民間捐贈。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出現爆發潮,政府不肯封鎖醫院,說是怕被外界批評違反人權,甚至急症室也是遲遲才決定關閉。

疫潮不斷擴散,到了三月底連觀塘的聯合醫院也失守時,政府才想到集中在瑪嘉烈醫院,處理全港的沙士病人。但這間全港唯一有傳染病專科的醫院,只有十八張隔離病床(九張成人,九張小童),根本無法阻止病人交叉感染。

後來染病人數不斷增加,瑪嘉烈不能負荷,當局臨時臨急要求屯門醫院「頂上」。由於準備不足,保護衣不夠,加上傳染病預防意識薄弱,醫院竟把懷疑個案及證實個案,放在同一個隔離病房,而所謂隔離,並非一人一房的隔離,結果導致交叉感染,增加染病人數。

在隔離病者家屬的措施,新加坡也比香港徹底。

三月廿四日,新加坡引用「傳染病條例」,實施強行家居隔離措施,嚴禁所有曾接觸沙士病人的人士外出,違例者最高罰款四萬四千港元。這班人士未必染病,但因為沙士的潛伏期平均可達十天,所以十天後沒有出現病徵,才可證實無事。

衛生部長林勛強被問到當初推行隔離政策,會否損害國家形象時,斬釘截鐵說:「我們主要的工作是控制疾病,形象是次要的。被隔離的人即時感到不開心,也要在家中忍受,這是社會責任,要共同承擔。」

十四歲的阿羽,是其中一名被隔離的中學生。他在三月中參加一個課外活動,剛巧同級一名染了沙士的女生亦有參加,阿羽於是被隔離十天。阿羽母親卓太說,衛生部職員於三月二十四日晚親自上門,通知她兒子隔離的事,「職員說要即時執行隔離令,還叫我請假照顧個仔,又說用衛生部發出的隔離通知,可以當做請假的證明。」

衛生部職員每天都打電話突擊檢查,查問阿羽有否在家,有沒有發燒等。為了照顧兒子,卓太和丈夫都向公司請假,每天的工作,就只是看電視和吃。衛生部說,隔離人士沒人照顧起居飲食,政府會要求家屬幫手買菜,甚至提供經濟援助。

若在隔離期間出現發燒、咳嗽等病徵,衛生部會派專車送往陳篤生醫院治理,避免病者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往醫院途中,把病毒傳播開去。

四月初,當地最大果菜批發中心爆發新病例,衛生部立即把二千四百名員工及相關人士隔離,中心亦關閉十天。

違反隔離令的人,新加坡會採取嚴厲手段。一名五十歲男子在四月廿九日收到家居隔離令,卻一直沒有留在家中,反而四處走動,溜到咖啡店喝酒,還在店內拿出隔離令到處炫耀,嚇得其他人紛紛走避,向警方舉報。警方到場把該男子拘捕,即時送他往警署單獨拘禁。

為此,總理吳作棟表示將以更強硬方法實施隔離令,如果被隔離者未接聽政府人員的跟進電話,將被令戴上手腕電子監視器。他更主張修改法令,讓違令者毋需受法庭審訊就可被罰款,屢次違令者更要收監。「新加坡正面對一個很嚴峻的問題,如果無法遏制,將成為該國建國以來最嚴重的危機,不能鬆懈。」他說。

香港的隔離措施卻很兒嬉。港府於四月一日才實施隔離令,比新加坡遲了七天。政府要求約千名曾與沙士患者有親密接觸人士,一連十日往四間醫療中心檢查,但消息公布後翌日,只有四百七十六人報到。而且,要這班「高危」一族天天跑到老遠的政府診所檢查,根本有違要他們不上班、不上學的隔離原意。而一些沒報到的市民,政府人員亦一直沒有與他們聯絡,只是在電台及報章呼籲,做法並不徹底,後期才得警方介入協助,利用電腦追查「在逃」人士。

新加坡的隔離措施,亦有完善配套。為消除家長憂慮,教育部於三月廿六日宣布停課十天,受影響的幼稚園及中小學學生約有六十萬人。這是自一九四○年以來,新加坡第三次因為傳染病爆發暫時停課,所以對於停課安排,早有經驗。

位於市內的拉丁馬士小學,為確保學生不會白白浪費這個假期,趕不上課程進度,已做好準備。校長Jenny Yeo表示校方把功課透過電郵,每天寄給二千多名學生,學生可透過家中電腦收「功課」,並在指定時間內完成,電腦會即時計分,老師可透過電腦知道成績,亦知道誰沒做功課,即時發電郵提醒。「老師亦可自己設計試卷,給學生作答,就算停學十天,亦不會有很大影響。」

十歲的劉瑋峻,是該校的小四學生,他說停學期間,每天都花一小時在網上做功課。劉父說:「今次政府反應好快,學校亦安排得好好,個仔日日有功課做,我很放心。」而新加坡更為雙職父母安排託兒服務,若家長有需要,社會福利機構會安排保姆上門照顧學童。

新加坡是全球首個實施隔離政策的地方,亦率先使用軍用熱能探測器,在機場替旅客量度體溫,若發現旅客發燒,便會由在場護士進行詳細檢查,發現有問題,會禁止出境,立即送往陳篤生醫院診治。機場並依照世衛指引,加強檢查來自香港、廣東省及越南等地旅客,填寫旅遊資料。

難怪世衛專家都高度讚揚新加坡做得出色,直至除名當日,當地染病人數共二百零六人,三十一人死亡。

美國、加拿大:擴大網絡

一向重視傳染病預防及控制的美國和加拿大,對沙士都嚴陣以待。

總部設於美國阿特蘭大的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本就是監察全球傳染病的權威機構,中心在三月十七日向來自廣東、香港及河內的旅客發出緊急衛生警告後,美國東、西兩岸主要國際機場立即採取特別措施,來自上述地區的航班甫著陸,海關人員便登機向乘客及機組人員派發一張黃色衛生警告單,呼籲他們返美後若感到不適,出現沙士病徵時,要立即求醫。

除了加強出入境檢疫,CDC亦聯繫世衛組織、美國聯邦衛生及民眾服務部、白宮、國務院、國防部、交通部和全國各州、市衛生單位,全天候掌握疫情,並發出指引,要求所有證實及懷疑個案病人,全部隔離,甚至連和懷疑個案接觸的人,都不放過。「我們染病人數不多,一方面可說是幸運,但另方面我們把追查可能受感染人數的網絡擴大,把所有和患者有相關人士,都儘早隔離,令傳染機會減至最低。」CDC總監Julie Gerberding說。

美國首宗感染個案,是一名三十六歲懷孕女子。她在二月十九日至三月二日,往香港及廣東省旅遊探親,並在二月十九至二十二日,入住香港的京華國際酒店。旅遊期間她曾感到不適,出現發燒及打冷顫病徵,返回美國後立即送院醫治,醫生一直給她服用抗生素,後來一度出現呼吸困難,醫生便替她插喉使用呼吸機,並加多一種流感藥。病情開始有好轉,四月九日康復出院。

第二名感染病人,是一名三十九歲男子。他在二月二十三日往泰國度假,然後再到香港,在三月一日同樣入住京華國際酒店五日,返國後便發燒及咳嗽,三月十七日送院,醫院給他開了多種抗生素,八日後康復出院。這個案和在德國接受治療的新加坡病例十分相似,病人只服了抗生素便痊癒。

事實上,CDC一直質疑本港用來對付沙士的藥物利巴韋林,指其不能有效抑制沙士病毒(第十二章再詳細論述),並指該藥副作用嚴重,包括溶血性貧血、心臟衰竭等,所以並不主張使用。CDC強調治療過程要把病人儘早隔離,避免再受其他細菌感染,減少病情惡化的危險。

加拿大在三月五日出現首宗沙士死亡個案,安大略省立即宣布進入緊急狀態,衛生局呼籲曾到過沙士病人入住的醫院的病人、探訪者、職員及義工,一律在家中隔離十天,更把醫院關閉,阻止病毒在社區散播,並通知各醫院醫生及衛生單位提高警覺,負責照顧沙士病人的醫護人員,全部穿著雙重保護衣物及手套,而且減短每更工作時間,避免因疲累疏於防備。

不過,疫情曾出現反覆,多倫多一度出現社區爆發,世衛於是在四月廿三日向加國發出緊急旅遊警告,但七日後便把警告撤銷,更在五月十四日把加拿大從疫區名單中除名。但之後多倫多再有醫護人員受到感染,世衛於是在廿六日又把加拿大重新列入名單內,但表示有信心疫情會受到控制,而加國衛生局亦立即作出檢討,擴大隔離網絡。

本港在隔離、防疫及預防措施各方面,全部及不上以上所述說的四個國家,最失敗的,是不肯承認做錯,虛心改善。四月十六日,特首董建華會見記者,被問及特區政府處理沙士不夠果斷時,他堅持沒有出現問題,說道:「其實我們處理這些問題都是很果斷的,但是在果斷的過程當中,我們是要深思熟慮、集思廣益,考慮所有問題,一步、一步地去­­­做⋯⋯我是很有信心的,局長(楊永強)、梁主席(梁智鴻)和高永文等,是能夠做到事的,最短的時間我們就可以做到。」

事實證明,什麼也做不到。

作者簡介:

黎明輝,資深醫療記者。《沙士風暴》作者;《壹週刊》沙士十年紀念特刊《沙士起與落》作者。

編輯:羅雅琳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