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魔鬼箱(陶傑)
  • 2020-02-16    

 

前中央政策組顧問劉細良在一篇長文中研究「鄭阿毛的女兒,為何會變成惡棍」,將林鄭的求學過程、性格心理、分析得相當細緻。

沒有在官場混過,不可能近距離知道「月娥之禍」的來龍去脈。

劉先生指出:曾蔭權和許仕仁是扶植林鄭上位的關鍵人物。潘朵拉盒子一打開,大亂香港,一發不可收拾。

巧合的是,不但許曾兩人都曾罕有地陷入牢獄之災;梁振英抗煞力比較強,至今雖尚未坐監,但連任之夢也破碎。到現在,林鄭的頂頭上司習近平更被她累成雞毛鴨血。這一切冥冥中令人相信中國的玄學,雖然不是科學,在統計學上似有某種重大訊息。

劉君指出:「她考入港大社會科學院,那年頭港大仍屬火紅年代,學生自視為社會精英,認為要放眼世界、認識祖國、關心社會、爭取權益。她也趕上潮流參加內地清華團。但所謂『掹車邊』,從沒認真投入學生運動。」

林鄭讀港大那七八年,正是打倒四人幫、中共在香港文化統戰滲透兩家大學最猖狂的時期。中文大學不必論,因為「中文」為招牌,可以判斷考入中大的,受錢穆唐君毅之類影響,一定有一點點「中華文化情懷」。滲透統戰中大,相對比英國人培植的嫡系港大容易得多。

於是那兩年,中國針對港大,用殖民地西方的方法,首先安排作家韓素音去港大演講,講述她文革時代唱遊大陸的見聞。人民公社、婦女能頂半邊天、知識分子改造、針刺麻醉,在韓素音這個半鬼婆的眼中,紅色中國樣樣好,包括江青、張春橋的極左政策。由於韓素音寫過《生死戀》,港大的又是「番書仔」,於是以所謂文化Channel而論,「夾啱口型」,找一個半鬼婆、在英語世界出過小說的國際作家型現身說法,比找工聯會會長楊光、着一件白恤衫演講,更有說服力。畢竟港大有一個很英式的演講場所,叫做陸佑堂。

至於中大,則用一條稍不同的藥方,只要將中國文化與大陸的長江黃河連接即可。於是火紅年代,兩家大學組成北上「交流團」,參觀指定節目,由工廠到幼稚園。

共產黨告訴你紅色中國如何輝煌,一套說法頭頭是道,每一點都符合邏輯。例如:國民黨時代政府腐敗,精英治國,但我們現在沒有貪污,工農兵登上權力舞台,比起英國的工黨執政更為接近大愛平等的理想。

於是港大遊學團叉電回來,個個搖頭擺腦,激情無限,在陸佑堂組織「認中關社」文藝晚會,一干人在台上高唱《洪湖水浪打浪》以及《我的祖國》。

一九七九年,港大的學生朋友邀請我去出席一晚這種文藝晚會。我坐下一聽,再環視身邊的這幫半途出家的番書仔,我在面部保持微笑,心中暗地裏有了數。

果然三十年後,進入香港電台、政府新聞處、政府政務官隊伍,再加上大學和一些名牌中國的校長教師行列的,全部是一九七九年前後這些香港學界精英。有幾個做了專欄作家,本來在知識分子間有地位,寫着寫着,左報也邀請加入。

其時為八十年代,我知道部署「港人治港」的工程開始了。

林鄭月娥是這盤大棋之中的其中一隻棋子。應該有專門關注的一隻上線的手,將這個當年毫不起眼的女學生擺在某一個戰略位置。但她選擇的是背景審查嚴格的AO梯隊,而且被所謂港英分派到了社會福利部門。

這一招相當高明。英國人肯定知道林鄭的父親的那個名字,代表的是中國社會哪一階層。讀社會學系,天生會同情馬克思主義;正如讀英國文學系,沒有理由不崇拜莎士比亞。這個系的學生,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個個以改革社會問題為己任,左派理論一套套,指點江山口沫橫飛,但是一跳缐,可以變成波爾布特。不客氣說一句,志大才疏者眾、有對人生人性洞察力的真材實料的真精英甚少。

麥理浩本人政治傾向工黨,來香港推行有艾德禮風格的社會主義改革:居者有其屋、免費教育、廉政公署,均帶有左傾自由主義色彩。四十年前,香港若有一名真正的社會學家,就會知道香港未來的套路。麥理浩當然是一位很好的港督,大前提是:在適合的時間、適相的地點推出適當的政策。

毛澤東說得好:「一從大地起風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小學生的作文題目: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今日看來,不論英雄狗熊、精英垃圾,不也一樣的道理?

所以社會學這科,性格平庸、見解狹窄的人,千萬不要碰。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