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漢肺炎|無良僱主】駐校社工停課無工開 被迫預支年假填數:之後係咪要扣糧
  • 2020-02-18    

 

武漢肺炎肆虐,有因學校停課而半停工的駐校社工向本刊反映,她所屬的社福機構僅准許員工一週留家工作兩日,其餘時間須返回辦公室全日「扮工」,徒增染病風險之餘,更被迫自行申領年假填補停工日數,嚴重剝削勞工權益。工會指上述做法可能違反勞工法例,呼籲業界自律守法。

註冊社工Rachel(化名)是一名駐校社工,平時大部分時間均在學校工作,為學生提供情緒輔導服務,以及舉辦活動及工作坊供師生參加,惟因近期疫情嚴重、全港中小學相繼停課,Rachel亦陷入半停工狀態,「學生們的檔案全在學校、不能帶走,加上校方亦不讓我回校,即使我想回去繼續跟進也不能夠。」

武漢肺炎疫情愈見嚴重,政府自農曆新年後容許公務員在家工作,不少社福機構也相繼效法,制訂彈性工作安排;不過Rachel所屬的社福機構,卻只准許員工一週留家工作兩日,其餘時間則需輪流返回辦公室工作。

「其實機構一直都沒說清楚它想怎樣做,」Rachel說。「制訂在家工作安排數天後,又說不想完全停止運作,於是安排員工輪流在家及返回辦公室工作;過幾天卻又說不想辦公室有太多人聚集,要求員工盡快清假,整件事我們也很無所適從。」

停工扣年假填數 「下一步會否扣糧」


在學生輔導和活動籌備工作被迫暫停下,Rachel手上的工作,只剩下與家長、校方及活動協作單位商討復課後的工作事宜,「其實這些行政工作根本毋須回辦公室處理,在家處理亦無不可,但機構卻要我們特意回去上班」,徒增員工染病風險,頗為無謂。

更為離譜的是,當部門主管知悉Rachel手上的工作,大多均因停課而無法處理時,竟要求她自行申領補假及年假,填補未能如常工作的日子,「最初我問主管,我手上只有三日補假,用完後怎樣辦,他居然拿叫我拿自己的年假填上去,不夠的話再預支下一年度的年假來填。」

教育局於上週四(13日)宣布,全港中小學將延至下月中才能復課,換句話說,距離Rachel復工至少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即使將她現時手上的補假、年假以及來年的年假全數扣除,亦尚有近半個月陷入半停工狀態。

「預支假期都有個極限,總會用光,再加上學校復課不斷延期,我們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回校工作;假若無了期不斷停課,扣無可扣下,下一步是否要扣減我的薪水?」

衞生用品遭鎖起 主管暗示「唔好用公司嘢」


疫情嚴重下,不少公司亦會購置口罩、酒精搓手液等衞生用品供員工使用,減少疾病傳播風險。Rachel所屬的社福機構雖有購置衞生用品,但絕大部分分發予各部門的物資均被主管鎖起,員工不能自由拿取,必須請示主管才能取用,「我更曾聽聞同事說過,主管向有意申領物資的員工暗示『唔好用太多公司嘢』,並著他們自備衞生用品上班。」

更甚者Rachel曾聽說過,有個別主管甚至要求員工於當值時間內,外出為機構搶購衞生用品補倉,她對此感到不忿:「我們回來都是為了做好自己的工作、照顧服務對象,但機構卻沒有為我們提供足夠防護,試問又如何讓我們有動力、信心投入工作?」

工會:扣假可能違法


社會福利機構員工會總幹事曾紀南引述《僱傭條例》指,僱主不可單方面扣除員工假期,以補償受突發狀況影響而損失的工作時間,若僱主違反條例,將遭受勞工處檢控,「不過有關社福機構可能會『走精面』,指員工自願申請假期(填補停工時間)、絕非單方面扣假,變相將剝削合理化。」

「政府呼籲僱主容許員工在家工作,原意是減少疫症傳播機會、『在家』的成分多於『工作』,但事實上很多僱主均將『工作』放在『在家』之前,」曾紀南說。「其實這與『做戲』無異,以社工為例,他們不能將與服務對象有關的文件帶離工作地點處理,半停工也是在所難免,若社福機構事前未有制訂完善的在家工作措施,則變相為難員工。」

至於社福機構未有準備充足衞生用品供員工使用,曾紀南認為,社工工作時經常須與服務對象接觸,接觸致病源的風險亦較一般職業高,因此機構管理層亦有責任積極張羅衞生用品配發予員工,以提供足夠保障,「事實上,員工也有權以機構未有提供足夠防護裝備為由拒絕工作,這樣子對資方來說亦沒好處。」

本刊現就社福機構扣除員工假期填補停工時間,以及鎖起防護裝備問題向社會福利署及勞工處查詢,正待當局回覆。

採訪:李耀宗

攝錄:梁正平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