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沙士風暴|起與落】沙士殉職「病房阿嬸」王庚娣兒子:我哋全家人最怕就係威記|壹經典
  • 2020-02-14    

 

王庚娣兒子Joe 最怕威記

記者跑到葵涌舊式工廠大廈按門鈴,尋找十年前六名沙士殉職醫護之一、人稱「娣姐」王庚娣的兒子,迎面而來是與娣姐一個餅印的大隻壯男:「我是,進來吧。」

娣姐兒子Joe是小型印刷廠老闆:「呢排日日都有傳媒打來搵我,我全部推晒,你上到來就傾幾句吧。

「我好怕人將我阿媽寫成什麼救人英雄、香港之光。我阿媽,其實都係搵啖飯食先染病。」娣姐是「浩園六將」中職位最卑微的威爾斯親王醫院8A病房阿嬸,八四年做到○三年離世一刻都在威院。

「十年來,我哋全家人最怕就係威記,經過都會運路行,更加唔會再去威記睇病。」

「威記,有太多我阿媽的回憶。」Joe在禾輋邨長大,中學讀威院附近的五旬節林漢光中學,「細個成日同阿媽一齊行路,我返學佢返工。阿媽返夜班我會送她,明明十一點開工,她八點幾就出門口,帶住幫病人和夜班護士煮的湯及雞粥,行返威院。

「我媽係公務員,雖然唔係乜乜局長,但佢有攞個心做好自己份工,包屍插喉清理病人大小便,我從來無聽過佢呻一句。返咗廿年,一日病假都無請過。病人出院會返嚟搵佢飲茶。

「阿媽死後,我去禮賓府幫佢攞個荷蘭水蓋,上台嗰刻我真係好唔開心,覺得自己有份同啲官一齊做政治show,我媽已經死咗啦。

「後來,政府部門的人間中打來,問我有乜需要。不用了,我捱得過。

「我無嬲任何人,只係最寶貴的已經失去,而生活得要繼續。我只係好想好似我媽當年喺威記一樣,無怨無悔撐落去。」

Joe(白色孝服)送母親王庚娣最後一程,當時他腦海一片空白,沒有因為高官出現(包括左一起:馮康、林秉恩、何兆煒)而有特別感覺。
威爾斯親王醫院的醫護都認識在醫院工作近廿載的「娣姐」王庚娣,對她「無私奉獻,無限感激」,「娣姐」終年五十三歲。(《蘋果日報》圖片)

幾辛苦都捱

Joe記得,母親病發前他報了團,準備三月一家人去海南島:「她入了ICU插喉,就叫我取消個團,佢知道入得ICU,十個有七個上唔返嚟。」

他說,當時太太和其他親戚,都叫他不要進威院病房,「但嗰個係我阿媽,我怕乜。」他二話不說穿起保護衣就入去見阿媽,同時見到沈祖堯那雙熊貓眼、見到病人發黑腫脹的身體,「而我媽就同我講:『今晚套電視劇大結局,可唔可以搬個電視來。』

「阿媽還有知覺的最後一晚,我離開病房在威記地下停車場,望着阿媽揮手。她,當時還微笑着。」

十年來,Joe最怕威記,因為忘不了這個母親養大他、以身教讓他明白做人處世的地方。

他的銀包暗角是母親的遺照,很多年了,如不是記者問起,他已經無為意這張媽媽的證件相,原來陪伴了他十年。

「我唔想再提、唔見威記,生活就係咁過啦。」Life must go on,四十一歲的Joe說,母親上天堂後,父親離開傷心地回大陸養老,他和弟妹兒子,則不時會去浩園探望母親。

「我阿媽喺威記捱咗咁多年,無呻過一句。我哋幾辛苦,都會好似阿媽一樣,捱落去。」
王庚娣兒子Joe拒絕上鏡:「最值得懷念的,是我阿媽,不是我。我媽不是英雄,她只是一個默默在崗位搵啖飯食養大我的香港人。」(高仲明攝)

撰文:盧曼思

編輯:羅雅琳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