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護爆料】無清洗期增播毒風險 高層卸膊 前線醫護:入Dirty team後不敢回家
  • 2020-02-12    

 

前線醫護裝備告急,醫管局束手無束,而一群日夜要在隔離病房接觸疑似或確診武漢肺炎患者的Dirty team醫護,因憂心防護措施不足,工作壓力瀕臨爆煲。

有醫護向本刊爆料,「有些要做Dirty team的同事初期覺得無問題,但當見到裝備不足時,都好驚。有同事家中有小孩,丈夫又要返大陸工作,入了Dirty team後已不敢回家,自己找地方住;有些回家後要匿入房,這樣如何照顧小朋友呢?就算離開Dirty team後,都可能有機會受感染,不能照顧小朋友,有同事被抽中,到現在都不敢同家人講,可知壓力有幾大。」

「每個確診患者都要入住獨立病房,醫護每日都要替病人做不同的監察,工序分開不同的部份,醫生做一部份,護士做一部份,有人負責抽血,X光部同事做檢查,每人都要帶全副保護衣。有時上午做完觀察,下午又要做多次,遇到嚴重病人,甚至每小時做一次。可以想像,醫護每次進出,保護衣會用得好快,不停又穿又除,脫下保護衣時要好小心,做足程序,才會避免受到感染,壓力好大。」

每隊Dirty team輪班的日數不定,當初的安排是六個星期,因為始終是高風險的工作,為避免在工作期間受到感染成為潛在帶菌者,醫護當初要求當離開Dirty team後,要有兩星期的清洗期(washout period)作自我休息,期間避免再做其他病房工作,減低播毒風險,但醫院高層一直置之不理,甚至要求他們離隊後繼續在病房工作,「現時醫院沒有承諾有這個清洗期,就算罷工爭取,醫院都完全沒有反應,他們有些說你自己放大假啦,我們說做Dirty team應有清洗期,但高層遲遲無拍板側側膊,好唔合理,到時不知有幾多同事犧牲。」

Dirty team要在隔離病房工作,但原來現時隔離病床已告爆滿,不敷應用,連普通病房也要臨時改造為觀察病房,「最新的情況是,有幾個普通病房轉做觀察病房,監察懷疑個案,每個病房入面有兩至四格,同事就在裡面工作,直至病人確診染病才送去隔離病房。」

臨時監察病房變高危

這種臨時的監察病房,很容易出事,「病房轉做監察病房都高風險,一格有四至六個病人,如果有一個中招,另外三個可能受感染,病人全部要帶口罩,但當他們除下口罩吃飯,或者夜晚除低咳兩聲,都可能會傳染人,但無辧法,已經沒有隔離病房,但對同事壓力都好大,因為不能當病人是完全確診個案,他們的防疫裝備不會提高,至多在抽痰時就高規格,之後做普通照顧就穿普通裝備,外科口罩或者眼罩、黃色保護衣。」

醫護易中招,病人亦毫無保障,「之前有個病人與另一個病人孖房,其中一個確診,他就暴露在有病毒的環境中,後來他說想出院,醫生話隔離營已無地方,他沒得隔離,大家都呆了,不知道可以點做。」

在這種環境下工作,醫護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失望氣餒的心情,經常湧現,一位曾在沙士受感染的醫護難忍哀傷,「我在沙士時受過感染,今次本來都同樣要抽籤入Dirty team,真是好心寒。當年我們因為裝備不足而中招,醫院都無賠償,只是賠工傷,我都不明白勞工處為何可以容忍醫院在防疫不足的情況下,要員工去冒險受感染。我見到今日的同事裝備不足,如果他們都受感染,最終都會有後遺症。所以當聽到要去Dirty team真是好心寒,後來看防疫快訊,先知可以豁免,除了沙士傷患,孕婦都豁免,但都好心酸。」

「我有同事,沙士之後家人過身,自己在ICU插喉,見到隔離床同事死了,自己得番半條人命,我們真的面對死亡,有些人是自己病到半死,家人過身,他亦不能送殯,這些事,社會好多人不知。現在又再次發生在我們身上,所以我好傷感,政府封關措施又咁差,裝備又不夠,真的好心傷。」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