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沙士風暴|起與落】威院一哥馮康也中招 沙士康復後只剩一隻眼|壹經典
  • 2020-02-13    

 

「威院一哥」馮康當年染沙士極速康復,十年後卻因右眼視網膜脫落這長期病患,令他再一次體會到「命運不到人來控制」。(高仲明攝)

一隻眼更苦 馮康

十年前威爾斯親王醫院8A病房,今天變成8HK——對,它的名字是HK,屬於香港人的HK。無論它的名字怎樣轉變,這個病房有着的,是香港人忘不了的故事。

十年來,掌舵威院的一哥無換馬,依舊是行政總監兼醫管局新界東醫院聯網總監馮康,他的另一銜頭,是沙士康復者。

「馮一哥」○三年在威院上班四個月即中招,三月廿八日做快速測試以為無事,四月一日發燒再入院後便確診。「染病前,成日出出入入8A和其他病房。疫症爆發,我一定要去見病人。」

連一哥都有沙士,威記上下不敢鬆懈,即將馮康送到十樓病房,「無得住頭等,要同其他沙士病人共用洗手間,我都一樣要隔離無特權見老婆。

「成個治療最辛苦係打血清,一打入我身體,成身打冷震標冷汗,三個鐘頭迷迷糊糊過去,醒番,好似從另一個世界返來。

「當時我唔係好驚,因為我知道我係阿頭,同事會盡力救我。後來我醒番,鍾尚志、沈祖堯都有來同我講醫院的情況。

「真正驚,係我出院之後,去六個殉職醫護的喪禮。喺殯儀館時我不斷同自己講:『如果唔好彩,瞓喺度嗰個就係我。』命運,原來唔到自己控制。」

馮康本是馬拉松健將,「沙士出院後,我在寶雲道的家附近行一公里平路,條氣好唔順,好辛苦,唯有慢慢再訓練。直至半年後確實無骨枯,我重新起跑,○四年再跑全馬,但已經做唔番四小時二十分的個人最佳紀錄。」

馮康是醫生,與基層沙士病人不同,沙士一役沒令他山窮水盡、妻離子散,他的身心都快速痊癒。他亦很幸運,沒有在事件中承受巨大政治壓力,甚至有點兒「因病得福」得到同事信任力撐。當年立法會沙士調查報告,點名指他要為重開8A病房負責,威院四十多名醫護即企出來力撐他。
沙士一疫引發全城怒吼,在○三七一五十萬人上街的群眾中,有人高舉旗幟要求獨立調查沙士,還死者病者公道。

命運不能控制

此後十年,他沒離開過威院,「我們一班同事都覺得:『沙士都撐得過,仲有乜唔得?』」他帶領的威院在過去○六年,獲政府撥款十九億擴建,其中那間「8HK」目前鎖上正等待翻新成腎科治療中心。當年威院的一班抗沙士醫護大部分仍在,有染病的卻因骨枯問題而要轉當文職,威院依然齊齊整整。

當大家以為馮康戰勝沙士、是個「沙士贏家」,原來上天暗暗給予他一個比沙士更嚴峻的考驗——長期病患。

馮康因視網膜脫落,已失去右眼大部分視力,目前得靠左眼生活。命運讓他在沙士一役極速復元,但他卻要跟眼疾長期作戰,曾經一年內接受過五次手術也未能好番。他因為這長期病患,近兩年已不能再於他最愛的馬拉松跑道上飛馳。

「跑不了步,我便拉二胡,我細細過就鍾意。」二胡音色的悽愴,令人想起戴墨鏡的二胡手……更教人想到,跑贏沙士的大醫生、住洋樓揸靚車風光背後,病魔長期的困擾,似乎更懊惱。

「都話,命運唔到人來控制。沙士係咁,我隻眼睇唔到,又係咁。」

馮康是沙士互助會的創會會長,十年前組織病友互助,到今天他仍每年出席聚會。他知道很多病友仍然放不低沙士的痛。而五十五歲的他,眼前是另一條更難行的長期病患崎嶇路,要他用一隻眼,來跨過重重欄杆。

撰文:盧曼思

編輯:羅雅琳
馮康本是長跑好手,沙士之後再跑不回昔日速度。近年因眼疾更要放棄這心愛運動,改拉二胡。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