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沙士風暴】唔跟世衛標準 自創病人分類方法 衛生署為做數改死因? |壹經典
  • 2020-02-13    

 

數字遊戲

縱使沙士是新病,但醫學界很快便為沙士定出診斷標準,而且獲全球認同。

世界衛生組織於三月十六日首次公布沙士定義:

◆發高燒(超過攝氏三十八度)

◆咳嗽

◆氣喘

◆呼吸困難

◆周身骨痛

◆發現以上病徵前十天曾接觸沙士病人,或曾往受疫症影響地區

◆X光片上肺部有發炎

任何病人若符合以上條件,便可列為證實染上沙士的個案。

而若曾往疫區或接觸過沙士病人之後,出現以上病徵,即使肺部未有發炎跡象,即會被列為沙士「懷疑個案」,世衛建議這些病人要及早接受隔離,或在醫院接受治療。

其後,部分國家及地方,包括香港在內,都各自發展了快速測試方法,抽驗病人的黏液是否含有病毒,世衛有見及此,對這些快速測試的結果,是否作為醫生斷症的依據,曾有過討論,最後於五月一日發出通告,指出測試方法只可作輔助性質,世衛提醒各國醫療機構仍要靠醫生的臨床判斷,為界定沙士標準,並指醫護人員若發現測試結果出現陰性反應,亦不表示染病者沒有沙士,應再作更詳細的臨床判斷。

世衛的指引,清楚無誤,美國、加拿大和新加坡等國家,都尊重和遵守世衛對沙士的定義標準,沒有異議。不過,我們的衛生當局卻偏偏「獨樹一幟」,過分倚賴快速測試方法作為斷症基礎,又把自創一套沙士病人分類方法,不得不知,這樣做後果非常嚴重。

因此而引發的第一件鬧劇,是醫管局的管理高層由非沙士變沙士。

醫管局新界東聯網總監馮康,本身亦是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行政總監,威院最先爆發沙士疫潮,馮康可能接觸染病的同僚而染上沙士,他於三月廿八日開始發燒及其他病徵,馬上入院,並進行當時剛由香港大學醫學院發展的快速測試。

如果按照世衛的標準,馮康肯定起碼會被列為懷疑沙士個案,亦即是要立即隔離及接受疹治,可是當時院方卻以快速測試結果為陰性反應作依歸,判斷馮康沒染沙士,並於三月三十日讓他出院。但一日後,他再發高燒,第二次入院,今次醫生才診斷他為沙士病人。

馮康最後幸好痊癒,為這場鬧劇帶來好結局。可是鬧劇並不可視作兒戲,我們擔心的是,馮康初時被診斷為非沙士後出院,有否把病毒傳染給他的家人、同事、病人及其他人呢 ?除了馮康之外,當局又「走漏」了多少個理應列為證實或懷疑的沙士病人,以致他們延醫、沒有及早隔離,和把病毒傳播開去呢?

真的走漏了眼?

跟著發生的事情,不得不令人懷疑衛生當局的動機。

六歲尼泊爾籍男童James Lakandri,在銅鑼灣一間幼稚園就讀,四月三日他出現發燒、咳嗽等徵狀,家人送他往瑪麗醫院治療,主診醫生指男童的病徵和沙士吻合,於是施以沙士治療方法,包括使用利巴韋林和類固醇等藥物,而男童家人也要在家居隔離。直至四月廿四日,男童終病重身亡,醫院在簽發死亡證時,亦寫明他的死因是沙士。

從頭到尾,醫院的處理並沒不妥;問題出在男童死後,先是衛生署沒有把此個案計算在當日向外公布的沙士死亡個案,之後又把男童死因更改。

《南華早報》最先把男童因沙士而死的事披露,當日是五月一日。「若兒子不是死於沙士,為何當初以非典型肺炎的方法治療和隔離?」男童在警隊槍械庫工作的父親Maniraj Lakandri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說,說時有點不甘心。

翌日當局出來交代。醫管局高級行政經理劉少懷和衛生署署長陳馮富珍沒有正面回應,為何沒有即日公布男童之死,反而透露了當局更匪夷所思的做法。

他們指該男童本身有免疫系統疾病,入院後當作非典型肺炎診治,但病情一直沒好轉,其後更不幸去世。臨床醫生把他列作死於沙士,當局乃尊重醫生的專業判斷。但後來化驗男童的肺部組織時,並沒發現冠狀病毒,所以當局要求把男童個案改為懷疑沙士個案。

男童的父親拒絕更改死因,他更懷疑當局隱瞞疫情和錯誤診治其子。

另一件混亂事件發生在四月底。

一名七十八歲吳姓女士,四月底因中風送入北區醫院,由於她也出現沙士病徵,醫生初步診斷後不肯定她是否染上沙士,於是把她肺組織送往威爾斯親王醫院化驗。吳女士在五月廿五日不治過身,死亡證上指她是死於普通肺炎。翌日,吳女士家人收到威院醫生來電,證實吳患上沙士。但直至五月廿九日,吳的家人才接獲衛生署正式通知,指其母早在二十日前已患有沙士。

吳的家人對當局的處理手法,甚感不滿,指責當局有心隱瞞病情,並向社區組織協會病人權益幹事彭鴻昌投訴。彭鴻昌指事件反映衛生署和醫院方面出現極大的混亂,令病者不能盡早接受治療,他說:

「如果衛生署在十九日已知吳女士有沙士,為何不立即通知她的家人?而醫院在死亡證上為何仍指她死於普通肺炎?有可能是衛生署知道情況,但沒有通知醫院,亦沒有公布;或者是醫院疏忽,沒把她當沙士病人醫治。這些都是非常嚴重的錯誤。」

依據醫管局的指引,每日各間公立醫院都須把沙士個案呈報給醫管局,再交由衛生署即時發放,但衛生署如何詮釋這些數字,則從來沒有交代清楚,外界、甚至病人的主診醫生也難以核實呈報的個案落入衛生署手上,會變成怎麼樣。有多少人死於沙士而沒有公布,或者連死因也被當局臨時竄改呢?

自創分類方法

政府備受壓力

港府處理數字缺乏系統,企圖魚目混珠,但最為人感到驚訝的,是最後連留院人數字也出現偏差。而不少醫生均表示,港府一連串做數動作,是希望盡快撤銷世衛發出緊急旅遊警告。

世衛在四月二日向本港發出緊急旅遊警告,隨後表示香港需要符合三項準則,旅遊警告才可被撤銷。第一是連續三日平均每日的新增個案,不超過五宗;第二是留院治療中的個案,要在六十個或以下;第三是要將疫區輸出個案減至最少或零,而且再沒有社區爆發。

港府在四月時已經達到第三個條件,但第一和二個條件最為棘手,因為本港每日新增感染人數平均都有二十宗,最少的一日(四月廿八日),亦有十四宗個案。而留院人數亦一直超過一百人。當時專家普遍相信,要達至世衛要求,至少仍需一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

政府一眾高層,包括董建華及楊永強等人,從沒想過警告時期會拖得這麼長,對經濟造成的打擊,更是他們意料之外,對香港的旅遊業來說,更如同判了死刑,酒店十室九空,各航空公司取消的航班數量達到六成以上。一名旅遊業人士指出:「當時大家都想,如果世衛不能盡快撤銷旅遊警告,就會後患無窮。」

當時港府便不停透過游說,希望打動世衛盡快撤銷警告。游說工作主要由楊永強負責,對象集中在世衛總幹事布倫特蘭、傳染科主管希曼及西太平洋區主管尾身茂三人身上,但沒有什麼進展,因為,每日的感染人數仍維持雙位數,高踞不下。

四月廿九日,董建華在曼谷參加了東盟與中國為非典型肺炎召開的特別領袖會議,他是以中國代表團成員的身分參加,有機會與世衛日內瓦前往的代表會面及傾談,在會議期間,亦見了中國總理溫家寶,溫對董不但耳提面命,更問他物資的供應是否足夠。

大概在此行兩個多星期前,董建華才在深圳見了國家主席胡錦濤,董建華當時是被急召上深圳的,兩人談話內容,主要亦是本港的抗炎情況,胡還問董是否需要中央提供物資援助,有消息指董當時給胡狠狠教訓了一頓,敦促他要盡快處理好症疫工作,不要再「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胡事後更要他作一個詳細報告,交代香港的疫症情況,可見焦急的並非單是董建華,中央亦擔心香港是否有能力穩住疫症。

得到中央領導人多次的「親自關心」,董建華自曼谷回港後,即日下午便召開記者會,表明必須盡快將數目降至個位數字,他說:「因為香港每日仍有十多個個案,這個是我們不能接受的,不應該接受的。事實上,我們應該要做得更好……我亦希望盡快將其他新病案減到單位數字,這是目前最重要,需要全體人努力的一個任務。」

董建華又說:「每日都有三、五個醫護人員受到感染,這個我們不可以接受。我們一定要盡快將醫護人員受感染人數減到零,一定要減下來。」

就在董建華這番講話四日後,新增個案就減至單位數。不過,雖然個案減少,但令人大惑不解的是,仍陸續有醫護人員受感染,一名公立醫院內科醫生說:「如果情況真的受控,應該再沒有醫護人員中招,越南和新加坡便是好例子。」

十九日後,即五月廿三日,世衛決定撒銷了本港的旅遊警告。

楊永強當天立即出來見記者,表示世衛向他澄清了留醫病人定義,若四十八小時內沒有發燒、肺部X光片顯示病情有改變,及驗血結果顯示病情有進展,均不屬留醫病人之列。他於是據此重新統計,結果發現「有重大差異」,原來香港留院人數已低於六十人,遂立即把最新數據交予世衛,由於當時本港新增個案而連續出現單位數,於是世衛便把警告解除。

不過,令人大惑不解的是,為何楊永強一直沒有提及世衛這個「新定義」,而新計算的入院人數,卻又剛剛比六十少一人。記者再追問他是如何得出五十九此數,他沒有列出計算方法,只強調「沒有做數」,「我們跟足世衛的準則,最後計算碰巧是五十九人,不是我們在做數。」楊永強說這番話時,嘴邊的肌肉不自然地抽了一抽。

更巧合的是,世衛公布消息當日,剛巧是星期五,兩日後的週日,各高官便有機會乘機出動消費,唱好香港。

籌備已一個多月的公務員「健康消費日」,就在該週日舉行,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率眾行山,五百名公僕及家屬身體力行參加三間旅行社的本地遊,一大清早乘坐旅遊巴士齊集山頂廣場,環繞太平山步行一週後,再分三路人馬暢遊赤柱、黃大仙和沙田,繼續消費。

經濟發展及勞工局局長葉澍堃亦「不甘後人」,在該日「臨時」報名,和一家四口參加了一個本地遊。該本地遊早於一週前已接受報告,有四千名市民參加,早上人群聚集在尖沙咀出發,一度逼爆區內道路。

當局故弄玄虛,不單把人搞得頭昏腦脹,還可能令疫情出現反覆。香港處理沙士疫情失當,不單保護不了醫護人員,連建立多年的良好醫療聲譽及形象也保不了,實在貽笑大方。而為了這場抗炎戰疫而犧牲的前線醫護,真是枉死了。
特首董建華、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右一)、醫院管理局行政總裁何兆煒(左一)於三月十四日巡視威爾斯親王醫院,董建華經常強調有能力控制疫情,但永遠落後於人。楊永強更低估形勢,不肯封院,令病毒擴散至社區,他們闖下彌天大禍,仍安坐於位,令人不勝唏噓。(程詩詠攝)
中大一方面協助威爾斯親王醫院抗炎,另方面努力破解病毒的基因排列,並於五月二日召開記者會,發現沙士病情十分狡猾,經常變身,他們正繼續研究,希望憑著病毒留下的蛛絲馬跡,找出最初的祖先基因。(左起:微生物系教授談兆麟、醫學院院長鍾尚志、化學病理學系教授盧煜明。)(劉伯軍攝)
港大醫學院邀請愛滋病權威何大一(右四)合作研究醫治沙士,何大一於五月十一日母親節來港,表示已發現一種合成蛋質「多月太」抑制沙士病毒,研究繼續進行,為新藥帶來希望。港大小組成員包括微生物學系主任袁國勇(右五)及裴偉士教授(左一),他們更是找出沙士病毒「冠狀病毒」的幕後英雄。(傅俊偉攝)

作者簡介:

黎明輝,資深醫療記者。《沙士風暴》作者;《壹週刊》沙士十年紀念特刊《沙士起與落》作者。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



【武漢肺炎有藥醫?】武漢肺炎肆虐香港 有藥可醫唔使怕?|區區論壇|時代抗疫系列|ChannelNEXT

2020-02-13    

香港的武漢肺炎確診個案接二連三,不斷上升,單單2月9日的本地感染個案超過10宗,因打邊爐而集體感染的...

【老公至今未曝光】楊思琦順利誕第二胎 避疫情唔敢出街留家湊B

2020-02-13    

去年宣布懷有第二胎的41歲楊思琦,日前向傳媒表示已順利「卸貨」,但未有透露BB性別。她指近期香港武漢...

【禁直銷軍隊涉商】國內政策改變 南方李錦記營業額跌九成|經典

2020-02-13    

面對九七金融風暴,李文達大刀闊斧,剝除一眾非核心業務後,李錦記集團的整體財務狀況恢復穩定,只是南方李...

【抗疫N日無出街】「崩潰」李藴靚樣失守 同仔女留家困獸鬥

2020-02-13    

疫情未有好轉,如果屋企有小朋友,出街更是不可能的任務!宇宙GEM同三太超蓮嘅閨密李藴,因為呢個原因,...

【武漢肺炎|囡囡出馬】楊潮凱靠寶貝女賣萌撲口罩:兩盒唔該

2020-02-13    

家陣口罩供應仲係好緊拙,唔係你肯排隊排通宵,就一定有口罩到手。想一「罩」傍身,真係要諗吓計!...

【一肚戲】《翻牆熱氣球》全面衝關 (李志宏)

2020-02-13    

德國電影,德國導演與演員,德語對白,香港觀眾可能對演出者比較陌生;但不要緊,故事有關東德...

避免中學生穿睡衣躺在床上上直播課堂 學生上線新規矩|趙麗如

2020-02-13    

上星期,我分享了我任教的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多名同事努力實行「直播教學」,減低停課對學生學習進度的...

【中國人賭性強】內地彩票股御泰中彩市值由百億 被踢做假股票變廢紙|金融經典

2020-02-13    

投資者買彩票股,隨時「中大獎」!可惜不是一朝發達,而是長期停牌,股票變廢紙。 ...

【全城一罩難求】逾千人排隊領黃店免費口罩 老伯:我嗰口罩戴咗半個月

2020-02-13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本港已有50宗確診病例,社區爆發危在旦夕,全港人心惶惶。 ...

【終極訂閱懶人包】每日HK$1撐壹週刊 講真心話撐住我香港

2020-01-01    

...

【支援轉數快 支票付款】無信用卡一樣OK! 逐步教你訂閱壹週刊 !

2020-0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