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屏山最惡鄉黑】策劃元朗721同鄉村長都斬 勝和豆雞學橫行屏山鄉
  • 2020-02-13    

 

元朗鄉黑,基本上已去到無法無天的地步......

本週一早上,元朗屏山鄉一名村長,在坑尾村出席祖堂賬目會議時,因拒絕簽下一份新租約,離開時就被襲擊。而毆打他的人,正正就是屏山惡霸,有黑幫和勝和背景豆雞學的手下。

被打的唐人新村村長鄧建國(72歲),在醫院病床上憶述稱,會議終止後,他乘坐友人車輛欲離開停車場,慘被6名兇徒強行拉落車施襲,遭對方以大彎刀亂刀狂斬,腳骨被斬至斷裂。「重案組負責調查,我指名道姓係邊個做,就係鄧志學(豆雞學),全部係佢啲人嚟,我認到佢哋。」

屏山鄉的鄧氏宗族,旗下分為很多祖堂,其中一個名叫鄧霄羽祖的祖堂,分為三房人,長房代表是唐人新村村長鄧建國,二房代表名叫鄧棠,三房代表叫鄧偉祥。而新任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鄧志強,以及胞弟豆雞學句,均屬於三房。

據悉,鄧霄羽祖的祖堂,在屏山鄉有二十多萬呎土地,都會租出去收租,賬簿會明確記下土地收益和租給誰人。而按傳統,賬簿由三房人輪流打理,每房管理一年。但大約十年前開始,三房人馬接收賬簿後,就霸佔著不再交出來。

按祖堂規矩,每年農曆正月十七,都會開賬目會議。本週一,唐人新村村長鄧建國,就以長房家長身分,到元朗坑尾村開會,希望可以查閱數薄。

有消息人士表示,鄧建國到達現場時,已心知不妙,因為來了一班兇神惡煞既大漢,全都是豆雞學手下。但豆雞學本人就沒有出現,明顯有人想製造不在場證據。

開會期間,三房代表鄧偉祥,要求鄧建國簽下一份新的土地租約,但鄧建國發現賬目有問題,說要回去了解新租約內容再簽署,鄧偉祥突然大發雷霆,要求立即取消會議。而鄧建國離開時,亦被人襲擊。

被鄧建國指控打人的豆雞學,是屏山坑尾村村代表豆,由於他有黑幫和勝和背景,常在屏山一帶蝦蝦霸霸,連同村兄弟都不給面子。豆雞學除了套丁之外,又不時以超低價向祖堂租下大批祖堂地,再以月租十多二十萬租給其他人作倉庫或回收場,霸地圖利。

而豆雞學近年極速上位,除了早年做黑色梁粉,撐前特首梁振英外,近年更歸邊中聯辦,專幫中聯辦做爛頭卒,專門負責狙擊反對派。

去年7月11日,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出席十八鄉鄉事委員會就職典禮時,要求元朗人不需要擔心什麼,還說元朗這個地段,一定有信心守護,不要讓反送中示威者踩入元朗。

結果,豆雞學第一個行動,去年7月16日晚,一班黃絲年輕人,在元朗鳳攸北街公園舉行放映會,播放警暴片段。豆雞學就派出大批門生,由親信大頭文帶隊,追打一班黃絲年輕人。

而數日後,元朗鄉黑策動震驚全港既721恐襲。有消息指,派得最多人的是,是屏山鄉和廈村鄉。而豆雞學當晚更親自帶隊去到元朗西鐵站,無差別襲擊市民。由於事件引起全城公憤,豆雞學事後計劃潛逃泰國避風頭,但在香港機場出境時,被警方拘捕。

另一方面,豆雞學明白到,要鞏固自己在屏山的勢力和利益,最好的方法,就是胞兄鄧志強,當上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之位。亦因為這個原因,豆雞學和唐人新村村長鄧建國結下仇怨,因為豆雞學覺得,姓鄧的都不幫自己人,因而懷恨在心。而鄧建國近年多次遇襲,其中在18年11月,即屏山鄉事選舉前幾個月,鄧建國在元朗街頭被人用伸縮警棍襲擊。誰人幕後主使?大家心裡有數。

自去年3月屏山鄉事委員會選舉,豆雞學兄長鄧志強當上主席後,豆雞學在屏山更加打橫行。而這場主席之爭,更加是和勝和同14K兩個黑幫惡鬥。因為豆雞學有勝和背景,而前主席高佬和,則是14K勢力。

有鄉紳向本刊透露,這場主席之爭,本來高佬和較有勝算,但其後有人拉攏高佬和親信鄧耀森過檔,再花7位數字,買了一票關鍵票,最終鄧志強以一票之差擊敗高佬和,當上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之位。

鄉與黑,一直以來都是關係密切。鄉紳要上位,就要借助黑勢力排除異己。

採訪:專題組

攝影:攝影組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