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3沙士風暴】禁戴N95禁放病假 物資唔夠醫護人心惶惶電台哭訴 |壹經典
  • 2020-02-12    

 

醫護大控訴

本港沙士爆發以來,差不多每天都有醫護人員投訴保護衣物不足。抗炎如打仗,政府連前線的戰鬥員都無法保護,還談什麼抗炎?

醫護人員承受的,不單身體勞累,還有精神壓力,他們有家不敢歸,親人不敢見,每天在拼搏,卻得到什麼的支援?港府願意花錢包機,從台灣接回一個滯留的旅行團,更應捨得花錢保護前線的醫護人員,問題背後,顯示嚴重的官僚主義作風。本章把這些前線醫護人員血淚的控訴刊登出來,並列出時間和出處,以揭示當局在運作上的種種漏洞。

三月十三日:不准放病假

繼威院爆發醫護人員肺炎潮,東區醫院亦證實有六名在同一病房的醫護人員出現發燒、流感等徵狀,其中兩人有肺炎病徵。

一間報館接獲一封署名「東區醫院全體醫護」的投訴信,指摘「院方管理層向持續放病假的工作人員發出警告,要求立即銷假,員工為保飯碗只好帶病繼續上班,只怕自己會把病菌傳開。」

三月十九日:用口罩要記名

任職大埔那打素醫院的徐醫生致電電台,指院方無足夠N95 口罩供應,「很多同事沒有N95口罩,要向另一醫院工作的丈夫取來。北區醫院也一樣,推病床的阿嬸也只用普通口罩。」

醫管局專業及公共事務總監高永文回應時說,由於病毒是由「飛沫傳播」,故「理性」上證明,手術口罩已足夠,恐怕需要N95是「感性需要」,不能承諾全面提供。

徐醫生隨即反駁:「為何中大醫學院長鍾尚志教授用N95?」高當堂啞口無言。

女兒任職屯門醫院的張女士亦打上電台投訴:「醫院禁止所有前線醫護人員戴N95口罩,只可用手術用口罩,亦禁止員工自行購買,否則記名。院方高層說怕製造恐慌,又說員工不懂得戴。真是荒謬。」

四月三日:聯合哀歌

聯合醫院感染非典型肺炎的醫護人員增加至十二人,一份報章指收到該院一份內部通告,指感染醫護人員當中有七人是醫生,但他們並非在急症室、深切治療部及隔離病房工作,原因是「與沒有足夠防禦意識有關」。

男護士李先生指,院方竟不准普通病房工作的醫護人員戴N95口罩,自行購買也不可。

一名女護士投訴,醫護人員的保護衣物如手套、保護袍等竟要配給。「院方又調動原本屬骨科、外科的醫護人員照顧非典型肺炎患者,他們不熟悉內科運作,好擔心被感染。」

唐小姐的丈夫在聯合醫院內科病房工作,她致電電台指,聯合的口罩及手術袍供應不足,尤其是N95口罩,擔心聯合成為「威院翻版」。

太太在聯合任護士且證實感染沙士的梁先生,致電電台節目時就哭著說:「我很擔心,我們不明為何聯合那麼嚴重,為何每日每人仍只有三個口罩,病人入院更只有一個?」

一名內科病房經理接受報章訪問時說:「不明白滿街都是口罩,醫管局為何不在市場購買。」一名內科醫生指,事件反映醫管局處事無能,「這種後知後覺的做法,會死好多人。」

口罩代理商3M公司指,本港的口罩供應情況穩定,能滿足醫管局的訂單需求,只是當局事前並沒有增加訂購數量。

四月七日:物資「大細超」

瑪嘉烈醫院深切治療部情況異常惡劣,與聯合醫院不遑多讓,約十名醫護人士證實患上非典型肺炎,懷疑個案約十人,有染病護士甚至須人工流產,當局不斷盲目擴展深切治療病房,令人手及儀器均不足,員工士氣低落。

醫護人員李先生不滿保護物資「大細超」:「我們在醫院要五、六名護理人員共用一件紙袍,有些高層到病房稍為巡視,所穿的保護衣服好像要去攻打伊拉克,但穿幾分鐘就丟掉。我們想有件循環再用的外袍都沒有,高層又不准自行帶袍,只好把病人服反轉穿,將鈕扣扣在背脊當袍用。」

一名放射技師說,N95口罩用足一星期,分配很「手緊」,他慨嘆:「打這場仗我們很光榮,但至少要給我們足夠盾牌、頭盔。」

另一名深切治療部女護士則指,深切治療部由三個擴充至四個,但嚴重欠缺儀器。「根本沒有 ICU水準,連普通病房都不如。沒有監察心跳儀器,泵氣給病人的儀器也沒有,原本只足夠一病房用的儀器,現在開四個病房當然不夠。」

四月八日:瑪嘉烈爆煲

瑪嘉烈的運作繼續陷入混亂,由於沙士病人太多,原本安排把病人集中在瑪嘉烈醫院的計劃終告失敗,四百名證實非典型肺炎患者令該院無法負荷。

一名染上非典型肺炎的瑪嘉烈吳姓護士,向電台節目哭訴:「醫院已經做了預防措施,但陸續都有員工病倒,嗚……我想差不多有二十人,但瑪嘉烈一直都沒有公布感染醫護人員數目,我覺得是隱瞞!」

她聲音顫抖地說:「好多病人都延遲接受治療,即使連續數日發高燒,也只當作普通傷風感冒 ……有些同事的肺已經花了,但醫生還不下重藥,我真不明白為何仍拖延?根本醫生都不知怎樣醫!」

四月十一日:保護袍不防水

醫護人員陳小姐在電台節目投訴,指根據醫管局內部指引,員工進入高危病房時,必須戴口罩、外袍、眼罩、手套、帽及鞋套等和穿上全套保護衣物,然而局方不但沒有提供足夠衣物,部分衣物更出現衣不稱身,「吊手吊腳」情況,「是否小腿以下地方就不須保護?」

陳小姐又指醫管局提供的外袍不能防水,員工可能因接觸病人體液感染病毒,她質問高永文:「你不要說一套做一套,你去每間醫院看看吧。」

當日全港染病人數突破一千,達一千零五十九人,累積醫護感染人數達二百六十四名。這天,董建華開始介入抗炎,親自指揮工作,他在政府總部向記者說:「對醫護人員每日染病的數目仍高踞不下,感到極度不安。我已要求楊永強局長,在最短時間內將醫護人染病的數目減到最低。」

四月十五日:仁濟亂象

荃灣仁濟醫院加入戰團,要將病房十個床位劃分成兩部分,同時安置非典型肺炎病人和一般病症病人。

該院深切治療部醫護人員梁太致電電台節目,指同事非常擔心會受到感染,「我們覺得很荒謬,走去有地磚的那邊要穿袍、戴頭罩,走回nursing station(護士台)寫資料又要脫掉保護衣物,我們很擔心會交差感染。整個病房只有一張運送病床,送完非典型肺炎病人,又是否再送不是非典型肺炎病人呢?」

梁太又投訴,病房、保護袍和防護物資不足,只有幾套保護衣物供病房內三十多個護士使用,又未有指引和專人指導如何防範感染。「我們不是抗拒接收非典型肺炎病人,但應該劃出整個病房收症,護士吃飯亦應有特別隔離的飯堂,以免互相感染。」

梁太說,同事曾經向上級表達憂慮,但得到的回覆卻非常兒戲,「護士長說:『試試看吧,若果你們怕,就用繩隔開沙士區和非沙士區。』好荒謬同兒戲!」

五月十日:假期斤斤計較

一名醫院護士致電電台投訴,指醫管局在疫潮初期,給予在非典型肺炎病房工作的員工每週額外多一天特別假期,讓員工可以多點時間休息;但到本月初,局方在未與員工商討下,把特別假期縮減至兩週才有一天。

而在威爾斯親王醫院疫症爆發初期,員工調離非典型肺炎病房時,會有兩星期的隔離休假,但又取消了,這名護士批評醫院的做法令人「好反感」。

一名東區醫院護士亦投訴,指在非典型肺炎病房工作十分辛苦,又擔心受到感染,壓力很大,每週多一天假期可以讓員工「抖一抖氣」。「現在兩星期才多一天特別假,員工未有足夠的休息便要上班,擔心影響專注力。」

五月十六日:死幾多先夠?

沙士疫潮擴散至社區,家長最擔心子女返學受到感染,而學校亦規定學生返學要戴口罩探熱;家長買不到小童裝口罩,就用成人N95代替,總之一個也不能少。(程詩詠攝)
疫潮期間,口罩成了最暢銷的用品,不少商人立即轉動生意頭腦,製造七彩繽紛的口罩,總算為這個慘淡蕭條的日子,增添一些點綴。(劉伯軍攝)
面對危機,最重要是鬥志和士氣,一班醫護人員為了替自己和同事打氣,都在口罩上寫上不要放棄的字句,互相鼓勵,這亦是我們在疫後需要拾回的精神。(張恩偉攝)

作者簡介:

黎明輝,資深醫療記者。《沙士風暴》作者;《壹週刊》沙士十年紀念特刊《沙士起與落》作者。

編輯:羅雅琳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