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漢肺炎|感染高危族】強制檢疫無指引 口罩單薄保護力成疑 酒店從業員人心惶惶:為養家搵命搏
  • 2020-02-10    

 


「武漢肺炎」繼續在香港擴散,政府推出「強制檢疫」,阻止疫症再傳入社區。香港酒店業工會主席徐先生直指,酒店業前線員工根本不知道如何配合為住客「強制檢疫」,且僱主提供的口罩等保護裝備不足、質素欠佳,同工為求養家,只能「頂硬上」、「搵命博」。

「他們要養妻活兒,為了生計,無奈他們也要冒生命危險去繼續上班。」

本身任職於某酒店餐飲部門的徐先生指,同業前線職工根本無從配合政府的「強制檢疫」措施。首先,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們根本不知道哪些住客須接受強制檢疫。以二月八日「強制檢疫」首日落實為例,特首林鄭月娥聲稱十一名旅客需留在酒店進行檢疫,但他們並不知道涉及哪間酒店:「這只可以靠旅客自行通報。」

「以我們目前所知,並沒有任何同業知道,到底在哪一家酒店有旅客正接受隔離,也不知在哪裡可以查到。」

況且,即使知道須檢疫住客身分,但酒店職員並不是執法者,一旦受檢疫者要離開房間、離開酒店,職員根本無權阻止,也不知道應向甚麼部門通報並跟進。

「員工可阻止他們嗎?可以向甚麼通報部門,以阻止他們自由出入,將這危機帶到社區呢?這是無從稽考的。」

再進一步而言,執法部門巡查,也會有執行上的問題。當局在「強制檢疫」落實首天,警方曾作十次派員上門突擊家訪,但酒店客房樓層屬於私人範圍,前線員工應如何配合檢疫人員呢?徐先生稱前線同工也沒有收到過任何相關指引:「如果一些警方或負責突擊檢查的人員到達酒店,聲稱需要做突擊檢查,我們也不知道要如何做、不知道如何處理。」

酒店前線服務員,往往有可能比醫護人員,更早接觸到來自大陸的武漢肺炎高危感染者,但他們所獲安排的保護裝備,卻遠比醫護人員為少。在酒店業云云工作範疇當中,又以房務部清潔員工風險最高,因他們負責清潔客房但保護裝備並不足夠。

「他們處理潛在帶菌者居住過的房間時,他們的裝備可能只有一雙手套或口罩。」

至於在服務台當值的服務員,也是受感染的高危一族,因為他們都要時常與住客面對面近距離交談:

徐先生強調,酒店多屬密閉空間,採用中央冷氣系統,並不適合用作隔離。而且同工大多數沒有充足防護裝備,不知道也缺乏專業知識去辨別誰是武漢肺炎潛在感染者,疫症防不勝防下,酒店職工都人心惶惶,甚至有部分同工要「自我隔離」:「他們都不敢回家,以免令到家人被感染,要自掏腰包租其他地方暫住。」

「他們擔心自己已染病但不自知,因為潛伏期有十四天,病徵是可以發燒、也可以不發燒很不明顯。」

「我們酒店的員工都擔心,2003年沙士在京華酒店爆發的事件再重演。」

他續說道,日前曾遊走於三間酒店,後確診武漢肺炎的武漢夫婦,就是旅客令疫情擴散,同時令酒店員工陷於受傳染風險的例證,故酒店業主應一早停止接受高風險旅客租住,以免得不償失:「我不希望酒店業主為了短期的利益,去冒高風險接收這些高危旅客。」

「如果不幸地,他們其中有確實的帶菌者,爆發了疫情,可能屆時須關閉整間酒店,使所有員工都失去工作。」

談到更具體的保障員工安全措施,徐先生稱雖目前大多數酒店已容許員工在崗位上戴口罩,但其品質參差不一,個別酒店向員工發方的口罩頗為單薄,保護性存疑,他稱酒店僱主方面,應提供質素較好的口罩,以保障員工健康

同時間,他認為僱主應向清潔房間的員工提供保護袍,作更好的保護:「醫護人員處理可疑病患者時,都會穿上全身保護衣物,為何我們作為最前線去接觸可疑病患者曾住過的房間,清潔員工反而沒有呢?」

徐先生透露,工會方面將會再向兩大酒店業組織,即香港酒店業主聯會,以及酒店協會發信,要求對話,商討保障員工措施等問題。一旦對話不成,會方將會召開會員大會,商討下一步行動,當中不排除會發動工業行動。

「工業行動當中,並不排除會按章工作或罷工。」

採訪:忻肇康

攝錄:石鎬鳴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