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世界夢號漂流144小時】乘客如常打牌去餐廳 又有船員發燒入院 :我好擔心屋企隻狗仔
  • 2020-02-08    

 

任職工程師25歲的阿澤,偕同父母及胞妹,上周日踏上星夢郵輪旗下「世界夢號」,滿心歡喜展開四日三夜的旅程。旅程會途經基隆及高雄,讓乘客下遊船玩一段時間再上船。首個登岸行程往基隆,阿澤一家就選擇了留在郵輪內休息,沒想到竟成為返程前最後機會上岸。翌日原定登岸到高雄遊玩,仍未站穩在地面上,他們一船1,800多人就被高雄海關拒絕入境,全船人員須縮短行程啟航回港。

周三,全部旅客原定於早上8點,收拾好行李離開房間。不過他們到達集合地點後,才從廣播中得知仍在等候曾發燒三位船員的檢疫結果,全部乘客無法下船。至今,「世界夢號」仍在啟德郵輪碼頭進行港口衛生檢疫,船外部分人視郵輪為潛藏病毒的「生化危機」,船上的人則眼巴巴看近在眼前的碼頭,等待歸家的一天。

見無沒內地客才上船

船公司曾在今次啟程前提醒乘客可改船出行,阿澤考慮到家人不易請假,更重要的是,船上沒內地旅客,「乘客全是香港上船,沒內地客,也不會中途有內地客上船,臨上船前確認了。」就在他們郵輪假期期間,突然爆出,星夢郵輪於上月19日前往越南的行程中,有至少8名內地旅客確診武漢肺炎。

阿澤表示由於縮短了行程,船上物資充裕,也不見有乘客恐慌,「不是歧視什麼,感覺全部是香港人,相對上較冷靜及配合,沒爭搶物資,行為也是正常。知道要等,沒特別偏激的行為。」

惟船上的確聽到有人咳,「聽到有小朋友老人家,咳兩聲。」從影片中可見,午餐時間食客滿座,依然密集,有三間免費餐廳,其中兩間為自助餐形式,入內前須消毒雙手。有乘客投訴,郵輪上提供自助餐容易造成交叉感染,昨日(7日)船公司才改為可提供房內免費送餐。

部分康樂設施如滑水道已停開,主泳池則不定時開放。而麻將桌依然開放,「今日好像少了人打麻將,但消息爆出來後,一直都有人在公共空間看電影,因為沒什麼娛樂。」

不全面封關 船外更可怕

阿澤指一家人本來最期待到高雄玩小型賽車,最終泡湯,整個行程完全是在海上漂浮,連續六、七日無法踏足船外,大感失望。不過他表示理解台灣拒入境做法,「這船早前有確診個案,台灣不讓我們上船,我覺得是合理的,台灣措施是對的。這船有風險,不讓我們上,是保障自己的國民。」

相反,香港未有全面封關,更令阿澤覺得有不妥。「關口位置又不知道有什麼人,從大陸返來,填張健康申報表,說自己沒事,就讓他入關。政府所做的措施,並無更強硬地去阻止。覺得有點不公平。」

船內每人每日可獲發一個口罩,四處也有充足搓手淚消毒雙手,相比之下,船外控制疫情力度更鬆散,「你在這個社區內,不知道這些人接觸過什麼,反而我現在在船上,我起碼都道大家這幾日在此,在一個社區內要上班,我要出街,可能會更怕!」

「我暫時感覺到是外界的人,比我們船上的人更怕。」他認為外界混淆了「世界夢號」及「鑽石公主號」,前者目前有一名船員及一名旅客發燒需送院,未有人確診武肺,而後者已有逾60人確診武肺。再者,「世界夢號」上也再無那批上月當中有人染上武肺的乘客,「消息都有點亂,變相大家也很怕,像是很大件事,『嘩!生化郵輪』!」

特首林鄭拒絕全面封關,曾振振有詞指不應歧視內地人,如今阿澤也似是被歧視,但他認為,「歧視,我覺得不是一個理由不做此事。其實不是說歧視你,只是保障香港居民的利益。就算每一個地方,我都覺得你都應該以居民利益為依歸。放在第一。反過來說田你去考慮會歧視人,這是不合邏輯。」再者,「單憑一張健康申報表那刻有沒有發燒,根本完全不足以去鑒定有冇中招。」

「擠牙膏」式發放消息

他對船公司安排尚算滿意,惟獨政府遲遲未通知下船安排,令他們只能空等,更為不滿,「就是所有消息都是「擠牙膏」,不到最後一刻都不跟你講能否下船,到現在一刻我們都未知道要隔離多久。相反由第一日跟我講,你們這班人下不到船,一定要逗留14日,或者只要我檢測到所有人沒事,就可下船,但這兩句說話由始至終沒提及過!」

無法下船,阿澤指幸好自己的公司已告知他先放14日有薪假期,自我隔離並且身體無恙後再上班。他曾與同行乘客聊天,雖然工作不大受影響,他最擔心的是家中的小狗,「本身找親人在我們去旅行幾日時看顧, 現在時間變長。」

撰文:邱嘉幸

攝影:林志謙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