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護罷工坦白講】準助產士病房文員唔怕死 自願入隔離病房:只要林鄭全面封關!
  • 2020-02-05    

 


逾千名醫護響應罷工要求政府全面封關,連日來多間龍頭醫院外都出現排隊罷工簽到的人龍。

「我有請求過上司讓我去隔離病房。」何小姐任職註冊護士九年,曾在內科和急症室服務,即將成為助產士的她也參與罷工。「我自己本身沒什麼顧慮,一個人住的,但我的同事是有兒女的,他們的兒女可能是一歲也未夠的,還是嬰兒要喂人奶。」

何姑娘深知同事們有更大的顧慮,但還是要抽籤去隔離病房或隔離營。故此,她早已自動請纓主動要求到隔離病房工作,「以我個人來說,我上前線做事也是可以的。」

她沒想過要走到罷工這一步,「經過很多掙扎才行出這一步,要上班真的好易,我不需要和上司講『我要罷工』,我好像平日一樣如常上班就可。」醫護逼於無奈走到這一步,還要擔心日後被秋後算帳,「其實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不知上司日後會否對我們秋後算帳或是作出針對行為。」

何姑娘認為,全面封關是防疫第一步,「因為有很多大陸人隱瞞自己病情,不知去過哪裡。要靠病人自己本身自律申報自己去過哪裡,如他真的要隱瞞,我們也不知道的。」如每個病人都隱瞞自己病情,這是不堪設想的事。

作為病房文員,王小姐也罷工表態,她日常需要處理病房行政工作,包括病人出入院的手續和文件,與病人都有不少接觸。她指出,現值流感高峰期,醫院人手和資源早十分緊張,病床,她形容自己和病床之間只是幾步之遙。她提到有醫護不願入隔離病房工作,記者追問她,「你自己本身願意入dirty ward(隔離病房)嗎?)」

「我願意的,如果政府封關的話。」她的回答沒有絲毫猶豫。

王小姐解釋說,「不全面封關對我們不公道。一邊輸入可能為我們帶來病毒的人,一邊叫我們做dirty ward(隔離病房),那樣我們早晚也有機會中招。所以如封了關,我不反對,願意做隔離病房。」

「我感覺到有些同事也害怕,或是因家中有大有小的,他們都有顧慮。」她指出問題癥結所在,「政府繼續不封關才是一個最大最大的問題」,完全是漠視民意。

物理治療師 Alice(化名)響應罷工,她指醫院非緊急服務是可以暫時延緩的。

「物理治療大部分病人都是非緊急病人,可能是長期腰背痛膝頭痛等等,他們未必需要做即時的物理治療。」但醫管局沒有在這關鍵時刻削減、剎停非緊急服務,「我們辦一個運動班

最高峰可以有40人在一個運動室內聚集。」聚集一群人更容易傳播到病菌,「本身醫院現在已經很骯髒,還要叫這麼多病人來做物理治療其實沒有這個必要,也令醫護和病人增加他們患病的風險。」

美孚居民譚先生手持親手寫的「支持醫護」紙牌在簽到站為罷工的醫護打氣。「我的子女都是護士⋯⋯我沒得擔心,只可在家多給他們鼓勵。」

他認為,「醫護人員是我們香港最寶貴的資源,如果這肺炎令我們香港寶貴資源損失的話,香港就沒法挽救了⋯⋯一個醫生、一個護士 最低限度要培訓四年,甚至專科醫生要10年以上。」譚先生的說話令人產生共嗚,只因所有香港人在2003年沙士一役,都有深刻的體會。「我好記得謝婉雯醫生⋯⋯這幾年香港發生的事令人很心痛。」

採訪:文倩儀

攝影:王晴、時事組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