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漢肺炎|首當其衝】內地病人隱瞞去過武漢 救護員無奈:放工後制服都唔敢掂
  • 2020-02-04    

 

「上次沙士,我們至少知道接送的是病人,他們來自哪裡,但今次我們辨識不到患者。」武漢肺炎殺埋身,政府拒絕封關,醫護前線首當其衝,當中又以首先接觸疑似個案的救護員最為危險。救人接近20年的救護員的Michael,坦言極之擔心。

「武漢肺炎」病例繼續在港出現,週日(2.2)更錄得懷疑本地感染個案,站在救護最前的消防處救護員,面對的心理壓力,愈趨沉重。

入行接近二十年Michael稱今次「武漢肺炎」危機,比2003年沙士更嚴峻,因為患者往往防不勝防,自己都身陷中招危險中:「上次沙士,我們至少知道病人來自哪裡,會辨識到他們是患者,但今次我們辨識不到患者。」

Michael透露,目前救護員每當要處理發燒病患者,都會先穿上保護袍,但據他所了解,有部分病人不會承認自己曾經到過武漢,這都令前線救護中招風險增加。

Michael提到日前在四季酒店的送院,後來證實受感染的武漢夫婦個案說,兩人到達酒店後不適但拒絕送院。經過一輪擾攘,酒店方面第二度召喚救護車方同意送院治理,最終被確診。夫婦表現不合作,也沒有交代自己來自武漢,一來一回間,使更多救護員暴露受感染風險中。

Michael形容,「武漢肺炎」部分患者並沒有明顯病徵,加上部分人存心隱瞞,使同袍未為救護車做額外消毒。結果同袍每次出動處理個案,都要累積心理壓力,因為他們不知道每去一轉車,不單擔心自己會否中招,並要憂慮或將病毒至其他救護車使用者、同袍,甚至家人:「要顧及自己健康、要顧及隊員、還要顧及家人」

雖然救護員目前仍有足夠的口罩、防護袍等物資可供使用,但是不安氣氛下,Michael稱部分新近入職同袍,都變得非常緊張:「洗手多了、洗臉多了,自己的制服在落更後不敢觸碰。」

「很多隊員會想,下班後是否要做自我隔離。」

然而,救護員要做自我隔離,暫時可行方法只有在下班後留在消防局不回家,但由於消防局內也有其他同事,同樣會有風險,故具體要如何做,仍在同袍間商討中。至於暫時租住其他他方,只是將播毒風險轉移:「只不是救了家人。」

坊間不少人會將今次武漢肺炎與2003年沙士相提並論,Michael憶述當年自己入職不久,當時他每天要處理一至兩宗有關個案,他對其中一宗送院感受最深。當時單位有一對母女,母親要上救護車,送往瑪嘉烈醫院接受隔離,其約五至六歲的女兒不能同行,救護員要將兩人分開,其間心酸難受,局外人難以想像。

「我們要把她們分開,她們不斷哭,我很心酸。」

同樣面對新出現疫症,Michael直言政府沒有汲取十七年前的教訓、反應遲緩,甚至比當年做得更差,難以令人接受。「當時的物資不會這樣缺乏,但現在竟然缺乏到全港人搶口罩!」

他認為問題源頭,源於政府高層決策,並非出自消防處本身:「政府反應太慢,直至三至四日前才開始行動,我們不可能比政府有更大動作。」

誠如民間、醫護界主張全面「封關」,堵截播毒源頭,但政府只一味拒絕,Michael認為當局放任病毒散播:「你們繼續做,由得它蔓延,過了這麼久,沒有人想辦法制止它爆發。」

即使疫症危機仍未緩和,Michael仍抱有希望,盼香港能度過這段困難時期。

「以前沙士也捱過,希望今次也過到。」

採訪:任盈盈、忻肇康

攝錄:楊建邦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