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要面子、卻不要臉(陶傑)
  • 2020-02-02    

 

中國人死要面子此一文化現象,許多人都知道。但「死要面子」而最終導致被視為「不要臉」,開始引起排華,其中的哲學辨證關係,卻很少人研究。

死保林鄭月娥不下台、死不肯封關、死不肯通報疫情、死不肯接受美國專家援助,這都是「要面子」的行為表徵。

但是精於計算成本利潤的中國人,在這一點卻比世界其他民族都愚蠢,因為擺在眼前,你死保這點小小的短暫面子,最終必然導致更大幾百倍而長久的沒面子。

這種長久而大型的沒有面子,就叫做民族屈辱。

向全球輸出的所謂北京模式、向全世界講中國故事、改組國際秩序、建造人類命運共同體。全部都是非常遠大的民族復興目標。你要實現這些大目標,先要顧及眼前當下,當危機開始爆發之際,要控制住擴散升級,亦即無論眼前一時犧牲給多少小的面子,也要保住將來或全局的大面子。

這條「面子」成本「利潤計算鏈」,三歲小孩都知道。但問題正在其中:一個制度、一個官場,有太多自私貪錢、只顧自己吃閒飯的中國官僚,用「不要臉」的權力管治方式,令這個民族毫無選擇,最終集體要保住那丁點很可笑的小面子,而必然導致最後全國全民族面子的重大崩潰。

武肺危機即是二十一世紀全球認識此一中國面子心理文化的經典一課。從前不懂中國人的,現在都懂了;從前不知道何謂三千年燦爛文明的,現在也看清楚了。以死保小面子開始,失去大面子告終,其中又以一個「面罩」來達成,真是上帝開的玩笑。

在中文裏,要「面子」和「不要臉」是稍為不同的概念。

西方人難以了解中國的原因之一,是分不清楚「面」和「臉」的含蓄差別。「要面子,但不要臉」這句話很難英譯:同一個Face字,殊難相解。法文反而有Le visage和La face之分。因此對於中國人的面子心理,法國人比較明白。一九六四年法國總統戴高樂成為第一個與紅色中國建立邦交的西方文明國家領袖,未知是否與此有關。

反送中運動,病向淺中醫,本來中國趁早讓林鄭月娥下台,換一個曾俊華,如癌症初期,即刻割除,佐以一定的化療,香港有望康復。中國明明知道,保住香港,亦即保住國際貿易和熱錢進出的唯一戰略渠道。即使半年之後,不知出於甚麼神秘原因,武漢肺炎或某種生化武器,無端洩漏,坐鎮香港的特首,不再是林鄭月娥,那麼無論武肺危機在大陸如何不可開交,對香港的交叉感染,亦必有限。

但中國一日死要保住林鄭,心中儘管咒罵?換上據說是美國認可的曾俊華?豈不是很沒有面子?但沒想到自己爆發海嘯式的生化大災難,大陸和林鄭胡亂指揮之下的香港,眼看就形成一屍兩命之局。

皇帝要面子,國家要面子,民族當然也有面子,但是這個制度裏,一切聲稱在幫皇帝維護面子的人,個個都不要臉。民間本來因為輿論控制、網絡管理,也大面積的習慣了越來越不要臉,但禍事來了,口罩之下,臉孔和面子,通通沒有了。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立即睇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