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朗鄉黑再施襲】持棍惡男打人後跑入南邊圍 男傷者頭縫13針:元朗人恐懼鄉黑
  • 2020-02-02    

 

721恐襲之後,鄉黑成為元朗的代名詞,而當晚無差別襲擊市民的白衣暴徒,至今絕大部份依然消遙法外。721的餘悸尚在,1月30日晚,在同一地點-元朗西鐵站,又再上演鄉黑對年輕人施襲的戲碼。週四晚上約十點多,數名青年用膳後途經元朗西鐵站下的連儂牆,駐足觀看文宣時,被疑似早已盯上他們的10名鄉黑男子以伸縮棍和拳腳襲擊圍毆,最終6名青年受傷送院,而兇徒則往南邊圍方向逃去無蹤。

Simon(化名)居於元朗多年,自反修例運動開展以來,就經常在西鐵站附近的連儂牆出沒。他憶述鄉黑再施襲當晚,自己如何路過這片元朗的「禁忌之地」,而再遇惡夢:「那天跟朋友吃完飯,約有8到10個人。回家之前,經過西鐵站下方有文宣那邊,就留下來看了一會。我們準備走的時候,有兩個中老年人,很奇怪地拿出一雙3M手套,對著我的一位朋友揮手。」

以為二人是來拆毀連儂牆的Simon馬上上前,勸喻二人勿撕走文宣。但這兩名他形容為50多歲,一副普通元朗村民的男子,卻似是衝著他們一行人而來。短暫傾談後,二人走向南邊圍方向,同時卻有至少6人從商場方向快步走到連儂牆的位置,其後Simon聽到的是同行友人的慘叫聲:「有一位朋友倒地,被5至6個人圍毆。當中有人手持伸縮警棍,伸縮棍吧,不知道是不是警棍。」

糾纏期間,Simon試圖制伏持棍者,以免他造成更大傷害,卻同樣遭到圍毆:「我也感覺到後面有人用腳、拳打我,然後我就被圍毆,最少10分鐘。」一眾兇徒向南邊圍方向離去後,6名傷者被送院治理,而Simon的傷可謂眾人當中最為嚴重的:「右眼眼角縫了7針、鼻縫了3針、然後後腦也縫了3針,總共13針。幸好沒有腦出血或其他情況。」

身為元朗居民,經歷過721和這次的鄉黑襲擊事件,Simon深深感受到作為元朗人的無助:「元朗居民對鄉黑是有一種恐懼感,對警察則有更大的不信任感。從721當日,7個月前,直到發生當日的1月30日,其實沒有甚麼大改變。警察做的事就是講一套做一套,不能保護我們市民。我們應該向誰求助?我們可以怎樣做?我們還可以怎樣?不單止元朗,其實現在整個香港都沒有一個安全的。我當然希望警察真的落實徹查此案,但我對這個政府和警隊不會再抱有任何期望。」

20出頭的政治素人,新當選的元朗區議員伍健偉,是當晚最早抵達元朗西鐵站現場的區議員。他當晚於10時51、52分抵達元朗西鐵站,而他到場時,已有數名年輕人頭破血流:「最初是有兩名年輕人被襲擊,他們有時都會在西鐵站附近出現,看一下文宣。當日較早的時份,他們有跟議員和其他的朋友開設街站。有一些途人或他們本身的朋友勸交或制止這件事,亦受到牽連,其後亦被圍毆。」

當晚在社交平台直播了一個多小時的伍健偉,一度前往兇徒逃往的南邊圍視察,期間遭到警員並不十分禮貌的對待。當晚警方馬上派員到南邊圍附近,但從伍健偉的直播片段及其描述可見,警員只留在村口,並無應市民要求入村搜捕兇徒:「警方其後也算是很迅速地到場,明顯這次的應變速度是快很多。警方以往通常會朝毆鬥和傷人的方向調查,但這次卻認同這是單方面的襲擊事件,不會把傷者當成其中一個可疑人物,或嫌疑犯處理。他們似乎有意希望挽回他們警隊的形象。但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收到相關資料,指追捕到任何疑兇。」

警方回覆本刊查詢指,1月30日晚,約10名深色上衣戴口罩男子,以棍及徒手襲擊6名男女,並搶去其中一受害人之手提電話,原因不明。案件列作傷人及搶劫案處理,交由新界北總區重案組跟進。

採訪:文廷

攝影:王晴、林金展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