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識「事頭婆」 | 陳思銘
  • 2020-01-25    

 

若我說我是羅蘭姐的忠實影迷,大家只會說我太虛偽。

用了羅蘭姐為我的升學顧問服務做promotion,完全是因為羅蘭姐是粵語長片甘草演員女最有英女皇華貴氣質的一位前輩。不只是我們這一代的意見,曾經將滿頭銀髮的羅蘭姐當做英女皇照片send 俾一個鬼仔舊同學,他當堂以為英女皇是否重新收回香港,因此改了一個華人的化妝。

此外,羅蘭姐對於許多媽咪,有一股令她們認同的慈母權威。畢竟,留學英國,付學費的關鍵一方,不是拿着成績表來見面的中學生。這就是現實的市場學。

這個片段,我嘗試表達講故事( Story-telling ) 」的基本法。

在寄宿學校讀書, take過英國文學類小說的幾課,老師以狄更斯和哈利波特現代小說敘事方式,教過一堂方法比較,強調要講好一個吸引人的故事,開頭1分鐘,甚至更正確一些,開頭20秒,一定要令人覺得吸引。

羅蘭姐講鬼古,背景氣氛,一片詭秘,是港產鬼片的佈局,這一點,不是任何surprise。但如何由羅蘭姐click 入留學英國這個主題,我相信會有許多媽咪覺得在親切之餘,也非常好奇。

就像看一場魔術表演,等着羅蘭姐present 下一個surprise。於是,由香港的靈異空間,可以轉接到巫術世界的哈利波特。推出這個片段的季節,剛剛好是廣東人的盂蘭節和Halloween之間。所以,哈利波特的人物世界,就變成接通中西陰陽交叉點的一條link。

最有效的市場推廣,就是將令人難忘而表面風馬牛不相及的視覺片段一齊connect 起來,製造一種張力。

最著名的視覺蒙太奇張力例子,就是鬼才導演寇比力克的「2001年太空漫遊」:一百萬年前的人猿世界,一隻完後用力向上拋出一塊骨頭,鏡頭即刻剪接到茫茫太空,長形骨頭應該掉下來的時候,變成了一艘長形的太空船。

哈利波特就是每個兒童在秋涼的時候、看見夜間的森林在天氣冷下來時的一床fantasy。離開香港,到英國的寄宿學校,第一個學期,一個香港中學生望着窗外,就會有這種感覺。我希望將香港和英國connect 起來,將現實和夢想剪接起來,同時又想將羅蘭和英女皇剪貼起來。

而世界和人生,不就是一本零亂而有序的剪貼簿?在毫無意義的一大堆人物、場景、資料之中,有機選擇你所需要的畫面和文字,將所有貌似沒有感覺的訊息edit 而 make sense,就是最佳的講故事方式。古往今來,由希臘的士是奧德賽,到洛比桑的最新間諜戰慄片Anna,都是一樣的。

作者:Samuel Chan陳思銘,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