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出望外】警棍背後(王喜)
  • 2020-01-21    

 

《警棍》是一部模擬實況的網絡節目。剛上線的第五集只有短短四分五十秒,由那人被滑出油塘高翔苑高康閣的短片曝光,一直氣忿難平、徹夜難眠,到想通什麼表達手法,一口氣一夜不眠完成劇本,停筆時,問自己:「不怕嗎?」自答:「怕,很怕。」約攝影師時,問他怕不怕,他回:「怕,很怕。」

然後,隔天我倆準時集合,邊怕,邊拍。我怕時間日光不夠,攝影師怕被冤魂纏上。然而,上半段順利得有點過分,由輕易找到停車錶位、一鏡到底無 NG、繞過車禍現場不塞車等等,直到拍攝的下半段,來到油塘高翔苑,我們終於感到怕。

高翔苑位處九龍東的盡頭,毗鄰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幸虧世上有 google map。人生路不熟,停車後,也得花上數十分鐘摸索地形,幾番重看墮樓片段,才核對出高康閣這肇事現場。高翔苑的只有兩個入口:一是行人道,另一是車道。車道入口在高超道,跟其他有香港警察出入的建築物一樣,豎有巨型水馬及鐵馬,很易識別。

而行人通道連接往來地面的升降機大樓,特別之處是:進出都需要輸入密碼開閘,閘門是沒有管理員看守的。即是,沒有密碼的人,除了尾隨其他住戶進出外,就只能靠認識的住戶親自開閘放行。

成功入閘後,發現高翔苑只有兩幢大樓,近高超道車道出入口的,正是有人滑出氣窗墮樓的肇事現場高康閣,跟攝影師商量用那種手法和角度,拍攝氣窗與橫樑時,發現在高超道車輛入口處,出現一名中国籍便衣男子,遠遠地舉起右手指住我,並向更亭內的管理員示意一些事情。

我們繼續討論鏡頭運用和修正台詞的時候,管理員走到我面前,綻放親切的笑容,我們也禮貌點頭並以微笑相報,他就往另一方向絕繼續巡邏了。中国籍男子見狀,沿車道下坡走向我們,我上坡相迎;至四目交投,發現這名中国籍男子,肩負一部單反攝影機,黑外套、黑長褲,一副反送中抗爭者的打扮,他兩眼生得很貼近,生性斤斤計較,是一毛不拔、守門口的不二之選。

擦肩而過後,他不發一言,我也繼續我的拍攝,只是,攝影師問:「他們什麼時間發現我們?」回:「由我們停車後。」攝影師:「不早說?」

回:「早說你就跑了。」

完成高康閣的鏡頭後,轉地點到高怡邨拍全境,一對老夫婦駐步,心忖:「終於遇上藍絲,千萬別動氣,敬老敬老。」

老先生:「在拍什麼節目?」回:「模擬實況的網絡節目。」

老太太:「不用模擬,直接說實況。」

老先生:「對,直接說。」

咬緊牙關,憋着淚水,堆出記者會常用的笑容,回:「放心,我會,一定。」

目送他們離去,攝影機再滾動,心裡的火,嘴巴的詞,一吐而盡。

一鏡OK後,攝影師檢查回放,我瞧高康閣合什誦經,回向死者,願他上生上品,長住光明;也祈願自己有直話直說的力量。最後的場景是黃竹坑,背後是那幾行淚痕線、那條桂河橋、那座下體育館、那個上靶場、那幢更樓⋯⋯我臉上掛上招募廣告的公關表情,鼓勵那些跟現今香港警察一般心腸的人快加入警隊,心裡多難過呀。



王喜簡介:

前生救過人生命,今世命中得華蓋,火場再救兩同袍,從此科幻稱英雄,卸甲還槍進金樓,隱姓埋名笑迎人。問風水:南山北水九運火、問遺失:生離總比死別好、問自身:妄想悶聲發大財、問天時:願榮光歸於香港。高效能自閉及重度強迫症患者一名,恐懼人群卻賣藝維生,表面無畏,內心怯懦。滿身矛盾,可愛又可惡的五十男。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