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蜚蟲過之】從「驚世疑案」到徐步高及余偉發冤案(雲海)
  • 2020-01-19    

  • 【蜚蟲過之】從「驚世疑案」到徐步高及余偉發冤案(雲海)

 

我覺得今年一定要睇《李察朱維爾:驚世疑案》(Richard Jewell)。這套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令人明白所有政權都可以為求目的不擇手段,而且傳媒可以是配合政府去「做低」任何一個人的幫兇!

關於那宗案件,我還記憶猶新。1996年正是現代奧運會一百周年紀念,首屆主辦國希臘竟輸了給美國,成為當時爭議話題。警衛李察朱維爾因為在亞特蘭大奧運會場外首先發現炸彈,而且快速地疏散現場人士令他一夜成名,成為人民英雄!

但戲劇性地,在幾天後,這位受全國人民崇拜的罪惡剋星,竟變成 FBI 頭號嫌疑犯,而且更被傳媒及公眾鋪天蓋地未判先審,甚至在沒有任何證據之下,詆毀他人的人格,差點就毁了這個人一生了!李察請來一位獨立反建制律師還自己公道,這位律師既出盡力為當事人洗脫污名,更阻止他誤信那些嘗試誣陷及摧毀他的警察。然而政府及FBI繼續為「破案」偽造證據,傳媒更在明知自己誤報後,繼續誣蔑這英雄。

講真,天下烏鴉一樣黑!這陣子不少人討論我多年前的「徐步高案」陰謀論節目,我當時分析了政府如何利用一眾傳媒未審先判,製造輿論,叫佢「魔警」,在法庭更加散播大量不實陳述,將幾宗案件全推他身上,徹底「做低」他的聲譽,再掛上永不超生的殺人罪名。而最可悲的是,當時近百份百網民都在責難我,認為我不應該不相信政府、不相信警察、不相信法庭 ── OMG!我當時不禁去想,原來香港人是如此低智。

更悲慘的是徐步高案只是冰山一角,在這場社會運動之前,被政府誣蔑陷害的人早已多不勝數,只是香港人從不關心罷了!像我經常掛在口邊的「余偉發案」:1998 年 3月 20日,46歲女子與胞妹於百德新街海濱大廈電梯內遇兩名賊人,其一被刀刺傷死亡,案發時發仔在家,後來被兄弟叫了去芬蘭浴場沒有回家,死者胞妹只是在警方提供過千張犯罪前科者檔案照片中「認出」有偷竊案底的余偉發,警方即兩日後在余偉發寓所拘捕他。

據發仔所講,他在警署被人鎖在椅上拳打腳踢,他向警員否認犯案,並聲稱當時在家睡覺並致電朋友。但在紀錄了第一份口供後,警方卻告訴他,死者胞妹及母親均在認人過程中認出他是兇手,被鎖手腳拷問的發仔一再否認指控,在遭受殘酷毆打至受不了,惟有說:「唔好再打啦,最多我認啦!」就無奈認了罪!

後來他對探監的母親說:「我諗住當時認,可以唔使俾人打,以為庭上唔認咪得囉,點知恨錯難返!」其實當時警方有問他被劫鑽石、兇刀及血衣丟在哪裡?他答不出,又再被毆打一頓,終於在警員引導下,錄下他認罪的第二份口供。而該份口供裡所有犯案情節、過程,都是由一名沙展講述,只要在錄影機前發仔答「係」、「明白」!

這案件疑點多得不得了,包括多位證人在認人過程中無法認出他是犯人、發仔面貌特徵與證人形容的疑犯不符,案發現場完全沒有他的指模甚至DNA。警方從來沒有找到兇刀、被盜鑽石、血衣,但竟然他被判罪成,終身監禁!

發仔一直堅稱無辜,2001年申請上訴及終審庭上訴均告失敗,但他不斷寄信求助外界。後來我們幾個傳媒人留意到他的事件,仔細了解過後認為冇可能判佢有罪,但當政府、執法人士希望盡快「破案」,就可以整死一個人,而且,大部分市民都唔關心、唔理會,甚至認同政府做法!破案喎!理得你是否冤案,睇吓今晚食乜餸先!

當大夥想辦法為他伸冤之際,我們逐一被重案組找上門,後來終於找到我。灣仔重案組致電我家找我,反覆追問我為何要翻案。我反問他:「一宗案件,有兩個賊,你們捉了一個,然後 close file,阿 sir 不如你答我點解先?」當然啞口無言,但他們的反應,已證明我們做對,更說明這是冤案!

可惜大家至今仍未能夠為他翻案。經過這幾個月,正常的香港人也開始明白到,一個政府、一個政權,可以如何利用執法機構、法律部門、親政府傳媒偽造故事、證據,去解決異見分子,而且他們幾無賴的事都做得出!

香港人的醒覺可能是遲,好過冇啦!電影中的男主角終被平反,但在香港,許多人已經沒有此機會了。



作者簡介:

雲海,全名陳雲海。傳媒界的頑童,有些不受控;喜歡周遊列國尋幽探秘,除了愛探索古靈精怪東西之外,也熱愛尋求社會真相。投訴是另一種嗜好,別人稱他為「炸兩俠」!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