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切以學生情緒及安全為先 何玉芬校長 |李家文
  • 2020-01-20    

 

作為「基督教興學會」興辦的八間學校之一,迦密愛禮信中學自1982年開校以來,培育了一批又一批社會棟樑。在非常時期,校友不只對師弟妹著緊,更關心母校領導層能否適切保護學生。身兼香港輔導教師協會副主席的何玉芬校長明言,一開學就遇上舊生質詢。

「我們的全副精神只能夠放在做好學生全人教育的工作上面,所以我會說是其他的持份者,在學校的場景裏面,我不會讓他們進來後,使用學校作為一個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在九月三日的時候,其實我有一大班的校友,回來去查詢這方面的情況,幾十個校友對著我。在那兩三個小時的對話裏面,我說如果有一些學生在這裏罷課,我明白他們的情況,我不是贊成他們罷課,但我也很諒解,我也很尊重年輕人,有一個很特別的時刻,有一個很大的震撼情緒,他希望有一些機會去和別人去討論,去表達,那這一個我當然是尊重,但他亦要去尊重學校,我們有些事情,要有一些限制,即是不是無限地去做,但這個我要和學生去討論。」

如有個別校友,甚至有家長想進來,表明要和在校學生一起,何校長強調不會認同。「這個就是我說的大原則,就是學校不是一個我其他持份者走進來去表達他政治訴求的一個場景,因為如果我給你,我就要給另外一個,那我學校就變成一個政治討論的場地,從來都不是的。」

有的家長在反修例事件中,決定不讓在外面抗爭的子女回家,甚至暫停經濟支援,本身有女初長成的何校長直認,要家長與子女好好坐下來談,並非容易事。「其實我自己也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的家長,都有一些很困難的時刻,都令我有很大的反思,真的,很大的反思,我們好像很懂得輔導很懂得教育,但回到家,看到我們的子女其實都只是媽媽來而已。那這個真的需要很長的時間復和,當然未發生的時候,真的要不斷去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做,所以又是那一句,處理了自己的情緒先,當子女知道我們仍然願意去聽,在很多層面我們都認同他很多的地方,獨特,認同他是我們的家人,認同他就算,因為意外也好,行動也好,因為什麼也好,我們可能要去警局那裏接他,我們都一樣會這樣做。這個也是我自己問自己的問題,就算我和他很多位不能夠一致,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要去到警局,去保釋他,我是不是仍然對他有一樣的接納和支持,那我也可以回答自己,是的我會。」

復課前一兩天,何校長先在校內和同事討論復課的安排,除了顧及學生的情緒,亦要商討很多課業、考試、功課安排。身處校園,眼前學生均帶著不佳的心情回來,有部分老師想方設法鼓勵學生一起面對,希望年輕人暫時放下,憂心。

「即是整個香港,無論大人、年輕人、小朋友,其實那個情緒都是不好的,這些負面的東西我們都不能裝著看不見,但你說在那個時刻回到校園,再去大肆討論集會發生的事情,亦都未必合適,這樣的空間時間,那我就和同事說,我們有什麼可以做呢 我們有很多事情可以不同,但撇開所有的不同,撇開我們所有的身分,有一些東西我們共通的就是我們都是一個人,人和人之間的相處,我們有什麼是共通的事情,就好像數學,最大的公因數是什麼,那我們討論出來的,就是這五樣東西,盼望、關愛、尊重、休息,以及同行。」

未完的戰線,低氣壓影響不少年輕人。何校長指出,不少課外活動以及校外比賽,包括校際比賽取消或延期,對學生的感覺來說都是不好的。校內十多位老師,在復課的第一天,早上七點已經回到學校,在門口預備,站在門口,每個進來的學生就派貼紙以及一粒糖果,歡迎同學回來。

「我們拿了一點點的資源就做了很多海報,讓學校可以給予學生,送給家長、老師,有十多款,很多款的,反應很好的,超額認購了幾千個,那同事們就派給學生,那我也很想看一下,那我就走出去看一下,看見學生們一回來,看見老師,他們的面容都很不同

那有一個和我挺熟的同學,我就問他回來了怎麼樣,他就問校長你叫他們這樣做的嗎,我就說不是的,你以為校長叫他們就會做的嗎,接下來的早會我就做廣播,做廣播的時候我就說了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今天迎接你們的老師,一班十多個同事他們都等待了大家很久,很希望大家重新出發。」

若再有緊急狀況,多少位校長老師會設不同手法把學生先拉回安全位置?不管政治取向是否有距離,帶領學生走出負面情緒至為重要,且看看能否緊跟辦學宗旨。迦密愛禮信中學的網頁如是說:「教育最重要的目的,不單是傳授學識,還要培養同學的人格和情操,懷抱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