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暴未停過】出街食飯無端被催淚彈爆眼角 女作家鄧小樺︰警察點先會收手?
  • 2020-01-14    

 

著名本地作家鄧小樺於元旦凌晨倒數後遇警方暴力清場,左眼角被催淚彈射中浴血。自去年反送中抗爭開展,鄧一直投身其中,與示威者情同手足,去年11月因理大一役一度涉暴動被捕。是次無辜遭殃受傷,鄧不禁質問:「究竟要傷害香港人到甚麼程度,我們的警察和政府才會收手?」

心靈創傷才可怕

眼角遺下1.5厘米長的彎形疤痕,鄧小樺笑說已相對幸運。回憶受傷一刻,沒有餘悸,盡是淡然,「那時只心想或許會因此失明,亦會被嘲笑」。或是文人的大腦較身體靈活,千百個念頭在腦海閃過,身體卻反應不過來,在最危急關頭只稍稍轉過頭,彈頭在眼角著陸,是不幸中之大幸也。

血肉之軀難免受傷,惟心靈創傷更危險,亦後禍無窮。「心靈的堅強其實不止是說你的信念,抑或自我保護意識,其實是指你能否開放接納他人。有時候我們需要別人的關心和支持,去堅固自己」,隨著運動發展,有示威者沮喪無力、受傷、還押,甚至流亡,「但願他們都感受到港人的關心,可重新添注動力。」

警隊淪落

鄧嘆道,現時警隊崩壞,各自為政,無制度可言,暴力程度愈益失控。她有次途經示威現場,見有名警員被強迫下車守車門,「即使隔著面罩,仍能感受到他極不情願」,鄧笑說了一句「很慘」,卻已觸動該警員神經,他隨即發狂揮動胡椒噴劑,向鄧喝罵:「我沒有騷擾你,你為何要騷擾我?」聽來如笑話一則,實則揭示了曾被膺為「亞洲最優秀」的香港警隊質素。

純摯和靈活成就抗爭

站在反送中抗爭前線的一張張稚嫩面孔,面對警暴仍無畏無懼,每次捱彈過後,只會坐在佈滿彈殼的地上休息,卻不問救助。鄧有時候會攜生理鹽水和食物去尋找他們,卻往往換來手足一句「我不要,留待有需要的人」。有些手足遭經濟封鎖,亦要鄧多番苦勸才肯收下飯券和現金等資助。

這種大愛完全顛覆了港人既往予外界的勢利印象。鄧笑言,她很多朋友本來是典型港人,「百足咁多爪」,深諳生財之道,自反送中後,他們將這種靈活應變應用在一眾「囝囡」上,設法為他們尋資源,務求在日常生活上從短期資助至糊口技能,全方位補助示威者。Be water,由是體現出來。

採訪:陳因

攝影:蔡福生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立即睇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