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與偏見】打壓軟硬兼施 抗爭智勇不滅(黎智英)
  • 2020-01-13    

 

軟硬兼施是中共鬥爭的專長,強硬而殘暴的警力「止暴制亂」越制越亂,現在試圖以懷柔的軟功,化解香港逆權運動抗爭的緊張局面。軟功不會是以溫和、平實、實事求是的態度,來回應市民「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訴求,而是以綿裏藏針的陰招,先撤走狂撐「送中惡法」、堅持以警暴「止暴制亂」強硬形象分不開的王志民,換來一個比他官階高三級道行更高、第一天中聯辦上班見記者便擺出親民作風「今天風大,我說請媒體朋友們進來吧」的駱惠寧。撤走強硬的王志民換上懷柔的駱惠寧,北京不是讓步改變「止暴制亂」的強硬路線,而是改變策略,不想再以警暴鎮壓,激發起市民齊心合力,在九月立法會選舉踢走建制派,重蹈區議會選舉大敗的覆轍。硬的手段不成先用軟的,到了一切安排就緒時機成熟,才用強硬手段和嚴峻機制對付我們,作全面的鎮壓和控制。中共不會真的對我們妥協,視民如草芥專橫霸道的中共本性難移,暫時的友善態度只是權宜之計。

改變中共鎮壓我們策略的轉捩點是區議會選舉,因為若然同樣翻盤的情形在九月立法會選舉發生,泛民直選連同功能團體取得35席以上,便可在不同意的議題上癱瘓特區政府運作。就此中共要是公然專橫野蠻地騎劫議會制度,必然會受到美國等自由民主政府的嚴厲譴責,並凸顯中共無法無天不守法則的腐敗意識,令其在與美歐等新的冷戰意識形態對峙中,誠信進一步受到重創。這是北京絕對不想看到的情形,到時非要與泛民妥協不可。妥協是因為失去了控制,失去了對人民絕對的控制,對於極權的中共猶如變成無牙老虎,是絕對不能容忍的,有此顧慮只好改變對香港「止暴制亂」的策略。

綏靖策略會是些甚麼?我看駱惠寧會與建制、商界、學術、法律、社工、宗教等界別人士,甚至一些泛民接觸,先了解香港實際情況,以策劃綏靖的策略,同時認識建制派內的精英,揀蟀替代林鄭,以為讓林鄭辭職會紓緩民怨(其實不會。市民已當林鄭無到,她的去留已無關痛癢)。另一個要替代林鄭的原因,是12月19日晚的澳門主權移交20周年文藝晚會上,連習帝都全場拍手唱國歌,林鄭老公林兆波卻無動於衷。我看他其實是在抗議中央,不讓精神快要崩潰、半條人命的林鄭辭職。京官看在眼裏怎會不知道。到了這個地步,儘管林鄭是習帝欽點的,她下台習帝面子攸關,中央也只好讓她辭職去。況且新人上場不用背負「送中惡法」造成的民怨和罪孽,更能被市民接受,配合駱惠寧推行綏靖策略。

綏靖策略當然會包括某程度上回應五大訴求。有些回應是即時可以做到,另一些僅是權宜表面工夫,實際上是拖延敷衍的技倆。一,「送中惡法」已撤回,不用提。二,撤銷對義士的檢控,便是特赦對被檢控的抗爭人士,當然這也會包括對警暴的特赦。這是最容易而且可以即時做得到事情。三,撤回暴動定性。除了極其嚴重的個案,既然可以特赦便不難做得到。四,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這會對政府管治唯一依靠的警隊士氣打擊,但是,既然警察暴行時蒙面兼沒佩戴編號,不能追究個人責任,暴行是警察整體的罪過,可以把責任推到已退休的前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和反正林鄭辭職也非辭職不可的保安局長李家超,以及下台的林鄭身上,只要不牽涉到警暴背後的黑手京官,是不難做得到的事情。要是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調查牽涉到背後黑手京官,反正調查需時非一年半載不可,過了九月立法會選舉水落石出,再想法子取消獨立調查委員會,中共絕不會手軟,所以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中共不會有太大顧慮。五,雙普選。這是北京最難啃的訴求。但是,這也是《基本法》賦予我們最基本和最重要的權利,和我們抗爭運動最終的目的,得不到我們絕不罷休的訴求,是綏靖策略不可或缺,非要回應不可的議題。駱惠寧說:「大家都熱切地盼望香港能重回正軌。」說得對,「重回正軌」便是回歸《基本法》雙普選的基礎上,但他不外巧言令色,在做官場PR秀。雙普選的訴求對中共猶如與虎謀皮,這個回應只會是權宜的拖延技倆,到駱惠寧對香港局面的掌控部署安排就緒,他必然會撤回對這訴求的回應,除非香港抗爭運動持續而強大,外國如美歐等自由民主國家對中共的外交壓力嚴峻,同時中國經濟下滑情況嚴重,導致政治局面不穩,直接威脅到習帝的領導地位,中共才會暫時(是,只會是暫時,一有機會中共必然會試圖推翻雙普選制度,除非我們有國際的支持,他們便做不到)賦予我們《基本法》固有普選權利。

根據以上的分析有幾件事我們必須堅持下去和盡力爭取的。一,我們的抗爭運動必須堅持下去,對抗政府的不公不義,爭取《基本法》賦予我們普選的權利,繼而持續我們運動的氣勢,團結一致贏取九月立法會選舉和功能團體多於35席。二,年輕抗爭者和學生,和理非和泛民建立大台,儘管是短暫的大台,選出有代表性人物,和整合我們爭取的議題,到美國歐洲日本等國遊說,爭取他們的支持。三,同時這些大台規定我們抗爭的原則,令我們抗爭武力不致惡化成暴力超出底線,使我們失去外國人的同情和支援。他們的支持是我們最終達至我們訴求重要的力量。我們以自己的力量對抗北京不會成功,要成功非要我們的力量結合國際族群的支持,我們才有成功的希望。以上二和三兩點,正如Luke de Pulford在他的文章〈Advice From a Friend〉中提議。這是一篇充滿真誠和睿智的文章,我們不妨參考,可到蘋果論壇:https://bit.ly/36JmdcW 看看。

是的,現在情況有變,駱惠寧這高手的陰招,只會使我們抗爭前路更艱鉅,我們必須更團結更有組織和更謹慎面對。前路茫茫卻是漫長的,我們必須忍耐堅持下去。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立即睇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