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名經人】武漢沙士殺埋身 內地債務比疫情更恐怖|羅家聰
  • 2020-01-11    

 

不少人擔心若然內地政府隱瞞、封鎖消息,對疫症戒心一低,就容易擴散出去。一旦擴散去主要人煙稠密的核心城市,例如北京、上海,這些地區同時是經濟重鎮,如果因為疫症惡化,須暫停經濟活動,無法辦公、股市開不成,影響就會很大。

觀乎沙士,2003年二月時有人將病毒帶來香港,兩個月內情況就急轉直下,大概三、四月時錄得299人死亡。四月,香港經濟已經「衰到貼地」。當然事件可能觸發低位,但是同期股市下跌點數不是太厲害。一般來說,病毒造成死亡,對經濟來說,死亡人數多少,不一定有很大影響,因為GDP等數字,往往不是與死亡人數直接掛鈎。

實際上造成市場震盪的,是市場擔心隱瞞病情。當突然封鎖邊境時,貨物、人身未能自由進出。因此,如果一個地方的病患人數越揭露越多時,人們就會擔心會否其他省市有問題,甚至令病毒傳到海外。這種恐慌越演越烈時,周邊其他經濟體,可能也會恐慌,這樣資金當然會流走。

就算當年沙士疫情嚴重,但是翻看數據,經濟在沙士爆發前已轉差,沙士引發的額外影響不算大。當年沙士與今次亦有相似,如今香港零售市況差,加上疫症愁緒加劇問題,但未至於是大規模的經濟影響。因此,比起經濟實際影響,對市場恐慌心理影響更深。政府以開明及開放態度處理,極為重要。

處理疫症,最重要的是防範,如隔離懷疑受感染人士、暫停大型公眾活動等,採取這些措施未至於佔政府支出很大比重,甚或對負債造成很大變化。國內負債關鍵因素,更重要的是在於本身供桿幅度,而去供桿時,會否一下子就變成債務。就算瘟疫事件致命人數眾多、善後費用大,相比國內本身以萬億元計的債務,也算不上什麼。

作者簡介:

羅家聰

有「末日博士」之稱、交通銀行前首席經濟師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立即睇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