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夜總會間場歌手做起 小鳳姐由月薪600蚊變每晚歌酬10萬|利雲志
  • 2020-01-26    

 

76年,大小白光歷史性在一間夜總會相遇,白光毫不掩飾對小白光(徐小鳳)的唔順超,冷言徐小鳳的聲線較低,跟自己並不相像;那邊廂,小鳳早已擺脫「小白光」的光環,振翅而成樂壇最炙熱的鳳凰,每晚歌酬動輒可有10萬元,唱片銷量超逾100萬大關!

當年小鳳姐因與白光(圖)相似,而有「小白光」之稱。
白光冷言徐小鳳的聲線較低,跟自己並不相像。

自《啼笑因緣》一曲風行,劇集主題曲席捲全城,許冠傑又屢屢唱出香港人心聲,令廣東歌得以再度復興,華資唱片公司毋須重本包裝,在版權未受重視的年代,大肆改編外曲或古曲,甚至索性翻唱口水歌,輕易便能賺個肚滿腸肥,面對這樣一個大金礦,前身為電器代理商的新力唱片,亦毅然加入掘金戰團,為打響頭炮,新力重金禮聘小鳳姐加盟,有意識持續提升自己的歌喉,欣然應允。

仗著與日本CBS新力唱片公司關係密切,首張專輯自必從日曲尋寶,同名主打歌改編淺田美代子的《幸運的一顆星》,由當時得令的鄭國江譜詞而成《風雨同路》,萬千寄望在一身,唱片首賣當天,小鳳姐遠飛海外逃避壓力,回港之日惹來媒體與公司高層蜂湧接機,她知道這次押對了,《風雨同路》錄得15萬輝煌銷量,此後新力再接再厲,特別挑選同樣富有磁性韻味、創作力正旺盛澎湃的五輪真弓,一堆好歌移植到小鳳姐口中,陸續炮製出《夜風中》、《喜氣洋洋》、《黃沙萬里》等廣東經典,2014年五輪真弓重臨香港開騷,小鳳姐專誠捧場,並親手獻花以報答「好歌獻給我」之恩。
《風雨同路》首賣當天,小鳳姐遠飛海外逃避壓力。

樂壇上,小鳳姐無疑已自成一派,但在紅館、伊館還未落成,演唱會文化尚在起步之時,她並沒忘記自己仍是夜場歌手的身分,既瞻前也要顧後,引領潮流風氣之先,亦不能拋離樂迷太遠,於是改編日曲之餘,登台時依然會將《讀書郎》、《賣湯丸》、《叉燒包》放入歌單,值得一提的是《叉燒包》,原曲是《Mambo Italiano》,57年噴火尤物張仲文在電影《三姊妹》中首度演繹,小鳳姐覺得《叉燒包》歌詞有趣,曲調也相當明快,適合在夜總會炒熱氣氛,就此唱到街知巷聞,到周星馳在《賭聖2之上海灘賭聖》發揚光大,大家仍以為小鳳姐是原唱者。
周星馳在《賭聖2之上海灘賭聖》中,把《叉燒包》發揚光大。(電影截圖)

雖與新力團隊合作愉快,但小鳳姐感覺公司作風保守,若想突破必須出走,湊巧主力拍廣告的康力集團醞釀創立康藝成音,由朱家欣(鍾楚紅亡夫朱家鼎兄長)打骰,為顯示莫大誠意,特意相邀小鳳姐視察公司,包括生產錄影帶的廠房,又闡釋成立唱片公司的長遠理念,表明不惜工本打造靚品牌,單是商標已出自香港設計之父石漢瑞的手筆,設計費高達數十萬!

誠意加銀彈打動,小鳳姐決意轉會,告別新力前好頭好尾,答應再錄三首新歌,其中《無奈》與《風的季節》皆成大熱,前者一句「無奈此去不易」正中下懷,寄寓小鳳姐不捨新力之餘,更是個人感情的寫照!
小鳳姐感覺舊公司作風保守,決定轉會康藝成音。

出道以來,小鳳姐一直罕談感情事,74年因演唱會與大班鄭經翰結緣,婚姻僅維持5年便無疾而終,塵封10數年後才被媒體揭發;她親口承認的唯一男朋友,是汽車經理廖輝,雙方已到談婚論嫁的階段,廖輝要求女友金盤洗手,一同移居美國過平靜生活,家庭觀念極重的小鳳姐,既捨不得丟下辛苦打拚的演藝事業,時機更差的是,父母剛在那段時間相繼去世,根本沒心情作出終身決定,何況想到自己是家中老大,有責任要照顧弟妹,不可能就此一走了之!
小鳳姐與大班鄭經翰的婚姻僅維持5年便無疾而終。

她稍為鬆口向媒體傾吐心事,沒料到見報正被鄭國江發現,靈機一觸化作譜詞題材,果然得到歌者的深切共鳴,是少數不用作任何修改的歌詞,當中只有「無奈此去不易」的「奈」字需要斟酌,她想過叫鄭老師改字,但終究發覺「無奈」兩個字不可取代,她只得動用一向甚少曝光的假音,轉換唱法不經意成為一大特式,亦令《無奈》一曲更深入民心。
《無奈》是鄭國江因小鳳姐的個人經歷而寫的歌。

撰文:利雲志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