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小鳳姐本名徐小毛 當年參加歌唱比賽打敗內定冠軍|利雲志
  • 2020-01-25    

 

但凡漫天喜氣、洋洋得意之時,香港人習慣「有請小鳳姐」,不止那首家傳戶曉的《喜氣洋洋》,小鳳姐之能娛樂大家超逾半世紀,得天獨厚以外,尚有後天的玲瓏剔透,觀眾想要什麼,她便提供什麼,猜得中亦做得到!

但凡漫天喜氣、洋洋得意之時,香港人習慣「有請小鳳姐」。

「當年作為職業歌手,難免都要出賣自尊,如何維持自尊之餘,又能夠令客人開心呢?記住,就算你唱得多好,也不代表觀眾一定愛聽你唱歌!」唱歌,是小鳳姐得來不易的工作,她要克服自卑、封建,甚至犧牲愛情,方能成就今日所得的一切!

本名徐小毛,父母的原意是,寄望這個養得大的女兒(之前幾個不幸夭折),能將男娃帶到徐家,果然小毛腳頭好,如願以償的帳單,卻由大女兒負責找數——老師在課堂點名,每逢喊到「徐小毛」,總會傳來一室訕笑聲,同學又愛將她封為《三毛流浪記》的真人版主角,加上一把極少出現在女生身上的豆沙喉,在在令她甘願隱沒於人前,「你睇我唔到」變成生存之道。
小鳳姐的童年照。(網上圖片)

壓根兒沒有想到,豆沙喉會為自己帶來名與利,雙親經營理髮店,麗的呼聲天天播放姚莉、周璇、靜婷、吳鶯音等演繹的時代曲,客串洗頭妹的小毛隨口哼唱幾句,感覺良好,但從沒處心積慮要藉此掙錢;時勢逼人,既為長女要擔起頭家,無奈人浮於事處處碰壁,女生的另一條出路是找個好歸宿,孝順的她陽奉陰違,暗中跟所謂對象夾計做場戲,開心地雙雙走出大門口,然後各散東西、再沒聯絡。

1965 年,聲勢浩大的《香港之鶯》歌唱比賽,吸引超過 2000 多人報名,已改名為徐小鳳的她亦慕名而至,受聲底所限,選唱白光名曲《戀之火》;表演完畢,正緊張地在後台等待賽果之際,混雜鼓噪、喝倒采的刺耳聲響,不斷衝擊她的耳朵,忙亂之間踏出舞台,司儀便宣布冠軍就是徐小鳳!事後,她才得悉真相——這個比賽早已有內定冠軍,誰知橫空殺出一個歌藝出眾的小妹頭,不滿造馬的賓客在場內表達訴求,洶湧民意擊潰專橫,榮譽歸於逆權勝利者!

1965年,徐小鳳參加《香港之鶯》歌唱比賽贏得冠軍。(網上圖片)

冠軍獎品中,本該有一份兩年唱片合約,但因小鳳並非幕後原意要捧的那個人,自然沒有錄過任何一首歌;她繼續搵工,卻仍舊落空,父母又嚴禁拋頭露面往夜總會唱歌,她試過勉強自己去做一份不喜歡的工作,結果上班短短三天,人工寧可不要掉頭便走,毫不氣餒的她,終於硬著頭皮向父母表白渴望唱歌的意願,並承諾不會學壞,唯唯諾諾之間,父母只好隨她自由發展。

第一間聘請小鳳的夜總會,月薪600大元,出手不俗,比警察及白領多近一倍,但日夜顛倒,上班時間由黃昏7點到凌晨2點,最無奈是等多過唱,像小鳳這種初出茅廬的小歌星,還沒有屬於自己舞台,只是間場性質,返工就坐在鋼琴師旁邊,遇上崔萍、張露、靜婷此等大歌星遲到或失場,才有踏台板的曝光時刻,「我不是一夜成名,是經過一輪艱苦,逐個歌迷儲回來!」

珍惜每次登台機會,歌當然要練好,更注重與觀眾交流,演繹大家愛聽的歌曲之餘,天生幽默感又大派用場,昔日自卑寡言的小丫頭,搖身一變成為「鬼馬女歌手」;一半收入作為家用,另一半則不吝嗇地自我投資,寫譜、置裝、買化妝品,就當自己是「芭比公仔」,先帶起冬菇頭潮流,又愛蝴蝶、波波點,一件歌衫豪擲幾萬元亦面不改容,種下日後波波裙成為個人標誌的契機。
小鳳當年帶起冬菇頭潮流。(網上圖片)

不經意在這圈中轉過幾年頭,文化界、傳媒界開始注意這個聲線獨特的明日之星,自掏腰包往夜總會撐場,再往外傳開口碑,逐漸令她從間場攀升正印,亮相電視及灌錄唱片的邀約相繼湧至,愈唱愈起勁之下,不斷吸納中外金曲滿足客人需要,聞悉劇集《神鳳》、《保鑣》、《柔道龍虎榜》及《猛龍特警隊》主題曲動聽,便第一時間改為粵語版,見客人晚晚點唱,已知道必成大熱,「每晚演出就像一場小型演唱會,你要準備不同節奏的歌曲,應付全場客人的需求,所以我要聽好多歌、追歌追得好快,再介紹給客人,等如兼做了唱片騎師的工作。」

76年,她獲永恆唱片頒發一張18K足金唱片,以表揚香港加上海外市場,歷年來唱片總銷量超逾100萬張,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小鳳姐的順流與逆流,好戲在後頭。
小鳳姐加入永恒唱片的首張國語大碟,主打歌為《快樂世界》。(網上圖片)

撰文:利雲志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