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鬥下體大小 校園自瀆 小學生早熟 家長老師怎麼辦?|趙麗如
  • 2020-01-02    

 

新的一年,孩子又長大了。就讀本地小學三年級的孖仔,最近在課堂上學習人類繁殖過程。回家後,大孖得意地說:「原來我是由一粒『蛋』而來的……」細孖則在洗澡後在我耳邊細語:「媽媽,我的腋下最近長出了兩條毛……」兩位前世情人的的俏俏話預告了他們快將升讀青春期預備班。這令我想起最近有部份家長好友告訴我,今時今日一些小學生對性器官及「性」的好奇,遠比家長想像的早熟,包括小二男生們自製下體「size chart」比拼一番。

我是「七十後」,當年讀男女官立小學。小五、小六時,已經有同班同學「拍拖」:兩小無猜拖拖手、互相稱呼「老公仔」、「老婆仔」;小息時同學也會竊竊私語,哪一位女同學對代課男老師有好感、體育男老師的運動褲很窄,下體若隱若現等。八十年代初,我入讀男女校的中學。中一那年,有女同學在小息,向我們「眾籌」,說自己不夠錢墮胎, 希望各位善長同學慷慨解囊,支持她那「善舉」。我們無法深究真假,只認為很煩,又有點害怕,無論如何也放下幾元幾角,免被纏擾。

回望七年中學,學校除了安排幾個講座,三令五申大家不要進行「婚前性行為」,及在生物課堂上談繁殖外, 「性」完全是禁忌。那時互聯網未流行,我們多數透過朋友獲得性知識。同學會在課堂上傳閱雜誌, 例如《姊妹》(有顏色的頁數)、《青春》或從一些報章的信箱 (即有關解答性知識的專欄)中自學。那時的讀者疑問包括:「我的女性朋友與男友接吻了,她會有BB嗎?」(那個女性朋友當然是發問的自己)、「他摸了我的胸部,我不是處女了嗎?」、「自瀆很傷身嗎?一天最多可以多少次?」、「跳樓梯、吃西瓜,可以自動墮胎嗎?」現在回望,無知得有點滑稽,滑稽得來又帶點悲哀!

幾十年後,我成為家長,好友告訴我部份小學生在校內的行為或說話,我絕對笑不出來,而是驚訝得有點不知所措:

小二男生下體「size」大激鬥


男孩子在青春期對身體變化充滿好奇,正常不過。 只是,我以為會在初中才出現的畫面,竟然早了五年在小二的一群小男生中發生了。他們在游泳課後集體換回校服,在更衣室大堂玉帛相見。不知怎樣,談起了各人的下體「size」:誰最大、誰過小等等。最後,大家合力製作「size chart」較量。「哇,我爸爸的大得像大笨象的鼻子!」其中一位同學「開心share」爸爸的自豪。各位父親,小心子女們向外透露您的絕密尺碼!

高小生在校園自瀆


一名家長朋友親眼目睹一個高小男生,在校園的一棟後樓梯自瀆,那家長不知如何反應,唯有轉告老師,希望校方向他提供輔導及教育,因為怕他養成習慣,周街自瀆,長大後惹上官非。

想觸摸媽媽的乳房


另一個小三即8歲小男生,一天向媽媽說:「我想知道您的胸部是怎樣的,可以摸一下嗎?」那媽媽朋友不知如何回答,只好極速轉換話題,避得就避。

一面考試一面摸下體


另一家長說:她就讀小三的9歲女兒,班內一個成績優異的男同學,每逢考試,可能是壓力,會右手答卷,左手間中觸摸自己下體。班主任知道,亦有家長投訴過,老師安慰投訴人:「請大家體諒, 他年紀還小。」然後當然是採取「我睇您唔倒」式的不處理手法。部份家長卻認為, 始終小男生已經快10歲,如果患病例如情緒問題,應該盡快醫治,不應再拖。

小六女生志願是援交


一位家長說,她就讀小六的女兒有一位同學,志願是援交,因為「出吓街就有錢」,可以快點財政獨立。同樣,我們這群無知家長又誤以為「援交」這問題,應該最快在高中才出現的。

以上的個案,部份或許只出於對身體的好奇,但有些則似乎要求醫或尋求輔導了。當然,他們可能只是個別例子,不能代表整代人。但無論如何,我們也可以看到這一代的部份小學生,絕對比家長年輕時早熟。小時候,我每次問媽媽關於「性」的問題,她也說:「您長大後便會知道。」今時今日,家長、老師應該明白,面對這些早熟的孩子們,真的無法再左閃右避了,應該早點教育他們正確性觀念及知識。否則, 他們自行上網胡亂學習,可能更糟!如果學校仍然沿用過時性教育政策,家長請趁早自教及自救吧!

如見|作者:趙麗如,Bonnie,曾任職記者超過十年,現從事傳媒教育,育有一女及一對孖生兒子,感恩當上媽媽,努力享受育兒過程,希望做個充滿正能量的母親。

插圖: Hui Madeline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立即睇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