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創傷知情(五)】2020年:照顧人 更要照顧好自己|郭倩衡
  • 2019-12-31    

 

大除夕「送舊迎新」,雖然是大家的心願。但也許過去這一年,有著太多的「放不下」,甚至難以前行。就讓我們花點時間,好好了解自己的感受,梳理內心。這一集《衡心指數》,我們繼續談「創傷知情照顧」(Trauma Informed Care)的概念,讓獅子山下的每一個香港人,漸漸找到「自療」的機會。

時間,畢竟是處理創傷的重要因素。修補心靈傷口,除了時間外,也需要對症找到「對的心藥」。我們首先要明白、理解傷痛;辨認和理解創傷從何而來,也覺察到身體、心靈對於傷痛或逆境的回應。在輔導過程中,我們強調去幫助大家明白傷痛的原委,讓傷口有機會復原多一點點,使人漸漸走出陰霾;也許傷口會再痛、疤痕也會伴隨,可幸真誠的陪伴和適當的治療確能令人回復正常的生活功能,重回正軌。

過去一段時間,坊間也有不同的資訊提醒各人注意自己的身心健康、關顧弱小者等等。筆者特別注意到,有一群人彷彿好像只記著付出,而忽略了自身的需要,特別是自己的心靈需要。他們包括不同的助人專業(Helping Professionals):老師、社工、心理學家、輔導員、醫生、護士等等......也許有時候他們投入地照顧別人,也忘記了好好看顧自己。

如果作為助人專業的你,這數月來都睡得很差、充滿著無力感或憤慨、身心又格外感到疲倦,甚至有時覺得自己不能再承受工作上的負荷,最後連助人的熱忱也不自覺地減退,也許你已墮進了「職業殆倦」(burnout) 或情感枯竭(compassion fatigue)的情況。另外,亦因著不斷「見證」他人的創傷經歷,彷彿有著感同身受的關顧,治療或照顧者也許會患上「替代性的創傷」(vicarious traumatization)(Dyregrov & Mitchell, 1993),對自己的世界觀有著前所未有的衝擊。情況可以是讓他們變得焦慮、無助、對生命充滿懷疑;對施暴者充滿憤恨而失去客觀的分析;對環境感到不安全,失去信任;對創傷場面感到內疚和自責;對親密關係也失去耐性,容易發怒;替代性創傷的危險和長遠影響,確實「可大可小」,不容忽視。

畢竟我們正在面對重大的社會動盪,很多人都會感到身心也烙印著無以名狀的傷痛。無論你是助人專業或只是孩子的爸爸媽媽......也請好好地照顧自己的心境和處境,先儲足電,了解自己所面對的創傷和心靈悲慟;善其事、利其器,在有仇恨和創傷的地方,讓自己成為和平與治療的工具。

創傷本解作刀刃的傷口,在這大除夕之際,但願我們學懂如何去『創造』,為受創的人找到治癒的出口,為香港這城市創造多一條出路。

2020年,要好起來啊!

參考資料:

Mitchell J.T., Dyregrov A. (1993) Traumatic Stress in Disaster Workers and Emergency Personnel. In: Wilson J.P., Raphael B. (eds) International Handbook of Traumatic Stress Syndromes. The Plenum Series on Stress and Coping. Springer, Boston, MA.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立即睇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