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嘉誠每人派5萬再撐醫護】抗暴之戰 誠哥贏「面」 大劉贏「錢」|重溫
  • 2020-07-30    

 

李嘉誠基金會捐2,080萬元設港大李嘉誠醫學院畢業生第一期獎勵金,應屆及之後一屆畢業生每人可獲5萬元。早在年初,疫情爆發初期,李嘉誠基金會已比政府更早,在各地搜購口罩和防護物資,並贈向本港13間社福機構及6間長者院舍共25萬個口罩,亦捐資1億支援武漢醫護。基金會公佈,去年推出1億元《愛能助》醫療計劃,與醫院管理局、香港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的醫學院合作,現宣佈加碼增1億100萬元資助本地醫療及社福界。

有關年初,李嘉誠與其他富豪撐醫護的報導,可重溫:

二○一九年,林鄭月娥一手炮製的《逃犯條例》衝着商界而來,最終演變成逆權運動,平日喜歡對時政指手劃腳的富豪,在暴政當前下頓然鴉雀無聲。惟獨李嘉誠這位超級富豪,在社會動盪時刻,脈膊與香港人同步,彎着腰背昂着首也要向當權者說句人話:「對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精闢的一句話,出自九十二歲的李嘉誠口中,卻是份量十足,贏盡民心。

而股壇一代梟雄劉鑾雄,自一四年被澳門法院定罪判刑後,對逃犯引渡條例不寒而慄,成為商界「反送中先驅」,向政府提出司法覆核,一樁官司即激起千重浪,並洞悉先機迅速把資產撤離香港,為千億身家打開一把保護傘。兩位同屬「格己冷」的潮州富豪,在關鍵時刻果斷押下一注獨贏的籌碼,誠哥贏「面」,大劉則贏「錢」。

二○一八年宣布退休的李嘉誠,從十二歲逃難到港,由行街仔做起,到廿二歲創辦塑膠廠再轉營至地產、電力、電訊、零售及港口,一度雄霸香港各行各業。在商場拼馳逾七十個年頭,目睹去年他形容為「自二次大戰以來最大衝擊」的政治風暴,駝着腰背在大埔慈山寺佛門下說話,籲執政者對年輕人網開一面,成為這位別具份量的「香港市民」,退休後一腳漂亮的「後揪」。

創業時吃過鹹苦的李嘉誠,深明中小企在社會動亂下首當其衝,去年底,以李嘉誠基金會名義向水深火熱的中小企派發總共10億元「應急錢」,申請人只須在網上填表,把商業登記上載,前後只需三星期,現金支票便寄到手,真正做的「及時雨」,比林鄭口行行在施政報告中提出對中小企紓緩措施來得更「到位」,成為香港市民心中的「小政府」。

捐錢有技術


一位曾是誠哥塑膠花廠的行家,對李嘉誠向小商家派應急錢深表敬重,並憶述:「幾十年前喺西環做塑膠花廠嗰陣,有次李嘉誠大手入咗一批膠粒,誰不知膠粒漲價,行家叫救命,誠哥自己生產批貨夠用,就把手頭膠粒以入貨價讓俾行家,無趁機賺佢哋錢。」誠哥做生意着重長遠利益,做善事亦有「橋」,翻查舊報紙,一九六二年,台風「溫黛」襲港,七萬香港人流離失所,七萬人受災,誠哥以潮僑塑膠廠商會名義,帶頭捐出二百元,並向旗下會員勸捐,籌集捐款後,以支票「即磅」予華僑日報,與今日捐十億同樣爽快。

大哥誠的由來


李嘉誠在年輕時,已嶄露其「商界大佬」風範。十五歲喪父的他,少年時投靠其舅父兼外父——莊靜庵,莊氏四、五十年代已是潮僑商界領袖,公司中南鐘錶代理瑞士「得其利士」錶聞名;李嘉誠跟隨外父莊靜庵活躍於潮州商界,並雙雙出錢出力籌辦「香港潮安同鄉會」,又積極參與「潮僑塑膠商會」會務,與工廠工人郊遊、聯誼,相當投入,懂英文及日文的元配莊月明陪伴誠哥到美國、日本等地考察最新塑膠技術及趨勢,回港後更親自撰文與行家分享,一顯「格己冷」有錢齊齊搵的團結精神。李嘉誠也說過,做生意要很多朋友合作才成功,故把自己的公司命名「長江」,他說過:「如果你不廣泛吸納小支流,就不能成大河。」此亦奠定他在商界「大哥誠」地位。

李嘉誠在「廠佬」年代已經面向國際,與外國洋行老闆打交道,且不斷吸收外國最先進科技;早年已投資初創企業,如Facebook,至近期投資植物肉Impossible Foods,李嘉誠眼光及步伐總是走在最前線,押注政局尤其準繩。過去香港經歷六七暴動,八十年代中英前途談判引發信心危機,樓、股大跌,以至八九年「六四事件」,都未減李嘉誠對香港的信心,往往趁低重鎚出擊。在九七回歸前後,他說過:「一時經濟好壞並不擔心,只擔心社會和諧、政策結構有否改變。」在逆權運動期間,不斷傳出有富豪走資的新聞,但李超人已早着先機,在二○一五年的一月,長和系宣布世紀重組,將集團的註冊地,由香港改到海外的開曼群島,正式「遷冊」。

居安思危免墮困局


商界對李嘉誠早已洞悉政治環境有變而作出部署,無不嘆為觀止。一向政治手腕了得的李嘉誠,由鄧小平年代,到江澤民以至後來的胡錦濤都能直達天庭。

他與江派尤其密切。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到港主持九七回歸慶典,就下榻誠哥旗下的紅磡海逸酒店,更一度成為江澤民在港的御用酒店。李嘉誠與兒子李澤鉅、李澤楷親自到酒店與江氏吃早餐。江澤民長孫江志成在港搞私募基金博裕投資,團隊到長江中心拜訪誠哥時,李嘉誠親自出來迎賓,現時博裕投資的資產已超過十億美元,李嘉誠基金會亦有份投資。

不過江李親密關係,一直為人詬病。直至胡錦濤年代,由於江氏影響力仍存在, 故各派別互相忍讓。但自習近平上場後,李氏與北京關係變得普通,而長和系遷冊一役更刺中阿爺,李嘉誠在中央的地位已今非昔比。

生於一九二八年的李嘉誠屬龍,而龍在闡述天道世間與人事進退的《易經》裡,代表賢能有作為之偉大人物,晚年的李嘉誠參透「亢龍有悔」當中的智慧,居安思危,以免飛得過高而墮入進退兩難之局,李嘉誠選擇適當時機做對的事,成為終極大贏家。

一代梟雄成「反送中先驅」


撤得及時者,要數昔日在股壇上呼風喚雨的大劉劉鑾雄。在送中惡法如箭在弦之際,城中富豪人人自危,卻敢怒不敢言,大劉一馬當先,入稟高院申請司法覆核送中條例,成為商界反送中第一人,直接將反送中運動推上高潮。不過大劉逆權發聲全屬自身利益考慮,早年捲入澳門運輸工務司前司長歐文龍貪污案,14年被澳門法院判囚5年3個月,自此他一直擔憂如引渡逃犯機制修訂後,很可能被移交到澳門政府服刑,令大劉一直活在被「引渡」的陰霾中,期間更一度病倒,需要做換腎手術。

一代梟雄,在近憂及遠慮雙重夾擊下,遂部署安排分身家,並移走香港資產,甚至於一五年把位於灣仔的華置總部,昔日稱為愛美高大廈的美國萬通大廈出售予恒大,當時以125億元高價成交,成交額及呎價均創香港商廈紀錄。

共解散338間公司


政府草擬修訂送中條例時,大劉有如驚弓之鳥,曾揚言或會被迫流亡海外,去年五月就被發現身處多倫多。翻查公司註冊處,大劉申請司法覆核前兩日,解散兩間最新成立的公司,而過去幾年來,更已陸續解散總共338間公司,現存公司只剩5間。他申請覆核逃犯條例前,辭任至少8家公司董事,只剩下長子劉鳴煒、妻子陳凱韻及其胞姊陳詩韻留任。

兒子劉鳴煒名下175間公司,部分亦已解散,以公司名義買賣約共72個物業、舖位以及車位,包括新港中心22個單位,Manhattan Avenue 12個單位,部分已轉售。

買重英國磚頭


在大劉入稟司法覆核後,林鄭即替他度身制定送中條例,刑期門檻由三年改為七年,令大劉舒了一口氣,繼而撤回司法覆核,並於公開聲明指提出司法覆核非針對國家和特區政府,以「愛國愛港」商人自居。翻開華置年報,集團去年在中國內地的物業投資項目,兩隻手指數晒;只有一座設有502間客房、屬四星級的北京希爾頓酒店,以及酒店旁側一幢10層樓高、名為東方國際大廈的辨公樓。而華置並非全資擁有,只持有兩項物業的一半權益。其於中國大陸之投資淨額為5.7億元,只佔集團股本權益總額不足2%。

相反,私人錢包就投放在海外。大劉過去不斷增持在英物業,保守估計斥資近六十多億元。2010年他斥資逾4億元,購入位於倫敦伊頓廣場的超級豪宅,樓高五層,面積逾萬呎,其前身為比利時大使館。翌年華置再以約35億元,在倫敦Midtown購入一個寫字樓,面積三萬九千平方米。16年再下一城,以20.5億元收購於牛頓街兩個商住物業,合共五萬五千平方呎。華置於英國之投資佔華置股本權益總額13.3% ,淨額為45億元,是中國大陸投資淨額的8倍有多。押重籌碼在英國的大劉,自保守黨勝出後,令脫歐一事塵埃落定,大劉的英國一籃子物業亦安全泊岸了。

劉鳴煒曾透露自己十歲生日時,父母贈他10萬元當禮物,但原來弟弟未夠十歲,已獲逾億元大禮。過去有指兩父子一向溝通不多,而且劉鳴煒一向與母親寶詠琴較親密,但在此大是大非上,亦與父親站在同一陣線。在修例之初,他曾被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問及對修例的意見,他竟說:「你又唔係唔識我老豆」。作為青年發展委員會副主席,整場逆權運動歷時半年,他也一直「潛水」,直至去年底才再社交媒體表示:「無論爭取甚麼訴求,有何等沮喪及忿怒,最重要的要保持校園安全及寧靜,希望各方都要盡快降級,不希望再有不幸事件發生。」

----------------------------

ChannelNEXT人民學堂:識法大講堂

曾志豪X劉偉聰 同你拆解「港版国安法」

立即收看

----------------------------

全新「和你撐計劃」 專享獨家禮遇 實際行動支持《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