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出望外】立志離開(王喜)
  • 2019-12-24    

  • 【喜出望外】立志離開(王喜)

 

那年,完成機動部隊役後,被派駐啟德機場警署,一般為期十二個月起。可是,由於拘捕過一位攜帶數十件假冒 LV 皮具進入禁區範圍的海關高級督察,震撼整個啟德機場,不出一個星期,就獲得減刑 ── 噢,不對,特赦獲釋,不對,是被射走(調任)。轉調到九龍最繁忙、最複雜、最危險、最適合拼命三郎賣命的差館去:尖沙咀警署。

人未到,風先到。

接收我的第三巡邏小隊主管警長叫財哥。報到時,板著臉訓示:「油尖旺係英雄地,亦係烈士陵。」傻傻分不清楚正被恐嚇的我回敬:「警察不是英雄,交槍後是普通人。」身材圓潤頂著雄性禿的財哥嘴角一翹:「不要遲到,報案室值日頭一個月後,有得你做。」

往後的廿多天,穿上白袖反光衣在大閘指揮出入交通時,從對講機裡,偷師如何促使 TADO(交通意外財物受損)車主和解技巧;廣播 Snitching(搶劫)疑犯特徵的要訣;看守夜更失守的Burglary(入屋爆竊)現場須知等等。無聊到極,在更亭模擬手持 303 練習無聲步操的我,如坐針氈。

一個月後,猛虎破柙!

兩膊終生號碼下,塾有兩片小紅絨,方便西洋遊客識別問路;BBC 來港拍攝警廉專輯時,成為員佐級代表接受訪問,給那位記者一個艱苦的下午。早更更前訓示時,師兄們最討厭聽到夜更失守,有打金工場被爆竊,害他們一出差館就要去接管現場,沒得飲早茶。

對,那個年代,早更開工首個任務就是到茶樓飲早茶,卻從來不被茶樓或茶客街坊投訴,羨慕吧?其實,好可能是因為那套鴨屎綠色剪裁貼身,無時無刻警剔警察要運動的夏季制服。坊眾看得見我們付出的汗水,將制服濕透成東江水綠,像我這種品格的警察,就誇張到在冬季藍絨上衣表面,蒸發出一層天然生理食鹽。

人心肉做,警察當更賣力,市民當然感激,對這些飲茶灌水的「人之常情」自然會隻眼開、隻眼閉。

六月初,那一夜。

中更飯後,在大地等派更車出發回五、六咇(海防道、彌敦道、梳士巴利道、廣東道內圍)時,在車長休息室目瞪口呆盯著電視畫面裡的天安門火光、鮮血和漆黑。深夜,油麻地、旺角發生騷亂,縱火燒車,機動部隊到場驅趕,發射四十多枚催淚彈,七名警察受傷,十人被捕,騷亂在清晨六點多平息。

未幾,差館斜對面的佐丹奴服裝店中,櫥窗模特兒穿上寫有各種標語的T恤。當時,說實話,滿腦子在懊惱著:「幹嘛發生在夜更?敢來我尖沙咀?肯定好好教訓你們!」回頭看,幼稚的邪惡,正是邪惡之母。

同年,七月底。

連續數周,在海防大廈、美麗都大廈、重慶大廈後樓梯間重複被縱火,案發都是同一晚,在短時間內發生。尖沙咀警署成立反縱火特遣隊,成員來自各個部門,同仇敵愾,誓要為身受重傷的警長、新出學堂的小師弟、試更的小師妹,緝拿在喜利大廈縱火、企圖殺警案的「狂徒」歸案。

最終,在海防大廈樓間拘捕一名藏有天拿水、布絮和打火機的男子,他聲稱,犯案動機是不忿觀塘區的警察插贓嫁禍他偷竊。當晚,ADVC(助理指揮官)馮建民(已故)親自到報案室接見這疑犯,之後,報案室有一張藤網木椅被人砸碎 ── 對,是砸碎。馮建民右手尾指斷骨到醫院治理,至於疑犯,(剩餘)一口氣招認了所有縱火案。

未幾,年度審計署核查,警署三樓後梯冒煙,丟進化寶盤裡的不是冥鏹,是Cold Case(懸案);心忖,要是案中亡魂泉下翻到自己 file的話,情何以堪?

那年 1989,距今三十年,立志離開警隊。



王喜簡介:

前生救過人生命,今世命中得華蓋,火場再救兩同袍,從此科幻稱英雄,卸甲還槍進金樓,隱姓埋名笑迎人。問風水:南山北水九運火、問遺失:生離總比死別好、問自身:妄想悶聲發大財、問天時:願榮光歸於香港。高效能自閉及重度強迫症患者一名,恐懼人群卻賣藝維生,表面無畏,內心怯懦。滿身矛盾,可愛又可惡的五十男。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