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盧偉聰曾俊華母校】克己復禮為校訓 敢言的喇沙仔
  • 2019-12-04    

 

香港的街道甚少以學校命名,座落在九龍喇沙利道的喇沙書院,兩者猶如畫上等號。喇沙書院於1932年由法國的喇沙修士會創校,是一所天主教的傳統資助名校,校園內豎立的聖約翰·喇沙像更是由學校成立初期保留至今,而校內小聖堂的彩繪玻璃,便繪有建校初期的情況,見證喇沙書院的悠久歷史。

喇沙利道是以喇沙書院命名。
喇沙書院於1932年由法國的喇沙修士會創校

強調「喇沙精神」 歸屬感強烈

逾80年悠久歷史的喇沙書院,以「克己復禮」為校訓。「喇沙仔」大多予人文武雙全的印象,曾孕育出多位政經及演藝界名人,包括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前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滙豐銀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王冬勝、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導演歐文傑、藝人森美等,而近代名作家白先勇也曾是一名「喇沙仔」。

書院一直強調「喇沙精神」,即是Faith、Service及Community,意指重視學生的信德及服務大眾的心。至於Community,亦是師兄弟之間及與母校的感情。「喇沙仔」對母校的歸屬感非常濃厚,書院內大部分的額外資源,都是由舊生籌款捐贈,希望讓師弟在更完善的環境下學習。唐煥星校長曾指,學校每年在學界田徑決賽中都有近200百名舊生到場觀賽。

喇沙強調「喇沙精神」,即是Faith、Service及Community。
喇沙設有一個標準運動場,每年陸運會亦在此舉行。

薯片叔叔任劍擊隊教練 全因Brotherhood

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競選特首時,曾刊登一個與喇沙劍擊隊合照的廣告,原來他早於在1985年開始已回母校教授劍擊隊,藝人森美亦是學生之一,當時教的第一批學生亦已經成為現時的教練。曾俊華亦曾在網誌表示,與他一樣願意在畢業後不收分文貢獻母校的「傻佬」遍佈田徑隊、泳隊、辯論隊等,背後的推動力就是「brotherhood」,盡顯薪火相傳的精神。他亦覺得置身舊生圈子中,「無論是叫口號或唱校歌,都能感覺到喇沙仔對學校那股狂熱的歸屬感。」

喇沙書院的體育成績出眾,去年在學界田徑比賽中反勝力爭7連霸的拔萃男書院,再度封王,學校亦曾7次取得學界體育最高殊榮大獎「中銀香港紫荊盃」。書院設有運動場及足球場,每年的陸運會均在校內進行。喇沙亦講求「全人發展」,著重學術、運動及個人修養等各方面的均衡發展。

曾俊華當年回母校擔任劍擊隊教練。
曾俊華05年時回母校與學生切磋技術,圖右為他的劍擊學生。
喇沙仔的運動成績出眾。圖為社民連前主席陶君行,他曾獲校內甲組最佳運動員。

堅守有教無類 不轉直資

喇沙修士會早年應香港教區主教邀請來港辦學,首先成立聖若瑟書院。直至二十世紀初,九龍的人口增加,學位需求急升,時任校長Brother Aimar Sauron認為需要興建一座新校舍,於是購入地皮創立喇沙書院,艾瑪修士成為首任校長,當時學校更一度提供寄宿服務。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多間院校未能運作,喇沙書院亦不例外,書院的校舍一度被政府徵用作軍事監獄,校方只能在校舍對面設臨時教室繼續教學。學校及後先後被日軍及英軍用作醫院,經過多年在外飄泊的日子,校方終在1959年正式收回校舍。學校原址是喇沙利道碧華花園的位置,八十年代才遷往現址,搬遷期間亦保留了不少建築及雕像。

與很多名校一樣,喇沙亦曾收到校董會的提議,建議學校轉直資,增加行政及教學上的彈性,但最終亦未有落實,只因「有教無類」的辦學宗旨。前校長賀敬修士曾言如學校轉為直資,大眾對覺得喇沙變得精英主義,認為應繼續堅守「有教無類」的原則,故校方至今仍沒有計劃轉直資。不是直資學校,在收生及資源上都會遇到不少掣肘,很多舊生亦因此向校方表示,可以資助校內的師弟參加課外活動等。

填詞作曲家黃霑為舊生,為校歌創作中文版本的歌詞。圖為他在聖喇沙像前拍照。
當年的師生合照。

敢言的師弟 VS 「Can’t find the right word」的前一哥

外界或會形容「喇沙仔」高傲,唐煥星校長認為他們只很敢說話。正如該校校歌的首句「Boys of courage, Boys of daring」,喇沙的學生會應對社會上的不公義,例如雨傘運動期間,喇沙仔在學校面對不少壓力。前校長賀敬曾發信予學生,表明「政治事務應留在校門外」,認為學生不應在校內發表意見,或將意見強加在他人身上,並嚴禁學生在校內派發黃絲帶。部分老師發起穿黑衣上課行動,近百名學生響亦穿起黑色毛衣上課,表達對校長打壓言論自由的不滿。

近期的反修例風波,亦見他們的蹤影。同學多次舉行罷課集會,抗議警員在荃灣開真槍、聲援被捕的兩名同學等。一眾校友、學生及敎職員在六月中就反修例事件發出公開信,斥責校友前一哥盧偉聰未有謹記「克己復禮」的校訓,批評警方濫捕及針對學生,又呼籲他「拎返良知出嚟面對我哋」。喇沙舊生會透過官方社交平台專頁,表達對盧偉聰的不滿,有大量舊生留言斥盧偉聰為「喇沙之恥」。

雨傘運動之初,有喇沙書院學生穿黑衫抗議校方發表「政治應留在校門前」的言論。
一眾校友、學生及敎職員曾發公開信,斥責校友盧偉聰未有謹記校訓。

盧偉聰於港大畢業後隨即加入警隊,2015年上任一哥的位置,履新的當日便指警隊需要市民的信任。然而他在任4年的期間,不但未能改善警民關係,更令警隊形象「插水」。2016年旺角騷亂,有警員違例向天開槍,盧偉聰向該名下屬頒發處長嘉許。其後的七警及朱經緯被定罪,盧偉聰向全體警員發信,表示會向他們提供援助,容許內部籌款支援七警。反送中運動至今,警隊被批評使用過度武力,多名示威者及記者因而受傷,甚至失明,但盧偉聰仍然堅稱警隊開槍合理。指自己從來對記者「最客氣、最有禮貌」的盧偉聰,卻不斷有下屬被拍到在衝突中暴力對待記者。612金鐘衝突後,傳媒問到有警員到醫院拘捕受傷示威者的舉動,盧偉聰當時以「Sorry, I can't find the right word.(抱歉我不能找到適當的用字)」作回應。

盧偉聰今已退下火線坐享長俸,但在他的領導下香港警隊的民望之低,被公眾批為「黑警」,遺下一個爛攤子。與一眾的師弟相比,盧偉聰似乎是最多負評的喇沙仔,又會否向師弟們學習他們的風骨呢?



撰文:黃穎珩

攝影:廖健昌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立即睇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